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評論:未來台海兩岸的對撞會更激烈

(德國之聲中文網)賴清德在成為台灣第5位民選總統後,雖然大陸當局在選前已把他定性為“台獨頑固分子”,對其520就職講話期待不高,然而,賴的520演講還是出乎大陸預期,他拋出實質上是一中一台的“兩國論”,並要聯合民主國家,一道強力抗中。在大陸出動軍演和取消ECFA的135項早收清單產品的關稅優惠後,賴沒有在520的立場上後撤,在接受時代雜志專訪、黃埔軍校建校百年以及就職滿月的講話中,他依然強調“兩國互不隸屬”,還表態要以“實力”來謀求兩岸和平。這種不留余地、頑強對抗中國的做法,見出了賴鮮明的個性和意志,算是徹底惹毛了大陸當局,從而祭出了這次懲治台獨頑固分子的法律武器。

假定賴在520講話後,在兩岸關系的表態上稍稍有所緩和,不那麼旗幟鮮明,大陸當局雖然在醞釀出台這個意見,但未必會在賴任期滿月後立即推出。當然,如果賴在關乎台獨的立場上有所後退,或許也就不是他了。這就是所謂性格決定命運。對政治人物來說,在性格驅使下做出的決策,也會連帶他治下的所有人。就此而言,政治決策必須非常慎重,但是卻無法完全避免政治決策收到決策者個性的影響。那麼,在這種決策風格下,未來兩岸會呈現一種怎樣的變化?大概率可以推估,比起現在來不會變好,激烈對撞的可能性會大大提高。

6月21日大陸當局五部門發布《關於依法懲治“台獨”頑固分子分裂國家、煽動分裂國家犯罪的意見》,該司法解釋用大陸專家的話說,是對賴台獨行為的法律回應和嚴厲反制。這份懲治台獨的“意見”是根據《反分裂國家法》和《刑法》、《刑事訴訟法》等規定,尤其是刑法中有關危害國家安全罪的分裂國家罪、煽動分裂國家罪作為解釋對象,將台獨行為納入上述罪名範疇並列明具體罪狀和構成要件的。它涉及的範圍很廣,從言論到行動,從政治到文化,從島內到國際場域,只要認定有分裂國家的行為,都涵蓋,特別把大陸當局聲稱的 “法理台獨”、“倚外謀獨”、“以武謀獨”之類行為均納入刑事規制範疇,在定罪量刑標准和程式規範方面等作出了具體規定,為大陸當局的司法辦案提供明確指引。在這個“意見”發布後,島內輿論以及海外反共人士很多認為,不用擔心害怕,大陸司法管不到台灣,只要不去大陸和港澳,即便被缺席審判,也沒有什麼大不了。

未必只是空洞的威脅

然而如果這樣來看待該意見,有些輕視了它的法律後果的嚴峻性。事實上,可以把這個懲治意見,看作比圍台軍演對台灣政治人物和民眾的威脅更大——假定他立志追求台獨。圍台軍演只是大陸當局對未來攻台的演練,真到了那一天,對於個體的島內民眾尤其政治人物,還是有機會規避被武力打擊的風險。但如果被大陸的司法盯上,會感受到它立即且終身的威脅,除非屆時中共倒台。以中國目前的國力,在北京發出全球通緝令後,和中國有司法引渡協議的65個國家特別是其中的南方國家,會不會配合大陸把人引渡?這個風險是必須考量的。即便人可以不去這些國家,有沒有財產在那兒會被沒收,也是要想到的。可見,這個意見會大大限縮“台獨”人士的國際活動空間。

另外,雖然國台辦表態懲治台獨的意見只是針對極少數台獨分子,但這個“極少數”的範圍到底多大,目標人數是100還是1000甚至更多一點?相對2500萬台灣人口,這算不算極少數?但1000可是比100多了10倍。何況,假如兩岸情形越來越嚴峻,大陸當局會不會擴大懲治的目標人群,都值得關注。還有,這個意見不只針對台島,也涵蓋海外反中的華人裡呼應民進黨的台獨主張,並有參與推動台獨行為的人,必須注意大陸當局的這把法律“軋刀”會不會落在自己身上。

從文攻武嚇升級到“法律戰”?

中國大陸在蔡英文的第二個任期特別是後兩年,對台灣加強了文攻武嚇,開啟了圍島軍演模式以及外交戰,在台灣總統選舉之後的過渡期及賴上台後的一個月,大陸當局進一步強化了反獨促統的力度,將反獨變成了打獨。到目前為止,除軍演的恫嚇和經濟的懲戒外,還提升了灰色地帶的作戰,加大對台灣周邊水域的巡邏,以宣示大陸對台行政管轄權。而懲治意見的施行,是第一次讓大陸對台灣直接行使司法管轄權,可以認為是大陸對台灣打法律戰的一次躍升。用大陸法律學者的話講,過去當局對台工作較為倚重政策調控和利益引導,在法律規制方面有較大欠缺,這個意見的發布很大程度上彌補這一塊,標志大陸對台鬥爭爭奪法理話語權和法律主動權有一個顯著“進步”。如果大陸當局嘗到了這個“甜頭”,未來會對台灣打出更多的法律牌。

客觀來看,大陸對台政策工具箱中的工具並未完全使出,比如,5月的軍演是“聯合利劍-A”,有A當然就有B和C,這個皆視未來情形而出。經濟方面,ECFA只是中止早收清單中的部分產品,而非終止該協議本身。海警的執法也主要在金廈水域進行,如果兩岸關系惡化,會不會像島內一些學者擔憂的在高雄港對過往船只進行登船臨檢,難說。新一波的外交戰尚未開啟,假如大陸要挖台灣邦交國牆角,目前其僅剩的十多個國家很可能清零。

在上述這些領域大陸都還有相當的政策空間,這對台灣特別是執政的賴政府會是非常大的壓力和考驗,但外界看到,賴也是相當的鬥志飽滿,他公開表示,和平必須要靠實力,通過備戰來達避戰,進而達和平,靠實力達到的和平才有保障;又新設三委員會,包括全社會防衛韌性委員會,並親任召集人。對賴的這個做法,島內爭議很大,批評者指責他架空行政院,但賴可能正是基於兩岸關系的此種變化,而調整台灣的行政架構。

兩岸或陷入“敵意螺旋空間”

賴之所以表現出不懼大陸壓力,一方面是其性格使然,另一方面也是評估美中大兩岸局勢及台灣面臨的國際環境,認為總體對台有利,西方民主陣營站在台灣一邊,挺台抗中,對兩岸若開戰美國會兵援台灣有信心。這當然不是賴一個人的看法,而是島內尤其綠營一群人的認知,把中國看作紙老虎,篤定不敢打台灣。故賴的兩岸政策也是針鋒相對,不妥協。這從大陸兩具漁民的屍體還在金門殯儀館沒處理就可見一斑。

當雙方都不願退讓,便只能升高敵意,而敵意帶來進一步的對抗,每一方都把對方的敵意作為自己下一步更大敵意的起點,從而陷入所謂敵意螺旋空間,一報還一報。除非某種意外發生迫使一方收手,否則,最後總的要有一場大的沖突來見分曉。

這次懲治台獨意見的實施,表明大陸硬的一手更硬,但軟的一手未見更軟。作為實力相對弱的一方,台灣應該接受中菲最近在南海仁愛礁的沖突教訓,千萬別以為大陸當局不敢下狠手。中國新的海警法允許海警使用“致命性力量”,對菲律賓的這次運補,對方雖是特種兵,大陸海警還是照打不誤,盡管沒有使用武器。懲治台獨意見發布後,可能過不多久會缺席審判一、兩個台獨人士,以儆效尤,而新海警法也不排除今後在台海適用。在以小搏大的游戲中,士氣當然可鼓不可洩,但謹慎應對也是必要的。

鄧聿文為政治評論員,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兼中國戰略分析雜志共同主編。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4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鄧聿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