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織錦工藝有多興盛?不僅歷史名畫都能繡成 就連宋徽宗都親筆題詩讚美

·4 分鐘 (閱讀時間)

宋代的紡織工藝,在唐代的基礎上更上一層樓,當時主要的絲織品種有錦、綾、紗、羅、綺、絹、綿、綢、緙絲、紵絲等。

蘇州的織錦工藝在宋代已發展得極為興盛,形成了風格獨特的「宋錦」,「內司街坊以絨背為佳」(宋·吳自牧《夢梁錄》)其紋樣繁複、組織規整、配色典雅、質地堅柔,通常採用龜背紋、規矩紋、繡球紋、雀鳥等動物圖案,端莊大氣,不論做衣服或者用於裝裱字畫,都是上上之選。

紗,今日也比較常見,按《夢梁錄》所述,宋代有素紗、天淨紗、三法暗花紗、栗地紗、茸紗等名目。

紵絲,「染絲所織諸顏色者,有織金、閃褐、間道等類」。(宋·潛說友《咸淳臨安志》)

「羅」是一種輕薄而透明的絲織物,和「紗」很像。羅的生產工藝在宋代也有了很大發展,種類繁多,有雲羅、輕羅、結羅、熟羅、牡丹羅、方目羅、孔雀羅等等,因其工藝精湛、成品華美,多作為貢品進獻於皇室,有「宋羅」之稱。

宋人的絲繡可稱為中國古代絲綢藝術的瑰寶,其中尤其璀璨的一顆,當屬緙絲。緙絲又名「刻絲」或「克絲」,是一種採用「通經斷緯」特殊織法的織物,有花、素二種,因其工藝繁複,古人亦用「一寸緙絲一寸金」來形容其金貴難得。

雖然起源時間已經不可考,但是在宋代,緙絲工藝達到了一個空前的高度,常作為皇家御用織物,用以織造帝王后妃的服飾和御像,以及摹緙名人字畫。

北宋緙絲最為有名的產地是河北定州,在宋徽宗宣和年間最為興盛。在南宋時,隨著政治中心和經濟文化中心的轉移,緙絲在南方江浙一帶也興盛起來,故有「北有定州,南有松江」的說法。

宋代緙絲巨匠朱克柔,長於繪畫、緙絲,她的緙絲作品題材廣泛,運絲如筆、暈色靈巧,無論是花草、蟲鳥、人物都精妙異常,栩栩如生。

宋徽宗還曾親筆在她創作的《碧桃蝶雀圖》上題詩讚美:「雀踏花枝出素紈,曾聞人說刻絲難。要知應是宣和物,莫作尋常黹繡看。」能得到宋代文藝第一人的如此推崇,朱氏的緙絲水準確實不同凡響。

唐代時,女紅刺繡便已成為閨中女子必學的功課,「閨繡」一說漸漸成形。到了宋代,刺繡工藝更加精湛。

北宋時,朝廷外諸司中設立了專門的刺繡作坊「文繡院」,坊中聚集了三百餘名繡藝精湛的繡女,為帝王后妃、達官貴人刺繡服飾和摹繡圖畫。

文繡院還從各地選聘繡藝頂尖的繡工入院授藝,汴京的大相國寺外還特意辟出一條「皆師姑繡作居住」(宋·孟元老《東京夢華錄》)的專業繡巷,聲勢浩大,所以刺繡之風一時之間風靡全國。

宋繡針法細膩巧妙、配色古樸淡雅,擅長以針代筆、以線代墨,在織物上再現歷史名畫。

明代董其昌曾在《筠清軒秘錄》中誇讚宋人之繡:針線極其細密,所用的繡針細如髮絲,所用的絨線更是只有一、二絲細,肉眼幾不可辨。繡品的配色精妙,光彩奪目。

繡製的人物表情栩栩如生、袍帶飛揚,山水遠近層次分明,亭臺樓閣端正立體,花卉搖曳生姿,繡製的禽鳥甚至讓人感覺雀躍鳴啼、呼之欲出。

有的宋繡作品雖然是仿名家畫作而製,但是繡成的製品甚至比原作更為出色、珍貴,更具有收藏價值,「望之三趣悉備,十指春風,蓋至此乎」。

*本文摘自《跟著宋朝人過一天: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宋代人為什麼這樣說話、那樣生活?,好優文化出版。

【作者簡介】

魏策

魏策,白族,雲南大理人氏,自號文馨館主人。傳統文化傳播者、作家,中式美學宣導者,中式雅致生活踐行者。

資深香文化講師,ACIC國際註冊香道師北京首席特約講師,海南省降真香協會文化高級顧問。畢業於中國傳媒大學,資深媒體人,曾在中央電視台擔任編導、撰稿,歷任《世界都市iTalk》等多本時尚雜誌主編。

已出版《道是風雅卻尋常:宋人十二時辰》《文明密碼:地道美物》等書。

更多上報內容:

就是愛看胖子打架!「相撲」為什麼會成為日本的國技?

日本女兒節為什麼要擺人偶?原因跟一個中國傳來的儀式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