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傳真-從上緯經驗談台廠進入離岸風電建議

蔡朝陽上緯投控董事長

工商時報【蔡朝陽上緯投控董事長】

最近經過苗栗龍鳳漁港,遠眺海中可看到22座風機試運轉。這是台灣第一座大規模商用離岸風場海洋風電,已於10月安裝完成,並將於年底取得電業執照,預計每年可供12萬8千戶家庭使用。

這是政府離岸風電政策的重大里程碑,更充分證明台灣企業,海洋風電開發者上緯已具備規模離岸風場開發的能力。我們很榮幸且驕傲地將第一座風場交給台灣。海洋風電是台灣人主導開發,為貨真價實的MIT(Made in Taiwan)!

自2010年投入離岸風電產業,上緯就自詡為台灣市場的先驅者。我們是台灣第一家取得兩座風機的示範風場、22座風機的商用風場開發商。從選址、環評、基樁、塔架設計、基礎建設、發包、組裝、測試、運轉與維護(O&M),全程均由上緯主導,並與全球廠商合作,發展足以國際化的競爭優勢。身為產業的一份子,我們有責任也有義務,分享相關經驗,讓有心投入離岸風電的台灣廠商,走得更穩更好。

回首近十年在風電產業打拚過程,所遇到的挑戰與困難,或許外人很難想像。我所抱持的信念,是父親曾說的一句話:「勇於挑戰,智識要夠」!從投入第一天,我就深刻地體認,接軌全球領導廠商的智慧,再加上自己腳踏實地的努力,才能打造成功的離岸風電開發專案,人才發展、財務融資與技術國際化,三者缺一不可。

在人才發展上,受限台灣離岸風電開發經驗不足,上緯抱持著開放學習的態度,重金聘請國外顧問、出國考察風場和驗證機構。海洋風電第一階段開發時,上緯積極扮演技術本土化的橋樑,引薦擁有國際技術的專業顧問與國內產業供應鏈展開合作,並讓參與開發20多間台灣廠商,如中興顧問、光宇工程顧問等,從做中學逐步掌握國外專業與技術。從前端的風場選址、設計至施工,逐步摸索出適合台灣環境的離岸開發know-how,讓開發經驗根留台灣,也培養許多本土離岸風電人才。

在財務融資部分,眾所周知風電產業需要龐大的資金投入。針對海洋風電開發案,上緯2016年5月投入資金最高33億,其中注資11億、負債22億、背書保證16億,至2016年底發包總金額超過42億。截至2019年9月,上緯對海洋風電帳上投資餘額3.43億,對海能風電累計投資也達到9.21億。上述均為上緯投入離岸風電產業的實際資金。

當然,借鏡國外專案融資擔保也是發展離岸風電產業的重要關鍵。在展開海洋風電第二階段開發初期,為籌措更多的資金,上緯特別與股東合作,讓海洋風電成為第一家引進專案融資擔保的開發專案。現在許多國外金融機構,包括丹麥、英國、比利時、韓國等也投入專案融資擔保業務,著實為台灣離岸風電專案融資最有利推手。

至於技術國際化上,為了要打入國際風電產業供應鏈,上緯鎖定全球離岸風機領導者西門子、MHI Vestas。從2009年開始接觸,來回花費10年才成為全球供應商。在取得認證過程中,我們充分體認技術、能力、品質、法規都只是國際大廠的基本要求。後續壓力測試與降本增效的技術服務能力,了解國際大廠的遊戲規則,都是打入供應鏈的關鍵。最重要的是持續精進技術,還要有耐心長期抗戰,才能成為重要的全球夥伴。

離岸風電為台灣帶來乾淨能源,更為產業帶來發展新機會。從過來人角度出發,台灣廠商若想在國內打造MIT離岸風電產業鏈,甚至未來進軍海外,我認為必須掌握四項關鍵能力-扎實的技術力、對產業未來的洞察力、系統化管理力,以及國際化營運力。

台灣廠商現處在一個最好的時機:政府積極發展國產化,規範開發商必須使用一定比例的國產零件。因此,外國開發商均積極分享技術經驗,並調派人力進駐本土供應商廠房,不藏私的傾囊相授。透過此機會,台灣廠商實應吸收國外大廠經驗,找出自身優勢,不斷提升技術實力。更有甚者,若能進一步洞察產業未來發展的台灣廠商,應及早佈局技術研發,打造這一代,甚至下一代產品成為國際供應鏈的一環,方能搶佔全球市場先機。

我們也要提醒台灣廠商,離岸風電是一個高度嚴謹精準,並講究科學化與系統化管理的產業。單在技術有優異表現,若缺乏與國際接軌的系統化管理、無法了解外商的遊戲規則,也可能成為進入國際市場的障礙。因此,若有心進軍海外打國際盃,台灣廠商必須培養跨國製造與運籌調度的能力,如跨國設廠、物流管理、供應商管理、國際採購等,都需提早規劃預作準備。

在台灣第一座離岸風電風場完成之際,上緯很榮幸參與並見證這重大的歷史任務。面對未來風電產業發展,上緯仍將協助開發商夥伴深耕在地的發展與合作,並持續以葉片材料專業供應商的角色,深入風電產業的國際供應鏈,讓上緯這群最優秀的專業人才,發光發熱創造台灣奇蹟!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