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鄉香港遽變 異鄉人黃秋生愛台灣

台北市 / 綜合報導

香港國安法在去年7月生效後,許多香港人想來台灣定居,影帝黃秋生也是其中之一。從反送中衝突以來,黃秋生多次譴責港警暴力,敢說敢言的個性,讓他慘遭香港影視圈封殺6年沒有電影可拍,他直言,香港變了,他很喜歡台灣,未來若有機會也不排除可以留在台灣。

影帝黃秋生說:「我要是一個人啊,表達自己的意見,都會有壓力的話,那你的人生基本上,可以說是基本的人權都沒有了。」

記者林彥汝VS.影帝黃秋生說:「人家說今年是最壞的一年,2020夠壞了夠壞了,你覺得這邊風景好不好,台灣不可以說是風景,可以說是生活,香港從來沒有這種,兩邊都是樹的路,可以在路上隨意的走走。」

漫步在台北街頭,黃秋生特別感慨,這樣平靜的氛圍在香港已經不復見,影帝黃秋生說:「可惜一個那麼好的地方,可以搞到,幾年的時間可以搞到這樣,難過是為了香港難過,跑出來一堆神經病,究竟他們是機器人還是人,我都不知道,反正是很煩像蒼蠅一樣,創作空間已經沒有了,因為要加上市場審批,各種各樣。」

影帝黃秋生說:「警察應該是一個,應該是有紀律的,有訓練的,你不是暴徒,我講的就是一些無辜的人,這些現象,這些畫面,我一直以來都是反對這些。」。

黃秋生個性敢說敢言,曾因為譴責港警暴力,遭香港影視圈封殺6年,但他認為這不是人生低谷,只是不願被命運擺布,影帝黃秋生說:「比如說你一直以來,我都是吃飯的,然後你吃飯就你吃飯唄,你吃完飯,不會影響我吃麵啊,是吧,可是現在不是,現在是你吃飯的時候,就有人跟你說,你不可以吃飯,你不可以這樣吃飯,因為他沒有飯吃,他看到你吃飯,他會生氣,現在不可以這樣荒謬。」

對香港來說,黃秋生確實是一個特別的存在,他的父親是英國人,在他4歲時和母親離異,童年時的他因為混血的臉孔慘遭霸凌和歧視,生活相當困頓,但困境也成為他的養分,也讓他對社會底層的觀察更加深刻,影帝黃秋生說:「不是我從小時候我就希望我當明星,從來沒有,從來沒有想過這個,我覺得自己沒有什麼天賦,影帝這種東西,太多可能性,有太多可能性,這種東西沒有分數的,沒有一個絕對的度量衡,有可能那些市場的效果,有可能買回來的,有可能太多可能性,當然啦,我拿的獎,我覺得大部分都是實至名歸的。」

黃秋生三度奪下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獎,也是香港影史上唯一一個出演三級片而獲獎的演員。而就算對香港失望,他仍舊尋找機會伺機再起。今年他來台開拍新節目「所到之處」,台灣粉絲大排長龍,他想要開班授課,影帝黃秋生說:「什麼地方有機會,什麼地方可以生活就生活,你覺得台灣最吸引你的是什麼,台灣人有禮貌有教養,希望在這邊教教學生,過過生活,開開班啊,我只可以做這個,有學生就好了,不要希望很多學生,有就好。」

在香港影壇上,性格鮮明的黃秋生拍下超過150部電影,他直言就算家鄉變動,未來若要當個異鄉人,也始終會是敢言敢承擔,始終如一的黃秋生。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