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尤達」人氣遠超美國總統參選人!串流平台影響力究竟有多強?

換日線

作者:王新茜/換日線編輯部

就在美國總統大選僅剩不到 300 天之際,多位民主黨政治人物積極募款、造勢,只為了搶奪參加下次辯論的機會,也企圖讓川普成為繼老布希後首個、也是美國歷史上第 6 個未獲連任的總統。

但此時卻有一隻被粉絲稱作「寶貝尤達」(Baby Yoda)的神祕角色「亂入」,在社群平台的互動次數越來越高,甚至高過了所有的大選參選人 2 倍之多!「他」到底是什麼?

「寶貝尤達」到底是何方神聖?

這隻眼睛大大、耳朵尖尖的「寶貝尤達」是新串流平台 Disney+ 在去(2019)年 11 月 12 日上線後,推出的首波原創影集 《曼達洛人》(The Mandalorian)中的一角。 《曼達洛人》的時空設立在《星際大戰六部曲:絕地大反攻》(The Return of the Jedi)的 5 年後、《星際大戰 7 :原力覺醒》(The Force Awakens)的 25 年前。目前它在 IMDb 獲得 8.9 分評價、爛番茄指數達 94%。

儘管「寶貝尤達」深受觀眾喜愛,其實我們對他的了解並不多,「寶貝尤達」甚至不是官方名稱。就目前所知,「寶貝尤達」和尤達為同一種物種,但尤達的物種從 1980 年「問世」至今都沒有被命名。

我們只知道在劇中,寶貝尤達被以「他」(he)稱呼,可見他是男生;他已經 50 歲了,但以尤達訓練絕地武士 800 年,最後以 900 歲年齡過世來說,50 歲的「寶貝尤達」的確是這物種中的「寶寶」。

《紐約時報》記者 Kyle Buchanan 在金球獎現場碰到執導《曼達洛人》最後一集的導演 Taika Waititi 時,抓緊時間問他──所以「寶貝尤達」的真正名字是什麼?他只說:「反正不是 Baby Yoda!」所以至今「寶貝尤達」的名字仍是一個謎。

Disney+ 用戶成長驚人,被看好 3 年內追上 Netflix

Disney+ 11 月在美國、加拿大、荷蘭、澳洲、紐西蘭和波多黎各等 5 國推出,下一波將在今年 3 月 31 日在法國、英國、德國等 6 個歐洲國家上線;其他國家、區域的推出時間尚未公布。就在 11 月 12 日上線後,當天就有 1,000 萬人註冊,導致網站當機──熱門程度超乎迪士尼預期!迪士尼原預估能在 2019 年結束前達到 800 萬人訂閱,想不到一天就達標。

在 7 日免費試用期後,現在的 Disney+ 訂閱費用 1 個月是 6.99 美金(新臺幣約 209 元),年費則為 69.99 美金(新臺幣約 2,102 元)。在去年迪士尼集團以 713 億美金(新臺幣約 2 兆 1,429 億元)併購 21 世紀福斯、劃下好萊塢新頁後,在 Disney+ 除了有迪士尼,也有來自皮克斯、漫威、星際大戰、國家地理和 21 世紀福斯製作的電視、電影內容。

根據《Variety》的報導,Disney+ 很有可能比預期速度快 2 年達成「2024 年達到 6,000 到 9,000 萬全球串流訂閱用戶」的目標;相比全球有 1.5 億用戶的串流龍頭 Netflix 花了 12 年才有現今的成績,根據美國證券金融公司 Wedbush 的分析師 Daniel Ives 以現在 Disney+ 的成長速度估計,它很有可能在 3 年之內以極小的差距追上 Netflix。

根據今年 CNBC 1 月的報導,根據巴克萊銀行(Barclays)的估計,上架僅過 6 周的迪士尼串流服務(包含 ESPN、Disney+ 和擁有部分股份的 Hulu )已有 1,080 億美金的估值,約為 Netflix 的 69%。

圖/網路共享資源
圖/網路共享資源

「寶貝尤達」社群關注程度,高過總統參選人!

而就在影集 《曼達洛人》在 Disney+ 短短上線不到一個月,這隻綠色生物「寶貝尤達」便成了社群新寵。《紐約時報》的首席電視評論人 James Poniewozik 在去(2019)年 12 月以「寶貝尤達現在是你的神」為題,爬梳「寶貝尤達」的魔力:

Poniewozik 說,當《曼達洛人》(The Mandalorian)在 Disney+ 上架後,他整個星期都在他的社群動態上看見各種 「GIFS」和「迷因」,這才意識到「《曼達洛人》不過是船艦,寶貝尤達才是貨物。」他形容寶貝尤達的吸引力,來自它的脆弱,「如果你是成人,你想要養育他;如果你是小孩,你想要跟他一起玩。」

Poniewozik 也分析,迪士尼「令人意外的」沒先準備好在年末佳節販賣的周邊商品,整個寶貝尤達的效應更並非是迪士尼「由上而下強力推行」的行銷手段,而是粉絲自發推廣的結果。他說:「寶貝尤達是我們取的名字,不是迪士尼的──他的性格、他在今年流行文化語彙中的地位,除了節目本身,大多都是由粉絲在網路上製作的迷因所組成。」更認為「如果有 2019 年電視代表人物,就會是寶貝尤達。」

《AXIOS》去(2019)年 11 月的報導,「寶貝尤達」在社群上引發的網路互動高於任何一位 2020 美國總統參選人。而根據 11 月 12 到 25 日在臉書和推特的互動量統計,一則「寶貝尤達」的新聞平均能激起 1,671 次社群互動,前 3 名擁有新聞高互動的參選人桑德斯、拜登和人稱「彼得市長」的巴提吉格平均各僅有 850、839 和 600 次。

任職於市調研究公司 Netpop Research 的首席分析師 Josh Crandall 告訴《Forbes》,「要了解為什麼人們偏好看到寶貝尤達而不是參選人的臉很容易,我們就只是對華盛頓特區感到疲倦了。」更分析,「當寶貝尤達是有趣、娛樂的社群媒體互動,但真正激起人們去回應、分享這樣內容的精髓跟其他新聞、政治事件是類似的。這是一個讓人覺得『好到不是真的』的故事,人們會對這樣的故事即刻反應,幾乎是感人肺腑的轉推、分享、按讚或是討厭。」

「人們會在 YouTube 花好幾小時看會跳舞的鸚鵡、會滑水的松鼠和追著雷射光跑的貓咪,但完全不知道選舉人團是什麼。這都跟腦內啡有關,會滑水的松鼠讓我們開心,但在華盛頓的松鼠讓我們傷心。人在悲傷和快樂中總是選擇快樂的。」

各大串流平台力推原創、相互較量

當寶貝尤達與 Disney+ 來勢洶洶的加入了競爭激烈的串流市場,目前串流平台市占率最高的 Netflix 也有不同嘗試,像是讓觀眾在內容播放中決定敘事方向的互動電影《黑鏡:潘達斯奈基》,根據不同的選擇會有 5 大結局走向;或是《貝爾對戰荒野》讓觀眾一起選擇野外專家貝爾的路線、工具,決定最後求生的結果成功與否。

近年 Netflix 的原創內容也大放異彩,在今年金球獎的最佳戲劇電影入圍名單中,5 部電影中就有 3 部來自 Netflix,包含馬丁史柯西斯執導的《愛爾蘭人》、獲得 6 項提名的《婚姻故事》和共獲得 3 項提名的《教宗的承繼》。(相關影評可參考:「生活是電影最好的素材」:《婚姻故事》道出你我都有的艱難和掙扎;《婚姻故事》:互相傷害又互舔傷口,有時才是愛情最真實的模樣

另外幾個串流平台像是 Amazon Prime Video 、 Hulu 和 Apple TV 也都相繼推出原創內容進攻市場。像是亞馬遜就和《紐約時報》合作,將專欄 ” Modern Love ” 中讀者投稿的短文,在導演作品有《曼哈頓戀習曲》(Begin Again)和《搖滾青春練習曲》(Sing Street)的 John Carney 改編下,成為 10 集獨立的影集,並找來強大卡司助陣,像是安海瑟薇(Anne Hathaway)、戴夫帕托(Dev Patel)、蒂娜費(Tina Fey)等人。

Hulu 則在 2017 年以改編作家 Margaret Atwood 的反烏托邦小說《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打響名號,並在過去艾美獎、金球獎一舉獲得多項提名和獎項。近日演員 Ramy Youssef 也以由 Hulu 製作的《拉米》(Ramy)在今年金球獎獲得最佳音樂、喜劇電視影集男主角獎。

另外 Apple TV 在 2019 年 4 月上線加入串流市場後,也推出具時代象徵意義的原創作品《晨間新聞》(The Morning Show)。情節訴說當一晨間新聞的男主播聲稱自己是「被 #metoo」,接著被高層開除後,由珍妮佛安妮斯頓(Jennifer Aniston)飾演的搭檔女主播,如何與瑞斯薇絲朋飾演的地方記者(Reese Witherspoon)伴隨新聞室中的一連串風雲,在主播台上產生革命情感。兩位演員都因此作獲得今年金球獎提名。

串流平台崛起,引領全新的觀看方式與追劇文化

串流平台無疑改變了現在閱聽人的觀影習慣。評論人 James Poniewozik 2015 年在《紐約時報》發表專文認為「串流電視不只是一種新的觀看方式,這是一種新的體裁(genre)」。

他分析在傳統電視中的敘事早有一種結構機制,「為什麼節目是半小時或是一小時長,因為即時播放需要可預測的時程。為什麼一集節目有多幕架構,是為了廣告留下空間。」但是當觀眾觀看串流平台上的影集時,模式變得更像是在閱讀一本書──一次就是拿到一整本、也就是一整季的影集同時上架,觀眾可以自己決定自己的時間安排。伴隨朋友們在社群上分享自己的追劇進度,這也讓「每一集變成一個等待破關的關卡」,讓追劇變得充滿競爭。

傳統電視預設觀眾的時間有限,且留給看劇的時間,很可能是你睡前珍貴的那幾個小時;但串流平台則假設他們擁有你所有的空閒時間,甚至更大膽預期他們擁有你全部的注意力,直到觀眾把整部影集看完為止──這創造出了「追劇」(binge-watch)一字,而該字更在 2015 年成為英國柯林斯辭典(Collins Dictionary)的年度字彙。

當時柯林斯辭典的語言內容負責人 Helen Newstead 就向 BBC 表示,「 binge-watch 一字的使用增加,明顯的是和我們自從 40 年前出現錄影機後,觀影習慣的最大改變有關。對於觀眾來說,能在幾個晚上就把一整季影集追完並不平常,這在過去需要花好幾個月的時間。」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寶貝尤達」人氣旺,遠超美國總統參選人!──串流平台的影響力究竟有多強?》,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辣台妹」、「讀稿機」與「倫敦政經學院」的距離

先有我柯 P,才有川普和杜特蒂」──任性做自己,才是新時代的吸票利器?

作者簡介:

換日線編輯團隊,每周編譯國際新聞、挖掘台灣主流媒體較少關注的區域與題材。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