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目標】前KGB探員:俄羅斯早在40年前就開始栽培川普了

郭靚德
·5 分鐘 (閱讀時間)

根據《衛報》(The Guardian)報導,美國記者昂格(Craig Unger)近日出版的新書《美國黑材料:KGB如何栽培川普與有關其性醜聞、貪婪、權力與背叛的故事》,通過採訪了多名叛逃蘇聯人士、前中央情報局官員、聯邦調查局反情報探員、律師等高階消息來源後,揭露了川普這40年間受俄羅斯栽培、並迅速成長到達成為得以互利互惠「關係」的故事。

前蘇聯情報局KGB探員史韋茨(Yuri Shvets)指出,這是俄羅斯情報局早年招兵買馬成功的最佳案例,「類似的事情就發生在川普身上。」

川普首次被蘇聯KGB盯上

昂格在書中提及,川普被KGB盯上的時刻,最早可回溯至1977年與第一任妻子澤爾尼科娃(Ivana Zelnickova)結婚的時候。

因為當時蘇聯情報探員素質普遍低下,擴大招募卻又找不到適合人選,因此KGB遂將腦袋動到跨國人士身上,更通過友邦捷克斯洛伐克的間諜網搜索適合人選。

於是,川普與澤爾尼科娃的婚姻便成為了一切故事的開端,而川普也成為了捷克斯洛伐克情報部門與蘇聯情報部門行動的重要監視目標。

美國前總統川普(左)與其第一任夫人澤爾尼科娃(右)。(湯森路透)

川普的第一個大型投資案

3年後,川普為了開展了他的第一個大型房地產開發項目──紐約君悅酒店(Grand Hyatt New York hotel),向猶太裔蘇聯移民基斯林(Semyon Kislin)購買了上百台電視機。

根據史韋茨的說法,正是因為握有Joy-Lud電子產品公司的基斯林與KGB有著密切關聯,所以當川普這個『正在崛起的年輕商人』首次出現在他們的視線範圍內時,他們便鎖定目標、成立「偵探機構」,專門追蹤川普的個人蹤跡與行動。

不過,基斯林隨後否認了與KGB的關係。

KGB的積極策略遊說攻勢

1987年,就在川普夫婦為了尋找投資機會、前往蘇聯時期的莫斯科和聖彼得堡時,川普被KGB的「積極策略」遊說攻勢所打動,腦海中遂浮現「從政」念頭。

史韋茨回憶:「就是因為KGB收集過大量有關川普的個人資訊,所以他們知道,川普在心理上與理智上都非常脆弱,並且容易受到奉承攻勢所影響。」

「於是,這幾年間,KGB在這場遊戲中扮演了崇拜川普的狂熱仰慕者,讓他信以為真的認為自己天生就是從政好手,直到他一步一步爬上美國總統的寶座。……這對於當時的KGB來說,真的是非常大的成就。」

俄羅斯總統普京(左)與美國前總統川普(右)。(湯森路透)

川普登上美國總統之位

待川普回到美國不久後,他便開始了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提名參選,甚至在新罕布什爾州的朴茨茅斯舉行競選集會。9月1日當天,舉凡《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以及《波士頓環球報》等大報頭版上,全都刊登著川普的個人廣告──標題為「美國的對外防禦政策沒有什麼是一點骨氣無法解決的問題」。

幾天後,在史韋茨回到KGB總部時,他收到了一封關於慶祝該廣告「積極策略」奏效的祝賀電報。

史韋茨說道:「這是前所未有的。我對蘇聯政府1970、1980年代初就開始實施的『積極策略』非常熟悉,但是直到聽聞川普成為這個國家的總統之前,我都沒有聽過、或見過類似的手法。……真的很難相信會有人把自己的名字用這種怪異、突兀的方式刊登在報紙頭版上。」

昂格與史韋茨的合作

川普在2016年的勝選毫無疑問地贏來了俄羅斯的熱烈歡迎。雖然在那之後,美國政府司法部門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並沒有揪出存在於川普競選團隊與俄羅斯之間的秘密聯繫、或其他陰謀計畫,但是根據莫斯科項目(Moscow Project)的報告顯示,川普的競選團隊與過渡團隊成員確實與俄羅斯相關工作人員有過多達272次的接觸、與至少38次已知的秘密會議。

史韋茨對此說道:「對我來說,穆勒的報告真的很令人失望,因為人們所期待的結果,是對川普與莫斯科政府之間關係的徹查,而不僅僅是與犯罪相關問題的接觸調查。」

「所以,如今,我決定著手調查此事,決定與昂格合作、聯手破解當年穆勒沒有做到的事情。」他補充。

對此,昂格指出:「針對川普這40年間的栽培計畫,說實在的,根本不是什麼偉大的『總統養成計畫』,不過是因為實間剛好對了,俄羅斯急需用人罷了。」

「然後,川普的出現,正好符合所有俄羅斯情報局所需要的種種特質,他的虛榮心、他的自戀,都使得他自然而然的成為俄羅斯培植的目標對象。」昂格解釋。

更多上報內容:

《大家論壇》叛亂視角:川普的支持者衝擊國會 可視為美國歷史轉捩點

偶像和粉絲的互害:川普政治生命的完結

川普發聲明接受敗選 「這只是我們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奮鬥一個開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