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魯王子性醜聞難善了 白金漢宮也挺不下去

·5 分鐘 (閱讀時間)

英國伊麗莎白二世女王的次子安德魯王子,接受有性犯罪前科的美國富豪愛潑斯坦招待,與未成年女子朱弗雷數次發生性行為的醜聞,因為受害人8月中旬在紐約聯邦法院提告,全案再次受到矚目。

2019年11月安德鲁王子(Prince Andrew)大動作安排在白金漢宮,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專訪,堅決否認見過朱弗雷(Virginia Giuffre,婚前名字為羅伯茲Virginia Roberts),更沒有和她發生性行為,但這個訪問弄巧成拙,成為一場公關災難,許多人不相信安德魯王子的清白。

這兩年來安德鲁王子出現在英國媒體,大多是和這宗性醜聞有關的負面新聞,對努力維持良好形象的王室相當不利,這次白金漢宮未再發言捍衛安德鲁王子,有切割意味,他想重拾昔日王室工作職務,幾乎已不可能。

朱弗雷援用2019年紐約州長古莫(Andrew Cuomo)批准通過的「兒童受害人法案」,讓受害者可以針對自己未成年時遭到的虐待提出告訴,尋求補償與應得的正義。

她在起訴書中指控,2001年當時她只有17歲,遭愛潑斯坦(Jeffrey Epstein)強迫在他女友麥絲瑋爾(Ghislaine Maxwell)的倫敦私宅裡,被安德鲁王子性侵,之後在愛潑斯坦紐約的住宅,及愛潑斯坦在美屬維京群島的私人島嶼上,未經她的同意,又被安德魯王子性侵,前後總共3次。。

今年38歲的朱弗雷指出,安德鲁王子性侵她時,不僅知道她未成年,而且很清楚她是愛潑斯坦販賣性奴的受害者,卻仍對她做出令人髮指的行為,當時的她,恐懼而且無助,這些事件對她造成嚴重的情緒與心理創傷。

從教職轉戰金融業的愛潑斯坦,2008年因誘拐未成年女子賣淫被起訴,2019年等待開庭期間,在紐約監獄裡自盡,他的性奴販賣案因此無法再深入調查審理,對曾遭性侵不人道待遇,尋求正義與補償的受害女子,是一大打擊。

愛潑斯坦2008年因誘拐未成年女子賣淫被起訴,2019年等待開庭期間,在紐約監獄裡自盡。(湯森路透)

1999年安德魯王子與妻子弗格森(Sarah Ferguson)的婚姻觸礁後,結識愛潑斯坦,每年平均和他見一到二次面,並住在愛潑斯坦的豪宅裡,他的理由是「住宿方便」。

安德魯王子捲入性醜聞的事件曝光,主要是一張他摟著朱弗雷細腰,在愛潑斯坦的倫敦住宅拍攝的照片公諸於世,麥絲瑋爾也出現在同一張照片裡。不過安德魯王子本人認為這是張造假的照片,否認曾與朱弗雷合照。

2011年安德魯王子被拍到與已聲名狼藉的性侵犯愛潑斯坦,一起在紐約中央公園裡散步,被批交友不慎,他才意識到情況嚴重,停止與愛潑斯坦往來。此舉除了說明他與愛潑斯坦絕非泛泛之交,也顯示他嚴重缺乏識人之明。

安德魯王子在BBC專訪中說,和愛潑斯坦多年交往過程中,不曾發現有任何販賣性奴的蛛絲馬跡,但是愛潑斯坦豪宅的工作人員,斬釘截鐵說,屋內有不少未成年的女孩,而安德魯王子就穿梭其中,不可能對愛潑斯坦的劣行毫不知情。

自朱弗雷提告後,安德魯王子的法律團隊一律以「無可奉可」回應,企圖以拖待變,躲過風暴,但恐怕事與願違。

根據法律,朱弗雷要求對她蒙受的傷害必須賠償,至於具體金額必須由審查本案的陪審團做最後決定;不過由於本案是民事訴訟,而非刑事案件,安德魯王子並不會被強制引渡到紐約作證。

朱弗雷的律師博伊思(David Boies)奉勸安德魯王子,不要漠視朱弗雷的提告,否則將有對他極為不利的缺席判決。

雖然缺席判決可能讓朱弗雷成功取得索賠的結果,這個判決卻無法在英國執行,但可以在紐約執行,換言之,安德魯王子將終生不得再進入紐約的司法管轄地區,他在紐約的資產也可能會被用來賠償被害人。

愛潑斯坦的前女友麥絲瑋爾涉嫌協助性奴販賣被逮捕,目前關押在紐約拘留中心,全案將於11月開庭審理。她本人否認有罪。

值得注意的是,與安德魯王子交情匪淺的麥絲瑋爾,不排除在受審期間爆出更多不利於他的證詞。

另一方面,英國2022年將大規模慶祝伊麗莎白二世女王登基70週年,媒體持續報導安德魯王子的醜聞官司,無疑將損傷王室的形象,恐會使白金年禧的歡慶活動失色。

安德魯王子選擇保持沈默,不代表他有罪,但是這絕對無助美國檢方調查愛潑斯坦性奴販賣案的真相。他曾說同情那些被愛潑斯坦傷害的無辜女子,願意配合協助調查,如果他行為坦蕩,就應該前往美國作證。

如果安德魯王子確曾玷污未成年少女,王子犯法,也應與庶民同罪。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現居英國

更多上報內容:

台日友好! 台南金城國中棒球隊與黃偉哲跨海以影片致謝日本捐贈疫苗

英媒獨家披露拜登次子召妓影片 三度遺失電腦恐成美國國安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