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評論:土耳其 - 外交孤立,內部團結

Bülent Mumay

(德國之聲中文網)在其17年執政期的頭半程,正義與发展黨(AKP)致力於打擊土耳其國內的傳統政治勢力,為此,它不惜與居倫運動結盟;在後半程,埃爾多安的這個政黨所關注的則是,如何建起一個打上新奧斯曼大國幻想印記的威權國家。

這一大國幻想幕後的一個關鍵人物乃是前政府總理達武特奧盧(Ahmet Davutoglu)。此人正准備創建一個新政黨。作為顧問、外長及後來的總理,多年來,他給土耳其外交政策打下了自己的印記。即使達武特奧盧退出了正義與发展黨,他的教義依舊有效,依舊影響著土耳其外交政策。

"寶貴的孤獨"

土耳其外交政策深信的教條之一是,"若沒有我們,中東不會有任何发展"。在阿拉伯世界,土耳其以"大兄弟"形象出現;甚至在非洲,安卡拉也要求扮演玩家。

若干年前,埃爾多安的发言人卡林(Ibrahim Kalin)在談及中東局勢時曾使用過"寶貴的孤獨"一詞。他指的是土耳其的立場,即:恪守既定政治議程,即使因此不受他人待見。自10月9日在北敘利亞的"和平之泉行動"啟動,這一"寶貴的孤獨"不再有任何界限了。

積極效果

土耳其在北敘利亞的攻勢也出人意料地產生了積極效果:它使本來幾乎沒有任何共識的國家走到了一起。從美國到日本、從以色列到伊朗、從加拿大到澳大利亞--所有這些國家都要求結束這一軍事行動。歐盟同樣要求停止軍事行為。甚至阿拉伯聯盟和巴勒斯坦也采取了反對立場。

即使是安卡拉的新貿易伙伴--中國也明確要求土耳其"從敘利亞出去"。埃爾多安稱為"我的新朋友"的戰略新伙伴普京批評說,經由這一軍事行動會使伊斯蘭國重新坐大。甚至是頻繁進出土耳其總統宮的若干獨裁者也拒絕提供支持。除索馬裡和卡塔爾外,沒有任何國家表達過支持態度。

土耳其在全球失去了同情。曾計劃在土開設一家工廠的德國汽車巨頭--大眾,暫時凍結了所計劃的這項數十億歐元投資項目。倘土耳其有朝一日需要國際支持,那時,恐怕不會有多少提供幫助的人。

這就提出了一個問題:土耳其以其"和平之泉行動"達到了什麼?在美國,從五角大樓到國會等所有定調機構,統統反對土耳其,它們的制裁危及到土耳其經濟。

土耳其促成了曾長期交惡的阿薩德和敘利亞庫爾德人之間的和解。無需发射一枚子彈,政府很快就會重新控制敘利亞北部。土耳其則只能根據與美國達成的一項協議,去應對伊斯蘭國--一樁風險極大的事情。

充溢民族感情

總統府當然達到了某些重要的東西。軍事行動的時機說到底是精心盤算的結果:它創造了一種民族情感氛圍,匯集到了最高司令的手中。此外,正发黨政府的經濟、政治崩盤延期了。--在不久前舉行的地方選舉中,正義與发展黨一敗涂地,失去了不可戰勝的光環;得到庫爾德人支持的反對派聯盟破天荒第一次有了執掌總統府大權的希望。

在"自由之泉行動"過程中,重新洗牌了:在庫爾德人和反對派之間出現了一堵牆;達武特奧盧和前經濟部長巴巴詹(Ali Babacan)的建黨行動暫時止息;新黨本會減少正发黨的選票;高生活費用和創紀錄的失業率,現在也無人再提及。軍事行動啟動伊始,埃爾多安稱,"分裂'民族聯盟'(反對派聯盟--不包括人民民主黨)是重要的。"這番表態的時機絕非偶然。因為,土耳其"寶貴的孤獨"只有一個積極後果:埃爾多安在總統府的一人統治繼續有了保障。

本文作者是前土耳其《自由報》(Hürriyet)編輯,現為德國之聲土耳其語組和《法蘭克福匯報》工作。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道,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作者: Bülent Mumay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