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過後的武漢 2】隨時可能失去的護身符 :綠色「健康碼」

謝樹寬
鏡週刊Mirror Media
武漢隸屬與中超足球聯賽的卓爾隊球員,在海外集訓後受困於武漢肺炎疫情,歷經104天後終於回到武漢。(東方IC)
武漢隸屬與中超足球聯賽的卓爾隊球員,在海外集訓後受困於武漢肺炎疫情,歷經104天後終於回到武漢。(東方IC)

湖北省是中國最後一個解除疫情封鎖的地區,從3月底到4月8日,分階段解除了各項的限制。對中國政府而言,這是代表決定性勝利的時刻。相較於西方民主國家病毒災難式的擴散,這是改寫抗疫的敘事,宣揚中共政權成功戰勝病毒的機會。

不過,即使疫情稍緩,武漢的篩檢防疫工作仍是戰戰兢兢,因為沒有人能禁得起第二波疫情的再次出現。

在4月7日深夜,多個星期以來第一輛列車從武昌車站發出,目的地是廣州。車站裡有大批身穿黑色制服,臉上戴著口罩的員警,他們對著月台的旅客大喊「掃描你的條碼!」

中國為了將病毒列管所開發的「健康碼」,如今安裝在手機的支付寶和微信的程式上。每個市民的病毒風險設為三級——紅、黃、綠。這當然是個很可能遭濫用的強大工具。綠色的QR code是預設值,代表低病毒風險,曾和感染者接觸則會變成黃色碼,將需要隔離檢疫,紅色碼則代表疑似或確診病例。

要在城市間旅行,就必須是綠色碼。《彭博商業周刊》採訪了22歲的曾曉(音譯),她是綠色碼,但是仍很擔心自己上不了車。她出門前反覆檢查自己是否發燒,「我還是可能因為體溫太高被攔下來」。她要回到廣州繼續她教書的工作,說她已經三個月沒見到家中的貓了。

另一位急著離開的是26歲的秦新安(音譯)。他過農曆年期間休假來到武漢,沒想到遇到了封城。到了2月中,他只能靠手機線上借錢生活。他說:「我餐餐只能吃泡麵。」地方政府後來提供了他專供受困民眾居住的簡易宿舍。他同時也在因對抗疫情臨時搭建的雷神山醫院打零工。

由於出不了武漢,他丟了他原本在江蘇機器人製造廠的工作。如今他要到廣東看家人,順便找新的工作。他沒有告訴家人去了哪裡;他說家人只知道他在外地工作,「我不想跟他們說我在武漢」。

天亮之後,武漢小心翼翼恢復了生機。理髮店、美容院似乎是最先恢復生意的行業。路上車子多了,上班族陸續回到市區辦公大樓。不過新生活和過去明顯不同。每個商場或大樓外面,都有警衛如哨兵般逐一測量民眾體溫。

綠色健康碼成了珍貴的資產,即使是搭地鐵也許要它才能通行。但是失去它又是多麼容易。光是和後來被確診的人曾同時間待在同一棟樓,你的碼就會變成黃色。一些住家大樓如果傳出病例,住戶就可能被禁止外出,和封城時的情況一模一樣。

參考資料:Bloomberg Businessweek


更多鏡週刊報導
【封城過後的武漢 3】疫情警報才解除 經濟危機已經來了
【封城過後的武漢 4】不能說的心理創痛:無法跟死去親人道別
【封城過後的武漢 1】新「正常」生活 隨時可能化為烏有

新冠肺炎全球燒
死亡人數暴增 巴西總統嗆「那又怎樣?」
美確診數破百萬 川普仍自誇
糗大了!記者在家連線 竟露出超短內褲
疫情擋不住愛情 紐約市推線上完婚
「無法挽救生命太沉重」消防員焦慮輕生

相關新聞影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