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下妳的痛1】網上被性騷報案無用 女實況主嘆無助

黃揚明
·4 分鐘 (閱讀時間)
女實況主王喬蕎透過臉書分享她被網友性騷擾,報警提告後卻找不到加害人的過程。
女實況主王喬蕎透過臉書分享她被網友性騷擾,報警提告後卻找不到加害人的過程。

雞排妹指控歌手翁立友性騷擾事件後,台灣又興起一波「Metoo」風潮。其中一位網路實況主王喬蕎在去(2020)年初直播時,連續被不同匿名網友以污衊文字性騷擾,她事後報警、提告也逮不到凶手,讓她相當無力。2月17日她響應民間團體「數位女力聯盟」發起的「寫下妳/你的痛」活動,將這段經歷具名地透過臉書分享。

王喬蕎2月27日在數位女力聯盟辦公室接受本刊訪問,回顧這段被網友性騷擾的過程。事件發生在去年2月1日深夜及2日凌晨以及5日深夜,當王喬蕎在遊戲直播平台「Twitch」(推趣)上直播時,接連被暱稱「ESD4522」「NBQRGGCOD」「UZT93808」「UUTMNVE」「RLO0OED」「yoututumn」等多位匿名網友接連留言攻擊。

使用匿名帳號的網友不斷留言騷擾(左下角處),讓王喬蕎不堪其擾,截圖後報警提告。(王喬蕎提供)
使用匿名帳號的網友不斷留言騷擾(左下角處),讓王喬蕎不堪其擾,截圖後報警提告。(王喬蕎提供)

留言內容包括:「喬蕎飛機場、屁股大、蘿蔔腿、矮冬瓜...」「超級玻璃心這麼暴躁是不是處女」「為啥妳屁股這麼大?奶又垂、啤酒肚、粗手臂、母老虎、沒人要,嘿嘿嘿」「你的奶快垂到肚臍了,屁股大的跟神豬一樣..竟然會玩GAME」「邊看邊打槍有種奇妙的快感」「我又大又粗又直,喜歡嗎」「妳很缺30cm大雕?我有喔,妳吃了就不會中猴」等,讓王喬蕎不堪其擾。王喬蕎說,這些留言性質很類似,讓她不禁懷疑是同一人不斷更換帳號、鎖定她進行騷擾。

就算王喬蕎把發言的帳號封鎖留言功能,沒多久後就又出現另一個匿名帳號不斷留言攻擊、辱罵她,她實在很無奈,其他實況主都勸她當做沒看到就好,但她仍向直播平台台灣窗口反映,也沒辦法得到正面處理,最後她將這些騷擾留言的截圖備份後,尋求律師協助,並決定報警處理。

王喬蕎是在去年5月到大安分局臥龍派出所完成報案程序。
王喬蕎是在去年5月到大安分局臥龍派出所完成報案程序。

去年5月19日,王喬蕎到北市警大安分局臥龍街派出所報案,對這些網友提告妨害名譽及性騷擾。回憶起報案經過,王喬蕎說,因為一開始從徵詢律師到聯繫平台窗口經歷許多挫折,「心裡有底這個案子可能找不到凶手,但我不太服氣,覺得這樣對嗎?」但到了派出所,有2位員警協助我筆錄,還安慰我說他們會盡量幫忙,讓她倍感溫暖。

大安分局去年7月17日發函給王喬蕎,指性騷擾申訴部分,經大安分局召開性騷擾事件審查會議後,經所有委員決議「性騷擾事件成立」,並將相關資料移請社會局續為卓處,但並沒有找到這些騷擾她的網友真實身分。

去年7月17日,大安分局回函給王喬蕎指她申訴的性騷擾案件成立。(王喬蕎提供)
去年7月17日,大安分局回函給王喬蕎指她申訴的性騷擾案件成立。(王喬蕎提供)

王喬蕎去年8月初再委請律師向台北地檢署提告,但之後只在9月中旬收到新北市警新店分局的通知,要她9月25日到新店分局偵查隊再次做筆錄,之後也沒有任何進展。

「我覺得很無助、非常無助,覺得大家都認同這件事是性騷擾,但為什麼我沒辦法讓那個傷害我的人為他的行為負責?」王喬蕎感嘆,事實上騷擾她的網友留言攻擊長達半個月,讓她相當難受,但性騷擾在現實生活難以舉證,網路上則是就算舉證了也不一定找得到人,讓她深感法律在網路領域是「看得到、吃不到的」。

另外,王喬蕎也說,過去不懂為什麼大家要自己不要理他就好,這次事件讓她理解,在這樣的事件中就是自身要付出的太多,能得到的卻幾乎是零,甚至因為無法伸張正義,「彷彿使是讓那些網友覺得自己可以盡量做這樣的事情,因為根本就抓不到他。」

★《鏡週刊》關心您: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立刻撥打110報案,再尋求113專線,求助專業社工人員。


更多鏡週刊報導
【寫下妳的痛2】曾為魔獸角色配音 實況主發聲盼受害者不再無能為力
曾國城深陷性騷擾疑雲焦志方力挺 笑嗆:我再也不吃「那個排」
策展台版metoo被疑「帶來更多仇恨」 雞排妹酸黃士修很適合跟陳沂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