安德魯加菲爾德:《蜘蛛人》成了一座鍍金監牢

·4 分鐘 (閱讀時間)
《蜘蛛人:驚奇再起》
《蜘蛛人:驚奇再起》

儘管《社群網戰》、《蜘蛛人:驚奇再起》是他的生涯代表作,但安德魯加菲爾德則坦承,自己對這兩部電影都很不滿意。

2007年首次主演電影長片《心靈鐵窗》,安德魯加菲爾德便一舉摘下英國影藝學院電視獎影帝,隨後更在希斯萊傑遺作《帕納大師的魔幻冒險》和《別讓我走》中大放異彩,但他得等到成名作《社群網戰》、《蜘蛛人:驚奇再起》,才終於在影壇好好揚眉吐氣。

不過自幼便熱愛蜘蛛人一角的安德魯加菲爾德,談到這兩部成名作仍然顯得滿腹遺憾。他向Total Film解釋道:「我不知道輪迴轉世存不存在,但如果有機會讓我再活一遍,並受邀飾演我這輩子最愛的角色,我不可能會拒絕。」

但安德魯加菲爾德不忘點出,飾演蜘蛛人一角同時會帶來許多缺點:「我知道隨之而來的唯一挑戰,就是在於成名這一點,而我也知道這會帶來很多好處。我知道它會成為一座鍍金的監牢。」

「身為一名創意人士,我必須用舞台劇來從中平衡,並等待對的電影出現,好確保自己可以維持演員的身份,而非一名電影明星。我熱愛電影明星,我熱愛巨石強森、我愛死了湯姆克魯斯,這不是在貶低他們。」

「我只能說這不適合我。令我感到興奮的是,你知道的,當我去看薛尼盧梅(Sidney Lumet)的電影時,當我看了《螢光幕後》、《熱天午後》、《衝突》,我不禁心想:『是誰執導了這些電影?』」

《蜘蛛人:驚奇再起》
《蜘蛛人:驚奇再起》

「你看不出來是同一個人執導的。這位藝術家是在服務故事本身,在談論這個故事、談論這個角色。麥克尼可斯(Mike Nichols)的電影也是一樣。你會說:『我的老天,這些人們、這些化學效應,以及這些人際關係。』」

「我當時開始研究蜘蛛人的傳奇故事,而這也是漫畫電影和漫畫的根基。而你會心想:『喔,沒錯,現代電影人的責任,其實就跟在營火旁說故事的人沒什麼兩樣。』這些故事能夠提醒我們自己為何身而為人,並有機會從中提供深度的智慧、良藥和引導。」

「所以對我來說,重點就在於要如何盡可能注入越多靈魂和普遍性越好,因為我知道有數百萬年輕人都會看這部電影。你不是要去賣T恤、馬克杯和快樂分享餐,而是讓年輕人有機會去感受自己的與眾不同,以及自己的平凡,並看到有人就跟他們一樣,正在和自己體內這兩種特質搏鬥。」

安德魯加菲爾德也坦承,他一向不怎麼滿意自己的作品。「我很少對最終成品感到滿意。就跟大多數創意人士一樣,我也深受這種既古怪又神聖的不滿所折磨。當我跟傑西艾森柏格第一次看《社群網戰》時,我們兩個都說:『喔,我們恨死這玩意兒了。』」

「我們身旁每個人都說:『你們到底是有什麼毛病?這簡直棒透了。』我們則說:『不,我毀了這部電影。他們應該要找其他人來演才對。』」至於安德魯加菲爾德會不會在《蜘蛛人:無家日》中登場亮相,好形成三代蜘蛛人同堂的珍貴畫面,就有待我們持續觀察了。

※圖:Sony.文:血紅蘭姆

※歡迎加入Y!電影粉絲團,接收更多Movie訊息!

※全新單元「追劇咖」,讓你防疫在家不無聊!手機用戶請點「線上戲劇」或「線上電影」。

追劇咖
追劇咖

movie_id:3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