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出底層人的無奈

張國立

中國時報【張國立】

偉強以平淡、近乎旁觀者的口吻介紹他短短的人生,貧窮、打工、好朋友文仔的販藥入獄、阿爸對人生的冷漠、那麼會讀書的阿哥卻進了精神病院、看似頗能混的豪哥離不開毒品。所有零星瑣碎的片段烙印在偉強身上,他透不過氣,一如文仔教他的:「到便利店買包裝的冰塊,放在臉盆裡堆成小冰山,用風扇對著吹。」

冰塊帶給他些許安慰,可是冰箱壞了,所有儲存的冰塊,變成大洪水的湧出來。

作者以契訶夫式的筆法,寫出身為社會底層年輕人的無奈,以及因無奈而衍生的無所謂。也深刻的寫出沒有〈之後〉的人生,一如他問阿哥〈戰爭與和平〉寫些什麼時得到的回答:「阿哥看著我,想了很久才說,關於命運和苦難。」

小說重重捶擊讀者神經細微的末梢。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