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華醫師:我眼中的新疆問題(十七) 維吾爾特別法庭親歷記之二

·5 分鐘 (閱讀時間)

倫敦維吾爾民間法庭的開庭讓所有的人都很高興。在這裏我是指所有的人!其中包括中共。中共在此期間很積極地配合了演出,他們把那些證人們的家屬聚集起來,召開聲討大會,指控民間法庭捏造證據,誣陷中國。相較於2019年的「中國法庭』,也就是在倫敦針對中共強摘政治犯器官而召開的獨立人民法庭,這一次對於維吾爾民間法庭,中共明顯地反應積極,以至於讓人懷疑它的真實目的。在善良的世人看來,把百萬人關進監獄,對一個特定人群/民族進行種族滅絕式的管控與鎮壓,是一種不人道,甚至反人類的作法,犯案者應該感到羞恥。但與此相反,中共不但沒有感到羞恥保持沈默,反而打開嗓門高聲反對,實際上起到推波助瀾使這件事更受到輿論關注的作用。

這種故弄玄虛的手法有轉移視線之嫌,這也許從一個作證者的證言裡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有一個從加拿大來的西方人作證說:中共的集中營是存在的,從衛星圖片上就能清楚地看到,而且,不僅僅在美國軍用衛星圖片上,民用衛星圖片上,甚至中共國自己的民用衛星圖片上都可以看得到!這就奇怪了⋯⋯按照善良世人的觀點,諸如此類見不得人的事情,中共勢必要隱瞞,但並沒有⋯⋯為什麼呢?答案可能隱藏在另一件看似與此無關的一件事中。

那是2003年,我當時很積極地參與藏人組織的活動。有一天,被叫到一個公園,在那裡,聚集了大約有近百人,我們一起展開了一面藏人的旗幟,長100米,寬50米。由於是很多碎片組成,我們奮戰了兩個小時才拼接完畢,然後就去一邊休息喝啤酒。我當時心裡有一些不解,這麼大的一面旗幟展開在這裡,是要給上帝看的嗎?馬丁,我的一個朋友,也是給我打電話要我來的一個律師說:不是給上帝看的,那是給谷歌地圖的衛星拍照的。原來,當天,谷歌地圖衛星要從那一帶上空飛過。我暗暗稱讚是一個好主意。也曾經建議我們的組織照辦。但兩三個月之後,馬丁告訴我說,中共當時知道了我們的計劃,隨後,由於中共的壓力,谷歌地圖並沒有把那張有旗幟的圖片上傳上去。後來了解到,谷歌地圖本來就和各個國家有協定,會按照具體國家的要求屏蔽某些敏感地區的照片。也就是說:中共有能力屏蔽所有的集中營的衛星圖片來掩蓋它們的惡行。但,中共並沒有那樣做,反而大大咧咧地讓你看。其目的又是什麼?

此時,想起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華裔幕僚余茂春的一篇文章,文中說:中共關押上百萬人的主要目的是防止中央情報局來挑動當地人民造反而採取的一個預防措施,而公開展示集中營的衛星圖片給你看,是要讓你知道我把你想挑動的人都關起來了,看你怎麼辦!美國國務院曾一度說有80萬到三百萬維族人被關押在集中營。後來又改口說有上百萬,估計就是從這些衛星圖片上讀來的數據。那麼我們這些維吾爾特別法庭倡導者,參與者與受益者們以及他們的辛勤勞動的結果難道僅僅是充當並出演了大遊行中的小配角嗎?

在這些人中,最高興的當然是維族人。經過那麼多年的哭訴,遊說,總算有了一個出氣的機會和場所。但,維族人內部卻有很多人持謹慎態度,認為這不可能!當然,這與發起人的宣傳有直接關係。發起人聲稱這是一個有司法能力的真正的法庭。而那些稍有頭腦的人不認為目前有任何一個國家敢做出這種事情:審判另一個主權國家!雖然中共是一個魔鬼政府,但它畢竟是目前被接受的一個主權國家。謊言沒有維持太久,很多維族人知道真相之後,仍然對這個法庭抱有期望,因為,沒有其他地方可以提供此種希望和安慰了。

感情用事的人往往是他們自己的思維的奴隸,在怒火中燒時,經常急功近利,只想找一個地方宣洩自己的怒氣,即使被當作遊戲中的小配角也無所謂。於是就有了一大群願意作證的人。但他們的真實目的並不是作證,而是利用這個機會來到英國,然後想辦法留在這裡。近年來的媒體渲染使得一些維族人忘乎所以,自以為要變天了,覺得自己說什麼都是金玉良言,結果開始放肆,甚至有人洋洋得意地說自己製造了炸彈爆炸了漢族人開的商店,結果不打自招地承認自己是恐怖份子⋯⋯而這種人是不會被選上作證人的。還有一些人,甚至直言不諱地問法庭調查員:如果我來英國倫敦作證之後留在英國申請避難,你們會不會接受我?看著這些小丑們的表演,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

作者》安華托帝 · 柏格達(Enver Tohti Bughda) 原為烏魯木齊鐵路局中心醫院腫瘤外科醫師,因為和BBC一起拍攝紀錄片、揭露中共在新疆核爆引發居民罹癌與畸形兒童問題,被迫於1999年流亡英國,此後長期為維族人權議題在國際發聲。

  

原始連結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安華醫師:我眼中的新疆問題(十六) 維吾爾特別法庭親歷記之一
今日我要說的是新聞自由
從未終結的苦難》吳祚來自述30「八九六四」之後的罪與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