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的算命先生除了看面相還要懂十二星座!魔羯座的蘇軾更是當時的星座大師

·4 分鐘 (閱讀時間)

申時飲茶之際,除了邸報、小報的新聞之外,最適宜佐茶的內容大概就是星座運程之類的輕鬆話題了。現代的時尚男女熱衷聊星座,以為新潮,有誰能想到,一千年前的宋人,早就開始談論星座之事了呢?不過當時不叫「十二星座」,而稱「十二星宮」。

早在數千年前,古巴比倫的天文學家就將黃道(以地球為中心,地球環繞太陽所經過的軌跡稱為「黃道」)帶平均分成十二份,以黃道十二星座為標誌,稱為「黃道十二宮」,並記錄在泥板書《當天神和恩利勒神上》。這一理論經由古希臘傳到天竺(今印度),並在隋代隨著佛經傳入中國。

大概中國人與「十二」這個數字十分有緣,除了十二地支、十二時辰、十二生肖等,如今又多了十二星宮。

到了宋代時,十二星宮已廣為人知。這一點,從相關文物和歷史文獻記載上都可以得到佐證。如蘇州的宋代瑞光寺遺址所發現的《大隋求陀羅尼經》(刊刻於北宋景德二年,即一○○五年),其上繪有一幅環狀的十二星宮圖,圖案十分清晰,與我們今日所見的十二星座形象相差無幾,唯有摩羯宮被畫成有翅的龍首魚身模樣,與如今常見的羊首魚身圖有所不同。

十二星宮傳入中國後,被本土道教吸收,並與中國傳統曆法中的十二地支對應起來。據道教經典《道藏》記載:「子名玄枵,又曰寶瓶;亥名娵訾,又曰雙魚;戌名降婁,又曰白羊;酉名大樑,又曰金牛;申名實沉,又曰陰陽(雙子);未名鶉首,又曰巨蟹;午名鶉火,又曰獅子;巳名鶉尾,又曰雙女(處女);辰名壽星,又曰天秤;卯名大火,又曰天蠍;寅名析木,又曰人馬(射手);丑名星紀,又曰磨蝎(魔羯)。」

宋代的文人也常將十二星宮寫入自己的著作中。如陳元靚所著《事林廣記》,在天文類中就提到《十二宮分野所屬圖》,將十二星宮與中國十二州相搭配:「寶瓶配青州,魔羯配揚州,射手配幽州,天蠍配豫州,天秤配兗州,室女配荊州,獅子配洛州,巨蟹配雍州,雙子配益州,金牛配冀州,白羊配徐州,雙魚配並州。」傅肱所著《蟹譜》中也提到「十二星宮有巨蟹焉」。

當時市井之中的算命先生,除了看面相、手相,生辰八字,也要精研「十二星宮」,才能在占卜之時配合人們的需求。甚至兩家說親,也要先看看彼此的星宮是否相合,再細推八字。

不過,對於十二星宮研究最深的宋人,大概要屬蘇軾。其在《東坡志林·退之平生多得謗譽》中云:「退之詩云:『我生之辰,月宿南斗。』乃知退之魔蠍為身宮,而僕乃以魔蠍為命,平生多得謗譽,殆是同病也。」也就是說:蘇東坡從韓愈的詩中發現,他和自己一樣,都是魔羯座。所以,平生謗譽不斷,都是因為星座的原因啊!

蘇軾還有個好朋友叫馬夢得,比他小八天,也是魔羯座,蘇軾吐槽他是最慘的魔羯座:「是歲生者,無富貴人。而僕與夢得為窮之冠。即吾二人而觀之,當推夢得為首。」

由此我們不難推想,當時的人們,家人或朋友之間一同飲著茶,賞看十二星宮圖,聊聊星座運程,何等的其樂融融。

*本文摘自《跟著宋朝人過一天: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宋代人為什麼這樣說話、那樣生活?,好優文化出版。

【作者簡介】

魏策

魏策,白族,雲南大理人氏,自號文馨館主人。傳統文化傳播者、作家,中式美學宣導者,中式雅致生活踐行者。

資深香文化講師,ACIC國際註冊香道師北京首席特約講師,海南省降真香協會文化高級顧問。畢業於中國傳媒大學,資深媒體人,曾在中央電視台擔任編導、撰稿,歷任《世界都市iTalk》等多本時尚雜誌主編。

已出版《道是風雅卻尋常:宋人十二時辰》《文明密碼:地道美物》等書。

更多上報內容:

宋代織錦工藝有多興盛?不僅歷史名畫都能繡成 就連宋徽宗都親筆題詩讚美

宰相元載因貪了數十噸胡椒 讓唐代宗氣得殺他全家還挖開祖墳、劈棺棄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