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國誠專欄:「清零」,清不了病毒卻清除了人性

·12 分鐘 (閱讀時間)

一個人口將近1300萬的中國西安,為了抗疫,實施了封城,西安全城「人不出戶、車不上路」,至今已達三周以上。而在西安之後,河南禹州市、固始縣和鄭州 2 個區以及山西永濟市也相繼封城,河南周口市太康縣以及浙江寧波、天津部分地區也進行了封控,封控區實行「人不出區、嚴禁聚集」等措施。而自西安封城以來,人民坐困愁城、缺糧斷食,已逼近了人們生理忍受的底線。這是因為中國政府執迷於極權主義動員力量,認為「武漢模式」取得了成效,堅持在防疫工作上採取「清零」政策(一個PCR檢測陰性的案例都不准發生),在防疫體制上採取「幹部問責制」,以致地方政府壓力重大,防疫幹部人人自危。為了保住烏紗帽,地方政府祭出極端作為,即使反人權、反人性、反人道,也在所不惜。但情況顯示,即使中國實施嚴厲的清零,也無法控制疫情的蔓延。

清零:中國特色的防疫

消息透露,西安居民連續七天買不到一根青菜,政府不發送食物也不提供購買渠道,慢性病人得不到急救醫藥,一名少年因為奶奶飢餓難忍外出買饅頭,卻被防疫人員攔截後圍毆痛打,一名老人心臟病發需要送醫急救,卻因處於管制區不得外出而病死家中,有孕婦遭醫院拒收而當場在院外流產,大樓一人染疫,整樓居民拉到「城外管控區」集中隔離,即使在隔離區,竟是12人一室的上下鐵床鋪、一個洗手盆、沒有暖氣和獨立衛生間,設施極其簡陋……。

即使如此,「武漢/西安經驗-封城/清零政策」及其顯而易見的負面效應,依繼續在其他地區持續沿用和擴大,這正是因為疫情不可能在短期內清除,所以中國將陷於「長期清零」的狀態。這一可預期的結果,使得美國的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將中國的「清零政策」列為2022年全球政治風險清單上第一名,理由是「清零」將重創中國的內需經濟、傷害全球供應鏈,最終拖累全球經濟。

「清零」將重創中國的內需經濟、傷害全球供應鏈,最終拖累全球經濟。(湯森路透)

然而,即使民怨沸騰、效果不彰,中國也不感到警惕和威脅,因為中國的官員不是人民選出,所以不必在乎民意,但卻必須目不轉睛地盯著上級的臉色。習近平既然宣稱防疫大戰由他「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在他高居中央一聲「清零」令下,舉國體制、億萬必從,無人敢違逆;但是清零政策一落到地方,卻變成「強制隔離、集體拘留」等粗率措施,造成所謂「政策滴漏」以及一種越到地方越嚴厲的「重力加速」效應,導致過度防疫、粗暴防疫、無序防疫,視疫民為瘟豬、隔離如趕羊,完全脫離了正常的防疫軌道。由於西安染疫死亡人數為零,但因清零而受害者不在少數,導致「人沒染疫就已家破人亡」的荒誕結果。這就是鐵拳之下的政策殺人,一種完整版的「中國特色的防疫」,也是中國這一個面子大國好大喜功的自傲表現。

病毒難控,但人民可控

中國的「清零」政策,不是科學防疫,也不是理性治理,而是「習近平意志-工農兵思想」的貫徹,一種好強、爭功和死要面子的「運動防疫」,也就是把防疫工作視為政治運動或兵團作戰,把防疫當「文革」,把清零當「長征」,動輒調動解放軍進駐,全世界有哪個國家運用軍隊來防疫的?實際上,中國的疫情專家並非沒有提出「共存」理論,但都被習近平厲言訓斥,以致科學家噤言閉聲、不敢造次;實際上,全世界都知道「清零」不可能,但只有習近平相信,並且硬要全世界都看到只有中國共產黨可以做到,因為屆時若是大功告成,豈不證明「厲害了我的國」?

西方國家依據科學研究,特別是依據病毒學的專業估計,早已認定只能與病毒「共存」,不可能把病毒清除殆盡,只能依賴廣泛而有效的疫苗接種,與病毒進行「滾動式對抗」。西方國家絕不輕言封城,頂多只是小規模區域性的短期「封區」,一方面沒有這種極權動員的能力,一方面全面封城將嚴重衝擊民生、侵犯人權。但是在中國,科學必須服務於政治,民生必須屈就於政權;在西方國家,防疫叫「治理」,在中國叫「管控」,中國人與其說恐懼病毒,不如說害怕管控。因為在中國,病毒也許難以控制,但人民肯定容易控制。

人類歷史上無數次的瘟疫,沒有一次是可以「清零」的,歷史上已發現的病毒,至今為止也沒有完全清除殆盡,只不過是在普及疫苗接種下,提升人的免疫力而避免感染,在長期防疫之後,病毒因為人們免疫力強化(形成中和抗體)而下降為低致命的「一般(地方)流感」,並長期與人類共生並存。前芝加哥大學文類文明史學家威廉・麥克尼爾(William McNeill)在《瘟疫與人》一書的結尾就說道:「傳染病在歷史上出現的年代早於人類,未來也會和人類天長地久的共存」,換言之,人類不可能完全清除病毒,因為只要有人類就會有病毒;不是人類改變了病毒的歷史,而是病毒改變了人類的命運。

清除不了病毒,卻清除了人性

然而,在中國,所謂「清零」只是一種政治任務或作戰目標,決不是科學決策,乃至根本是習近平的「一人決策」。事實上,當前肆虐全球的「新型冠狀病毒」,其變異頻率和傳播速度史上罕見,即使「中國人民解放軍」日行千里也追趕不上,即使精銳盡出也無法全數殲敵。然而,在中國的「一人體制」下,槍桿子不僅出政權,槍桿子也出清零;既然「大躍進」時期可以「土法煉鋼」,中國崛起之後,何以不能「土法清零」?對習近平來說,凡有危機,視同作戰,凡有變局,文革模式立即派上用場。習近平一句名言:打鐵還得自身硬!將「治國」比喻為打鐵,「理政」採取的是硬打、硬幹,這就是習近平「工農兵治國理政」的哲學。不令人意外的是,陝西省委書記劉國中就誓言:「我們正經歷一場大戰大考,我在陣地在!必須做到「兩個清零」:社會面清零和當日清零!」但遺憾的是,病毒既是看不到的敵人,也是子彈打不到的目標。清零只能清人,清不了病毒。

在中國,所謂「清零」只是一種政治任務或作戰目標,決不是科學決策,乃至根本是習近平的「一人決策」。(湯森路透)

稍具病毒學知識的人皆知,「突變」是生物演化的重要因素,一旦「變體」找到合適的環境,就會取代「原體」而成為新的增值主體,並形成新的寄生方式和傳播鏈。換言之,病毒的轉換遠勝於人類的應變。清零,是一種對傳染病科學的無知,但在共產黨邏輯之下,無知就會變成「舉國體制」,災難遍野。

清零,實際上是「清人」

西安居民在微博上廣傳,揭穿所謂「全面清零」實際上是「帳面清零」、「一刀切清零」、「選擇性清零」,例如把社區內檢測陽性的居民拉到郊區或外縣市,再對留下的健康居民進行檢測,豈不全面清零了?把染疫病人趕出西安以外的外縣市,西安城內不就清零了?,在「幹部問責制」之下,反正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多報不如少報,或者乾脆隱匿不報,不也清零了?對於西安居民無法忍受飢餓而發出的求救信號,官方一律以「有害信息」加以封鎖,於是,「清零」實際上是「清人」,也叫「求救無門」,它清除不了病毒,卻清除了人性。

雖說西方國家染疫和死亡人數始終居高不下,但對於封鎖消息的中國而言,其真實數字又如何得知?如何比較?中國老是批評西方國家防疫不力、病死無數,但這是因為西方國家疫情透明、資訊公開,中國呢?雖說「隔離」是防疫的必要之舉,因清零而死亡者只是少數,但隔離必須具備超前的配套措施,配套不足就不能輕啟封城,特別是如何對以犧牲為代價的市民做出基本的人道考慮,是判定防疫工作優劣之別的標準之一。台灣採取的是依據染疫輕重而選擇旅館隔離或居家隔離,就是為了將「隔離」所產生的生活不便和心理衝擊降至最低。然而,不依據核酸檢測的實際數值,一律採取「驅趕隔離」、「異地隔離」、「棄置隔離」,這是一種「清離」而不是隔離。正如中國獨立公民記者江雪在《西安十日》的報導中指出,突如其來的一聲令下,西安陷入混亂至極的狀態,被隔離者成為了「被付出的代價」。染疫者並非犯人,庶民也是民,少數也是民;西安的清零政策,反映的是對人權與人道的低標意識和輕率行動。

為了維穩,見死不救!

中國人民也許聶於黨威而不敢抗議,即使發出求救和訴苦心聲,也被網路監管單位立馬刪除,但人們心中「尊嚴被否決」、「人格被踐踏」、「沒人在乎你」的感受,將會積存和發酵,人們即使悶不吭聲,但內心積怨深重,長久下去,就會形成一種「集體創傷」(collective trauma),並對中共產生「隱性的合法性危機」。「集體創傷」是一種對社會生活基本系統與人道價值的打擊,它不僅破壞人們彼此之間的溝通、維繫與信任,其苦難也被社會大眾共同承擔和銘記,形成一種民族集體的創傷記憶。「集體創傷」並不都是自然災難所造成,人為錯誤也是主因,例如「大飢荒」,是毛澤東重大的個人錯誤所造成,中共官方硬稱是「自然災害」所導致;而官方網路監管將人民的訴願和求救信號刪除,則是極權主義之下最不人道的行為,意味著受害者被完全排除在社會話語權之外,這種為了「維穩」而見死不救,是中共對其自身道德基礎的自殘,這將造成一種「中國人集體認同」的碎裂,一種集體冷漠和政治疏離,在社會生活中孳生一種「厭氧菌」,不斷侵蝕中共統治的血液和骨隨,形成一種「外強內腐」的狀態。

中國人對中國人沒有同情心

在中國的政治基因中,或許有「人本RNA」(人本思想),但沒有「人權DNA」。一講到人權,中國就主張生存權與發展權高於人權,但生存與發展屬於國家政權,人權則歸屬個人尊嚴;生存是國家生存,不是人民生活;發展是硬道理,人民是軟柿子。在國家高於個人的原則之下,國家為了生存發展,即使人民歹命苟活,那也是一種「忠黨愛國」。然而,我們看到的更多是中國人對中國人沒有同情心、沒有同理心,甚至對受害者進行歧視與嘲笑。例如西安市作家協會主席吳克敬在微博發文,批評一名女子隔離期間向防疫人員哭訴沒有衛生棉,是「矯情」、「大吼大叫」、「小姐做派」,這種愛黨卻不愛同胞的醜態,畢露無遺。

為了「維穩」而見死不救,是中共對其自身道德基礎的自殘,這將造成一種「中國人集體認同」的碎裂。(湯森路透)

清零:不是防疫政策,而是戰略目標

清零,就其結果而言固然令人欣慰,但其決策與執行過程,則是一種「全過程非科學」,一種「非人道取向的政策思維」(unhuman policy thinking),以及在過程中延伸為一種意識形態暴力。換言之,漠視科學、政治掛帥、濫權防疫、侵犯民生,就是今日中國「清零」政策的本質。然而,中國為何非要「清零」,所謂「不漏一戶、不漏一人」,這種堅壁清野、戰鬥防疫的作法,是因為如果中國能夠做到一個病毒都不放過,一個病人都沒有,也就是習近平所說,中國取得抗疫重大成果!那麼對比於西方國家日染數萬病例,豈不證明當今世界「東升西降」?豈不證明「中國模式」傲視群倫?豈不成為中美對抗、國力較量的籌碼?所以,「清零」不但是一個防疫政策,更是一個國際戰略目標;既是戰略目標,中國人民只好勒緊腰帶,為自己偉大的祖國,多忍耐一點。

※本文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政治與文化評論家。

更多上報內容:

宋國誠專欄:中國假愛國主義邪教總舵主胡錫進

宋國誠專欄:「瞇瞇眼」不是辱華,而是網路民粹主義(下)

宋國誠專欄:「瞇瞇眼」不是辱華,而是網路民粹主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