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智雅:「假名媛」為什麼激怒了韓國年輕人

Song Ji-a in a selfie taken in her Seoul apartment
宋智雅憑借戀愛綜藝迅速走紅,但很快就跌下神壇。

因穿著假名牌服裝,她的演出被取消了。這個在西方幾乎算不上罪過的行為,卻摧毀了宋智雅(Song Ji-a)在韓國的職業生涯。然而,這起醜聞不僅僅是又一個名人跌下神壇的故事,它觸及了韓國年輕人更深層次的社會焦慮。

當她出現在Netflix的熱門韓國約會真人秀《單身即地獄》(Single's Inferno)節目上時,她吸引了眾多人的目光。

20多歲的宋智雅是一名美妝網紅,她是迷人的銀幕女郎。當她走向其他參賽者時,鏡頭拉近,音樂也逐漸放緩。

她很快就成為了潮女的代表,並很受男孩的歡迎。

宋智雅收到的約會邀請最多,親密散步的邀約也最多。在節目中,甚至有一名患上相思病的候選人在太陽下幾個小時只為等她歸來。

在節目最後,五位男士中的三位在沙灘上排隊爭奪她的芳心。她成為一炮而紅的明星。

這名社交媒體網紅在節目播出前就已在韓國很受歡迎,但她在Netflix上的首次亮相讓她的粉絲飆升,在Instagram上的粉絲達到370萬,在YouTube上的粉絲接近200萬。

2022年1月的第一周,她的名聲達到巔峰,但她的形象不久後就土崩瓦解。

網絡偵探開始對她進行起底,指責她穿著假冒的名牌服裝。他們發現了她曾穿過的一件粉紅色香奈兒(Chanel)針織衫,顏色有點不對。

網友們還指出了她衣櫃中的各種其他問題。幾天之內,宋智雅不得不對這些指控做出回應。

Song Ji-a sits in a pool with a male contestant in a scene from Singles Inferno
Song Ji-a sits in a pool with a male contestant in a scene from Singles Inferno

宋智雅承認她曾穿了仿冒品,但聲稱事先並不知情,而她之所以買這些服飾是因為它們看起來「好看」。

這個站不住腳的解釋未能平息怒火。

網友們進一步深挖了她的背景,仔細研究她之前的YouTube視頻。他們挑出了可疑的仿冒品,並質問她是否是現在所住的豪華公寓的真正主人。

在一些中國視頻片段中,她說自己正在學習普通話,在視頻中她把名為「Kimchi」的韓式泡菜用漢語的說法稱為「泡菜」。

粉絲們指責她在迎合中國市場,一些人甚至稱她為叛國者。

一些韓國電視節目開始移除她的客串角色。她的名人朋友以及其他演員和網紅們開始紛紛刪除自己在Instagram賬戶上展示的與宋智一起出去玩的照片。

在首次致歉的一周後,宋智雅再次發佈視頻,表示「對自己的行為深感後悔」,並稱自己「可悲」。

Ji-a
宋智雅發佈視頻道歉。

她清空了自己的社交賬戶,只留下道歉的帖子。她似乎已成為全國皆知的恥辱。

但對世界其他國家來說,這種反應似乎有些矯枉過正。一樁關於假名牌的醜聞是如何演變成一場全面的獵巫行動的?

含著「金湯匙」出生?

網民們指責宋智雅犯下了一系列錯誤,從「損害」辛勤工作的設計師的付出,到用一己之力破壞了品牌價值。

「但實際上,她被控最大的罪行是她是一個騙子,假裝成為與自己身份不符的人。這個問題不斷被提出,」專門報道當代韓國事務的訂閲通訊《韓國揭秘》(Korean Exposé)編輯邱世雄(音譯,Se-Woong Koo)說道。

雖然韓國以外的粉絲只是將她視為一個奢侈品網紅,但韓國人認為她代表了更多東西。許多當地粉絲都認為她屬於「金湯匙」子女。

「金湯匙」(gold spoon)源自一個英語表達,原指那些「嘴裏含著銀湯匙出生的特權階層」。在韓國,「金湯匙」指的是該國高收入家庭中最富有的1%的人。

它通常被用來指超級富豪家庭的孩子。而泥湯匙(dirt spoons)則代表了完全相反的一端。

「這正是她的魅力所在,不是因為她是一個勤奮工作的網紅,也不是因為她憑一己之力獲得成功,賺了很多錢。人們說,他們關注她是因為他們認為她是一個金湯匙,」邱世雄說。

嚴格來說,宋智雅從未聲稱自己是「金湯匙」子女。在2021年7月的一次採訪中,她否認了這一標籤,但承認自己成長在一個相對寬裕的家庭。

但作為一名網紅,她建立了一個構建在奢侈審美上的形象。大眾以為她是一名富家女,但她沒有糾正他們。

「人們覺得自己被騙了,」新加坡國立大學女性研究副教授米歇爾·柯(音譯,Michelle Ko)說。

Ji-a in her apartment - still from YouTube
宋智雅在社交媒體上展示了她的豪華公寓和她的生活。

評論人士說,這種對宋智雅的強烈抵制源於現代韓國社會潛在的階級緊張關係。

這不僅反映在韓國政治上,也反映在流行文化中。像《寄生蟲》(Parasite)和《魷魚遊戲》(Squid Game)這樣的電影和電視劇都凸顯了「金湯匙」和「泥湯匙」的鴻溝。

與許多發達國家的同齡人一樣,韓國千禧一代正首當其衝地承受著日益加劇的階級不平等。如今,一個韓國年輕人幾乎不可能依靠企業的平均工資買房。

越來越多的人不再相信努力工作就能得到回報;相反,許多人認為人生的成功取決於出生的家庭。

當超過70%的中學畢業生繼續讀大學時,教育也不再是偉大的社會平衡器。裙帶關係醜聞也玷污了人們對大學體系的信任。

「現在的情況是,一些人真的認為韓國沒有提供社會流動性,」邱世雄說。

「過上富裕生活的唯一途徑是擁有富有的父母或嫁給有錢人。因此,許多人渴望成為『金湯匙』一代,他們似乎很容易就擁有了一切。」

換句話說,人們對能輕鬆過上安逸生活的人有一種苦澀迷戀。

當一個普通的韓國年輕人決定關注像宋智雅這樣的「富家女」時,他們的癡迷不僅僅是物質主義的崇拜。

「人們通過她過著自己的生活,他們嚮往著這種幻想,」柯博士說。

「因此,當她被揭穿是個騙子時,他們的渴望也隨之破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