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改變人們作息 專家建議:彈性工作時間有益身心健康、提高生產力

·4 分鐘 (閱讀時間)

新冠疫情衝擊全球超過1年,許多人的生活因此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例如睡眠習慣有所改變。美國媒體《連線》報導,越來越多的研究指出,為了改善健康與提高生產力,勞工應該根據睡眠時間調整工作日。

《連線》(Wired)指出,新冠疫情徹底改變人們早上的行程,人們再也不必趕搭地鐵或衝去學校上課,因此人們的睡眠時間變長了。根據美國科羅拉多大學波德分校(University of Colorado Boulder)去年7月的一項研究,比起疫情爆發前,遠距上課的學生在週一至週五平均多睡30分鐘,週末平均多睡24分鐘,上學日的起床時間比疫情前晚了近一小時。

該研究的共同作者、科羅拉多大學波德分校的生理節奏與睡眠流行病學實驗室(Circadian and Sleep Epidemiology Lab)負責人維特(Céline Vetter)表示,研究人員很難根據這些數據斷定疫情是否對我們的睡眠習慣有益,但「它真正說明的是,工作確實是決定我們睡眠行為的有力因素」。換句話說,工作時間改變了人們的睡覺方式與睡覺時間,通常工作會導致勞工睡得更少,起得更早。

新冠疫情改變人們作息(Kinga Cichewicz/Unsplash)
新冠疫情改變人們作息(Kinga Cichewicz/Unsplash)

新冠疫情改變人們作息(Kinga Cichewicz/Unsplash)

目前,隨著越來越多企業與學校恢復正常運作,一些科學家認為人們未必要回到疫情爆發前的模式。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如果工作日的時間安排能改善睡眠週期,這將更有益於人們的身心健康,最後的結果遠不只是提高生產力而已。

《連線》指出,一些睡眠特質是遺傳,人們平均的睡眠時間是每晚7至9小時,但有些人的睡眠時間遠遠少於這個時數或遠遠超過這個時數。此外,遺傳也讓一些人是早睡早起「晨型人」,一些人則是「夜貓子」。2017年美國一項研究發現,美國人的睡眠時間可相差近10小時,這代表對於一些勞工而言,早上9 點開始工作可能是截然不同的生理現實,維特說:「如果你是晨型人,這可能接近你一天的中午。」但對於其他人來說,上午9點可能是生理時鐘的夜晚。

舉例而言,今年4月,荷蘭與加拿大的研究人員針對加拿大魁北克(Quebec)警察的一項研究顯示,不同睡眠類型的人對早班、晚班、大夜班的反應不同:「晨型人」警察更能適應早班,他們輪值早班時,睡眠時間較長;「夜貓子」警察在不得不早起上班時會失眠,但他們輪值晚班時,整體睡眠時間比「晨型人」同事來得多。

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如果工作日的安排能改善睡眠週期,這將更有益於人們的身心健康(Matheus Vinicius/Unsplash)
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如果工作日的安排能改善睡眠週期,這將更有益於人們的身心健康(Matheus Vinicius/Unsplash)

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如果工作日的安排能改善睡眠週期,這將更有益於人們的身心健康(Matheus Vinicius/Unsplash)

該研究共同作者、加拿大麥基爾大學(McGill University)精神病學教授博伊文(Diane Boivin)表示,遠距工作增加可能有助於為勞工提供更多的工作時間選項。

美國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組織行為學教授巴恩斯(Chris Barnes)專門研究睡眠如何影響勞工,他說人們對工作時間有刻板印象,而為了讓彈性工作時間發揮作用,企業需要做出一些文化變革。

巴恩斯的研究表明,人們往往認為「晨型人」比夜貓子更有效率也更盡責,而如果我們不改變這些預設的想法,勞工將不願意利用那些允許晚點上班的解決方法。

巴恩斯建議「午睡艙」(nap pods)或午睡室也有注於勞工休息,「與其將上班時間的午睡視為閒混,不如將其視為投資。」小睡15分鐘可幫助人們提高創造力、效率、生產力,但人們必須自在接受這種選擇。

巴恩斯說,公司主管應該讓下屬看到他們使用這些午睡室,主管應該談論上班時間充分休息非常重要。主管與其在半夜2 時傳送電子郵件並期望立即得到回信,或是與其表揚那些很早就到辦公室或加班到很晚的員工,他們應該重申睡眠優先。

《連線》指出,朝九晚五的工作不代表這適合每個人。2011年美國的一項研究顯示,上課的時間越晚,讓青少年多睡幾個小時,學生的成績就越好,出勤率越高,標準化考試成績也越好。

研究人員建議人們弄清楚自己的睡眠類型,養成良好的睡眠衛生習慣,包括讓臥室光線變暗、遠離電子產品螢幕、維持一致的就寢時間,並停止因睡眠差異而批判自己與他人。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封城在家,讓你更加「報復性熬夜」、睡眠不足?專家7招教你如何好好睡覺
相關報導》 後新冠世界》躺在床上辦公真的舒服嗎?小心關節炎、睡眠障礙、永久性背部僵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