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上流 嘲諷地獄南韓

實習編譯李汶臻╱綜合報導

中國時報【實習編譯李汶臻╱綜合報導】

「我們將進入一個富者恆富、貧者恆貧的年代」,貧富懸殊惡化問題似乎成為21世紀全世界大多數國家,所面臨的當務之急。南韓名導奉俊昊的生涯巔峰新作《寄生上流》(Parasite),以寫實、黑色幽默的手法,赤裸裸呈現貧富差距的現況,令「貧富懸殊」的議題再度引起全民熱議。

電影《寄生上流》以「底層社會的人們藉由寄生上流社會享受暫時的上流生活」為主線,狠狠嘲弄貧富差距日益懸殊的南韓社會。主角一家四口蝸居在猶如貧民窟的半地下室裡,僅一扇高度幾乎與室外地面持平的小窗,斑駁發黃的瓷磚、搖搖欲墜的門窗與四處逃竄的蟑螂成了這個陰暗空間的全部。

特殊的半地下文化

地處東北亞朝鮮半島北緯38度線以南的南韓,三面環海,地形三分之二是山地。寸土寸金的首爾,地形高低錯落,屬於典型的山城,在這樣的環境下衍生出一種的獨特的居住空間--半地下室。半地下室不是全封閉的,屋頂通常比地面高出十幾厘米,留了半扇能與外界相通的窗戶,它的特點就是價格便宜。在相對寬敞的空間,陽光能稍微透進狹小的窗戶,照射在寄生於陰暗潮溼環境的穴居昆蟲上。

在南韓有近50萬人因為住在半地下室而遭到嘲笑,這類人被戲稱為「住屋貧窮層」。半地下住房起源於上世紀70年代的南韓,本作為防備北韓突襲時躲藏避難,爾後因人口密集而成為有利可圖的租用空間。從南韓多數影視作品中不難看出「有錢人住在山坡上,窮人只能住在山腳下」的一貫定律,窮人在半地下居室仰望著鬧市巷弄的髒亂嘈雜,富人則置身豪宅眺望落地窗前整片的翠綠。所有的場景都在映射南韓社會階級制度導致的悲哀,無法流動的階級,被迫發展出寄生關係。

無法逃脫蝸居宿命

作為遊客的打卡聖地,南韓同樣也是通貨膨脹、學歷貶值、高失業率、高壓力的國度。近年來,以出口為導向的南韓經濟表現疲弱,年輕一代更絕望到以「Hell(地獄)朝鮮」形容這個國家。據韓國統計廳公佈數據顯示,韓國青年失業率已達19年來最高點,年輕一代因貧富的懸殊,跌入買不起房、住房環境惡劣的深淵。無殼蝸居族成為南韓新世代的代名詞,除了電影中的半地下室外,考試院、屋塔房也是他們的蝸居之地。

窮人限定的貧民窟

1980年代,南韓快速的城市化進程引起都市土地緊張、房價飛漲等問題,狹小的考試院套房如雨後春筍般在南韓各地出現。考試院原是給準備司法考試的考生的臨時住所,月租不等。久而久之,低廉的租金開始吸引留學生甚至社會新鮮人入住,亞洲金融海嘯後,考試院更成為日薪勞工和失業人士的聚集地。僅3坪的狹窄空間擠進書桌、床鋪、廁所和淋浴間,幾乎容不下第二個人站立。光是一層樓就被隔出20多個單間,即便如此,考試院的月租也近35萬至65萬韓元(約台幣9950至18480元)。

屋塔房是南韓人對閣樓的一種稱呼,類似於台北市內多數的頂樓「違建」加蓋,其實就是天台上簡陋的閣樓。屋塔房是加蓋出來的,牆體薄且沒有上下水系統,更沒有煤氣和廁所。雖然房租低廉也不像半地下室那樣陰暗,但冬冷夏熱。首爾市長朴元淳曾為制定居住政策,在氣溫逼近40℃的屋塔房屋切身體驗首爾社會貧富懸殊,他直言「淋浴後還是大汗淋漓。這程度暑熱根本是災難。」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