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國誠專欄:「封建回魂,文革再現」 中國廣西遊街示眾的荒誕事件

·8 分鐘 (閱讀時間)

日前,一部在推特(Twitter)上廣泛流傳的視頻,看來令人驚訝。影片中顯示在中國廣西靖西市,幾個違規罪犯被官員遊街示眾的案件。據《法廣》報導,視頻中可見四、五個穿着白色隔離衣的人,雙手被人以擒拿姿勢抓住,排隊在大街上遊街示眾,街頭兩邊還有成排的警察監督,罪犯胸前掛着大字報,印有各自照片,沿途還可聽到要求嚴守防疫措施的廣播。

祖宗家法?封建回魂?

乍看之下,還以為是防疫演習或恐怖電影拍攝現場,然而,影片內容流出之後,可謂國際圍觀、笑盡天下。不僅中國境內愛國網民以「文革再現」表達驚駭不已,有人質疑法律哪條寫有「遊街示範」的規定而心酸嘲諷,國際社會也以「笑料一則」視之。總之,這場「遊街示眾」的荒誕戲碼,道盡了中國社會封建舊習遺毒猶存,更是21世紀人類文明一種「反進化」的奇聞怪事。

在中國傳統的封建宗法體制中,最為普遍且具心理震撼的懲戒手段就是「羞恥文化」,無論是宗長調停或公堂判案,「丟人現眼」最為眾人所懼怕。例如,把「姦夫淫婦」的木牌掛在胸前,送上街頭,最具道德懲戒作用,把極惡重犯斬首示眾,懸掛高梁,最收殺雞儆猴效果。然而,人類已進化至21世紀,中國境內依然還有藉助如此祖宗家法懲治犯人,乃至運用文革時期的「群眾公審」來教化人民,真不知是歷史回魂?還是古法復辟?

中共一方面運用尖端科技,通過臉部辨識和生物數據,對人民進行數位監控,一方面又沿用封建古法,以遊街示眾對犯人施以羞辱懲罰。(湯森路透)

法治荒原,人權掃地

不勝唏噓的是,一方面中共運用尖端科技,通過臉部辨識和生物數據,對人民進行數位監控,一方面又沿用封建古法,以遊街示眾對犯人施以羞辱懲罰,一邊是「老大哥」,一邊是「老祖宗」,這種「超前」與「返古」的巨大反差,驗證了中國社會的法治荒涼、人權掃地。

現代法治社會,採行罪刑法定主義,即使犯人也有人權。犯罪嫌疑人的處置莫不經由「法庭」而非「街道」進行審理,司法案件必須經過立案、調查、起訴,再經控辯雙方言詞辯論之後,若無罪則當庭釋放,有罪則發監入獄。中國大陸自江、胡時代以來,法治教育、依法治國已宣導多年,即使法治荒原,也非寸草不生。廣西執法者畢竟離古代社會相距甚遠,即使法治思想薄弱如絲,也難以想像傳統古法竟能隔世再現,對自己人民禽獸以待;然而,此一遊街示眾既非法令宣傳的街頭劇場,也非嘉年華化妝遊行,如此荒誕,必有原因。

「新毛澤東主義」歷史回潮

按理,廣西遊街示眾事件應屬少數,人們不應以偏概全,是否應該看成與新疆維吾爾相同的「再教育事件」?或許,遊街示眾地區位於靖西市安寧鄉,鄰近沿邊公路,地處中越邊界,時有走私偷渡,屢罰不聽、屢禁不止,如今越界染疫,地方政府不得不嚴刑峻罰,重懲警告。或許因為中共對於疫情防控堅持採取「清零」政策,地方政府壓力重大,必須法上加法、罰上加罰;或許對廣西地方政府而言,西安千萬人口尚且一夜封城,區區幾人遊街示眾不過「小巫」一件。

但實際上,中共最高公檢法早在1988年就已公布堅決制止犯人遊街示眾的通知,迄今也已堅決了三十多年,然而,面對外界質疑,靖西市公安部門12月28日發布消息,宣稱四名遊街示眾的嫌疑犯,違反了靖西市疫情防控指揮部「十個一律」的懲戒措施,對於違法者,必須在其生活之公共場所張貼公告,並通過媒體宣傳通報曝光。當地政府甚至認為這是一種「現場懲戒警示活動」,是按要求處罰,「遊街示眾」舉措並無不當。如此看來,地方政府不僅視中央法令為無物,知法犯法,甚至振振有詞宣稱合理合適。顯然,法治觀念蕩然無存。

既然中國今日已非清朝,與其說遊街示眾是封建古法復辟,不如說是歷史記憶的溫故,文革歷史的回潮。自習近平執政以來,厲行的是避走改革開放、逆反黨內民主的「新毛澤東主義」。儘管習近平讓「中國強起來」,但在諸多習近平的「治國理政」之中,看到的是文革遺風、毛式治國、領袖威權、個人崇拜。幾年的造神運動下來,若說文革記憶再度復現,革命行動再次復活,人民的思維出現歷史倒退,其實既不誇大,也不稀奇。

自習近平執政以來,厲行的是避走改革開放、逆反黨內民主的「新毛澤東主義」。(湯森路透)

辛辛苦苦三十載,一夕回到文革年

既然被鄧小平宣稱災難深重的「十年文革」,可以被習近平改調變成「歷史征程」,一時之間,文革變成「黨的歷史遺產」,那文革之法豈不便宜好用?文革舊規豈不合理正當?歷史倒錯、記憶重返,難道真是辛辛苦苦三十載,一夕回到文革年?從中國東南沿海至西疆邊境,隨地盡是懸掛習近平的畫像或看板,從大街鬧區到市井小巷,到處可見習近平的視頻播放或宣傳講話,當人們看到的習主席像似「毛主席附身」之時,是想,文革時代與今日有何差異?「習主義」與「毛主義」有何不同?人民耳濡目染、習以為常之下,不覺之中回到文革盛世,腦中記憶自動回魂。如此看來,廣西遊街示眾運動,豈不都是自然現象、理所當然?

既然政治上講階級鬥爭,與西方反華國家不得和平共處,在疫情治理上採取一隻病毒都不放過的「清零」政策,封城、鎖路、橫木釘死患者家門、關押報導疫情實況的公民記者、乃至搶劫醫用防護物資、制定「健康碼APP」、對疫情受害家屬的維權訴訟不予審理、疫情稍緩即強制復工,以及今日違反防疫者街頭懲戒等等,豈不與「文革思想」前後連通、一脈相承?這種「運動型防控」與文革時期「打倒資產階級走資派」,豈不邏輯連貫、歷史傳承?

中央數位侵權,地方人身踐踏

所謂「上梁不正下梁歪」,如果中央可以數位監控侵犯人權,地方何以不能人身踐踏、羞辱犯人?同樣都是中國人,中央可以關押異議份子,地方為何不能欺負平凡百姓?但是,試問,如果地方政府可以利用「羞恥文化」懲戒人民,那中共高層的「無恥文化」(例如包養央視情婦、張高麗性侵事件)是否也應送上街頭?

即使認定廣西遊街示眾應屬少數事件,但全國地方政府濫權行為可是多如牛毛。例如湖南省永興縣「大頭娃娃」事件,是地方政府勾結無良廠商,誇大宣傳一種含有「倍氨敏」的嬰兒配方奶粉,導致幼兒出現體重下降、頭骨變形等現象;同樣事件也發生在廣州,近60名家長控訴10 多家醫院推薦「貝兒呔」、「敏兒舒2號」兩款問題奶粉,導致幼兒出現營養不良、成長遲緩現象。面對這些侵害事件,地方政府和法院從頭到尾置若罔聞、不理不睬!

如果中央可以數位監控侵犯人權,地方何以不能人身踐踏、羞辱犯人?(湯森路透)

實際上,中央的數位監控旨在「維穩保共」而非「維權護民」,地方政府深諳箇中「針對性含義」,當然就不怕欺壓百姓會構成違逆中央。換言之,中央對異議份子的監控密不透風,但地方政府的失職怠惰,包括這次廣西以防疫為藉口而濫權,只要不是疏於「打擊異己」,中央也會開窗透風,不致遭到上級的懲罰。換言之,異己不打將受懲,侵害人民無所謂,凡是懲罰妨礙中共統治威權之人,即使踐踏人權也是合情合理,同理,一般尋常百姓因為無力反對政府,即使遊街示眾也無傷大雅。在此「人權不是問題」的政治標準下,地方政府違法濫權之事自然堆積如山。

中國社會的「反進化」

廣西遊街示眾事件,不是駭人聽聞,而是社會百態,即使官方宣稱是一種具有群眾教育作用的「現場懲戒警示活動」,實質卻是一種人格羞辱、傷害人性的激越行為,反映出中國一個法治薄弱、人權低落,缺乏正當法律程序的非文明國家,反映出中國一個政治高於法律、法律為政治服務的「政法社會」,甚至反映出一種封建遺風、文革回潮、人性倒退的「反進化」現象。常聽大陸人如此說:在中國,要嘛有錢,要嘛有勢,要嘛政治正確,要嘛不問是非;若非如此,平民不值錢,百姓不是命,人權不足惜!

※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政治與文化評論家

更多上報內容:

宋國誠專欄:肝人之肉,暴戾恣睢──中國從戰狼外交到土匪外交

宋國誠專欄:沒有半句是真話──評趙立堅所謂「嚴重關切」

宋國誠專欄:尼加拉瓜,一路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