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傳真-為什麼只能眼睜睜 看債務人脫產?

馮鈺書執業律師

工商時報【馮鈺書執業律師】

李先生有位認識多年的朋友從事食品批發,而因有資金調度需求會每月向李先生借款,並會開立發票日為兩個月後的支票作為還款,票面金額為借款金額加計約定利息,兩人就這樣配合了數年,但某日李先生一如既往地拿這位朋友開立的支票去銀行辦理存入,卻發現因存款不足慘遭退票,李先生趕忙連絡這位朋友,但電話撥了數次仍聯絡不上,隨即趕往這位朋友住處,卻發現朋友住家大門深鎖、信箱塞滿信件,詢問周遭鄰居說已一段時間沒看到這位住戶,李先生覺得大事不妙,手上還有好幾張未到期的支票,擔心這位朋友捲款逃跑,以及擔心這位朋友會不會脫產,故而尋求律師協助。

民事訴訟法中,為了保障債權人的私權,迅與債權人救濟的機會而有「保全程序」,保全程序又可分為「假扣押」、「假處分」、「定暫時狀態之假處分」,所謂假扣押是指債權人為保全金錢債權,或得易為金錢債權請求之保全程序,假扣押之目的,即在訴訟前或訴訟中請求法院協助避免債務人隱匿或處分財產。

但實務向法院聲請假扣押裁定上,卻有相當難度,這原因出於民國92年2月7日修正了民事訴訟法第526條的規定,在修法前規定:「請求及假扣押之原因,應釋明之。債權人雖未為前項釋明,如就債務人所應受之損害已供法院所定之擔保者,得命為假扣押。」,修法後改為:「請求及假扣押之原因,應釋明之。前項釋明如有不足,而債權人陳明願供擔保或法院認為適當者,法院得定相當之擔保,命供擔保後為假扣押。」,乍看之下未有太大差異,但實際上卻變成了債權人的惡夢,修法前債權人得供擔保代替釋明以取得假扣押裁定,修法後釋明變為假扣押裁定聲請之必要要件。

所謂「釋明」即指讓法院得到大致(大概如此)的心證,不必達到「證明」(應當如此)的程度,又所謂假扣押的「請求」即為「債權本身」、假扣押的「原因」即指「為何有假扣押的必要(有日後不能強制執行或甚難執行之虞)」。但問題即出現在所謂「釋明」要到何種程度才能讓法官同意假扣押之聲請,沒有任何客觀標準,全委由法官主觀認定,且修法後許多法官對於釋明的要求相當嚴格,縱使法官裁定准許也可能因債務人提起抗告而遭上級法院撤銷假扣押裁定,以首揭故事為例,即是筆者親自遭遇的當事人案件所改編,筆者提供了複數支票跳票理由單、債務人大門深鎖信箱塞滿郵筒、債務人對於債權人所傳LINE訊息已讀不回作為佐證,法官仍認為釋明不足進而駁回假扣押之聲請。

依現行制度,假扣押駁回裁定之救濟之方式僅有提出「抗告」一途,但提起抗告須具備理由,因債權人甚難提出新事證強化釋明之程度,且對於債務人財產狀況的查詢,也要拿到假扣押裁定後才得向國稅局申請調查債務人的財產清冊與所得個人資料,故抗告目的亦難以達成。

保全制度之本意,乃給予債權人迅速救濟私權之途,但現今假扣押之規範,業增添債權人保全債權之困難,而有益於債務人藏匿、處分財產,實有檢討之必要,筆者認為如債權人提供之擔保業足以保障債務人因假扣押所遭受之損失,即可放寬或降低釋明之程度,以達立法本旨。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