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驗室受汙染? 新冠病毒變異株0結合 WHO:勿稱Deltacron

·3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央社巴黎10日綜合外電報導)賽普勒斯實驗室據報發現一種具Delta遺傳背景和部分Omicron突變的COVID-19變異株,稱為Deltacron,但多名專家今天說,這很可能是實驗室汙染所致,並非令人擔憂的新變異株。

賽普勒斯媒體8日報導,賽普勒斯科學家柯斯崔基斯(Leondios Kostrikis)團隊發現這種新變異株具有Delta變異株的遺傳背景以及部分Omicron的突變。法新社今天報導,雖然冠狀病毒有可能基因組合,但很罕見,分析所謂Deltacron研究發現的專家表示這不太可能。

倫敦帝國學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病毒學家皮考克(Tom Peacock)上週末推文說:「多家大型媒體報導的賽普勒斯Deltacron序列看起來相當明顯是受到汙染。」

英國維康桑格研究院(The Wellcome Sanger Institute)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基因學計畫負責人巴瑞特(Jeffrey Barrett)表示,所謂的突變位於基因組一處在某些定序程序中容易出錯的部分。他今天說:「這幾乎可以肯定不是Delta和Omicron譜系的生物重組體。」

科學界亟欲對抗大量有關COVID-19的假訊息,尤其大部分在網路上流傳。上週有未經證實的報導指稱一種叫flurona或flurone的病毒在傳播,這是指流行性感冒flu加上冠狀病毒coronavirus。世界衛生組織(WHO)今天駁斥這種說法。

WHO流行病學家范科霍芙(Maria Van Kerkhove)在推特寫道:「我們不要使用Deltacron、flurona或flurone之類的詞,拜託。」她說:「這些詞暗示病毒/變異株的組合,而這並沒有發生。」

雖然人會同時感染流感和冠狀病毒,這兩種病毒並不會結合。與Omicron之類大大影響疫情走向的COVID-19變異株相比,同時感染流感和冠狀病毒病例並不是什麼新鮮事。

美國媒體CNBC報導,賽普勒斯大學(University of Cyprus)生物科學教授柯斯崔基斯為他的研究結果辯護,他昨天告訴彭博(Bloomberg News),這些研究結果不是「技術錯誤」所致。

柯斯崔基斯在電郵聲明中說,他發現的這些病例顯示舊代病毒株有發展這些突變的進化壓力,而不是單一重組事件的結果。據報他也說,這些研究結果是在不只一個國家的多個定序程序處理樣本之後得出,且儲存在全球資料庫中至少有一個來自以色列的定序顯示Deltacron的基因特徵。

p class=”read-more-vendor”> 【更多中天快點TV報導】
快訊/跟進桃園「提早放寒假」?Omicron破關狂燒社區 侯友宜回應了
Omicron入侵拉警報!病毒複製力是Delta70倍…研究曝「3風險」警告:千萬不能忽視
我加碼10億美金提供立陶宛融資! 介文汲:錢給得太容易,外交不是這樣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