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評論:台灣同志遊行看兩岸性別平權差距

(德國之聲中文網) 每年十月最後一個禮拜六在台北舉行的台灣同志遊行,從2003年第一屆有數千人到2019年同婚通過有20萬人參與,逐漸成為亞洲最大的同志平權活動,參與的社群包含了LGBT+社群,也就是同雙跨(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等社群。

活動吸引的不只是台灣本地的人們,以往也有來自日本、韓國等其他國家的同志團體參加,在中國祭出禁止團體和個人到台灣觀光的「禁台令」之前,甚至還曾經有北京的知名同志夜店、中國的社群參加活動。

但近年中國開始打壓多元性別,推行「陽剛之氣」,強化性別刻板印象,封殺LGBT+社團,2009年開始的中國多元性別活動「上海驕傲節」2020年突然宣布停辦,各項同志活動只能轉為地下化。如果以比較保守的5%來算,中國也有7千萬同志人口,更不要說近2千萬「同妻」,也就是莫名嫁給男同志的女性,他們的壓抑和悲劇還看不到終點。

反觀台灣在2019年通過了同性婚姻專法之後,根據一些民調的結果顯示,社會對同志的接受度愈來愈高,例如彩虹大平台所作的民調,幾乎每項支持的比例都有所上升,像是針對身邊的人是同志,包括同事、同學、行政首長、民意代表、親戚等,都在64%至73%之間,顯示台灣社會上對同志接受度逐漸增加

此外,在參政方面的性別議題上,台灣表現的確是比多數的亞洲國家亮眼,2022年11月九合一選舉,22直轄市及縣市中,候選人共有24位女性,創下30年來最高紀錄。政壇上也有公開出櫃的同志能夠躋身議員之列,他們的政見也不只是限於爭取LGBT+社群的權利,而是同樣關注並監督地方的各種建設與施政,和一般議員沒有什麼不同。

政府官員中,也有新成立的數位發展部第一任部長唐鳳,雖然幾乎大家都知道她是跨性別者,但是比起唐鳳的性別認同,媒體或者外界更關注的是她在提升台灣數位環境與網路安全上的表現。 所以在很多媒體質疑中共二十大的中央政治局委員和常委名單不是打破慣例的沒有女性或者女性比例偏低的時候,台灣人會覺得匪夷所思,因為公開出櫃的同志、跨性別人士都能從政,女性參政又怎麼會有問題?

亮眼的背後

聽起來,好像台灣在性別平權的方面是好的不得了,但是細究起來,可能也不是如此,從「引以為傲」、「亞洲第一」的同性婚姻專法來看,台灣現在也不過就是在「做半套」的「容忍」階段,並非真正的平等。

跨國婚姻、兩岸婚姻、收養子女、人工生殖等方面,LGBT+社群不是受到差別待遇要不然就是完全禁止,例如同性婚姻在台灣,外配必須是該國也承認同性婚姻才能來臺依親居留、中國不承認同性婚姻,所以「陸配」這個詞在台灣一定是異性戀專屬。

異性婚姻能做的,同性婚姻不一定可以,也就是一樣是國民、但是異性戀視為理所當然的權利,同性婚姻卻不能享受相同待遇,雖然立法院正在討論修法,不過也就停留在討論的階段,連臨門一腳的階段都還沒到。

社會的氛圍也沒有開明到不在乎是不是LGBT+的地步,從很多的例子和民調來看,職場上或者社交上,有些年齡層其實是以「假裝不知道」為主流,也就是説雖然和公開或者疑似LGBT+社群的同事或者朋友有往來,但是中間好像有道玻璃牆,氛圍就是不對勁,卻又不敢冒出歧視的行為或者是語言,背後卻又竊竊私語、指指點點。

為台灣做廣告

相對於歐美許多企業或者機構,台灣的性別平權顯然還有很大的差距,美國在台灣的代表機構—美國在台協會、歐盟、澳、德、英、法、丹麥、比利時等國駐台辦事處都曾經組隊參加台灣同志遊行表態支持。

以前每年到了遊行的時候,台灣的外交部會利用臉書、推特等社群媒體貼文宣傳台灣在性別平權上如何地先進,但是台灣的政府部門卻不曾組隊參加遊行,由此可見其心態之保守程度。 也許台灣政府未來還是可以自詡性別平權「亞洲第一」,但是LGBT+社群會不會容忍政府部門繼續這樣「做了半套之後還打廣告」,則是很難説,因為目前很多有關權利其實是靠個別打官司爭取來的。

如果施政者認為就算同雙跨無社群人口最多只佔人口的不到一成,就在平權方面用「拖字訣」、繼續安慰他們「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那麼遲早LGBT+社群和支持者就會展現民主社會的實力,用選票教訓不注重他們權利的民選官員和民意代表,叫他們莫忘了讓LGBT+社群確定能夠享受的「平權」就是他們和異性戀一樣,一人都有一票。

詹威克:台灣出生的醫界逃兵,曾經客居美國然後到英國從事媒體工作,也研究東亞歷史,八十年代離開台灣,繞世界一圈後返台定居。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2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詹威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