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商勾結炒農地 釘子戶拒賣祖產遭鄉里排擠、宗親施壓

·2 分鐘 (閱讀時間)
片中青農李心潔是釘子戶,不願出售農地。(双喜電影提供)
片中青農李心潔是釘子戶,不願出售農地。(双喜電影提供)

由陳大璞編導的電影《鱷魚》,描述地方議員辦公室小助理與一位女青農因為農地水源問題而產生交集。劇本原先是講假借公益團體之名暗地裡販毒的故事,不過陳大璞在編劇林秉彥建議下,覺得以農地炒作為背景更適合劇情的發展。

寫劇本的過程中,陳大璞常會請友人們提供意見。有一天編劇朋友林秉彥看到關於財團炒作農地與農民抗爭的專題報導,覺得很適合放進劇本裡,陳大璞也認同,於是邀林秉彥共同編劇,展開田野調查。

初期田調陳大璞不得其門而入,後來請該專題報導的記者幫忙聯繫,才取得農民信任。「不過對方是拒賣農地的釘子戶,承受不少壓力,相約碰面也小心翼翼。」陳大璞說,「受訪者的田地在規劃徵收的三期開發用地中間,不過上任縣長徵收很多地,而且二期都還沒開發完,就又要徵收第三期,所以他們抗爭時就據理力爭。」透過訪談,陳大璞與林秉彥對地方勢力如何集結,將農地變為開發用地、賺取暴利,有更多一手資料。

劇組動員貨車、抽水機、水箱等,拍攝女主角為農地運送灌溉用水的場景。(双喜電影提供)
劇組動員貨車、抽水機、水箱等,拍攝女主角為農地運送灌溉用水的場景。(双喜電影提供)

陳大璞表示,田調對象的所有地位於一大片農地中間,其他地主都簽約,只有他們不願意簽。他們並非因價格問題談不攏,只單純想保留祖產,希望以後可以繼續耕種這塊父親留下來的田地,沒想到卻遭鄉里排擠,更有宗親的壓力。片中女主角的田地被莫名切斷水源,也真有其事,目的在逼迫她賣地。「不過我們處理是當成劇本素材,畢竟電影有娛樂性,不要太說教或刻意放大。」


更多鏡週刊報導
看好柯震東「動物性」自然本質 金馬帝后、新人同台尬演技
「李心潔連背影都在演戲」 激發柯震東表演鬥志
編劇、導演、攝影一把抓 陳大璞自曝3大理由身兼3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