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呼籲中國打擊野生動物交易需要更多利器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世衛組織於3月30日公布了第一份調查新冠病毒起源的調查報告。報告中指出,新冠病毒SARS-CoV-2很有可能是通過中間動物宿主從蝙蝠傳染給人類的。野生動物養殖可能從中起了關鍵作用。

參與病毒起源調查的聯合專家組動物與環境學組中方組長童貽剛表示,調查中的發現也證實了去年北京方面決定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動物交易、革除濫食野生動物陋習是相當必要的。

但是報告也提醒人們應該留意那些依然合法經營的野生動物養殖場。這些養殖場為中藥行業和毛皮貿易行業提供貨源,但也為病毒傳播造成更大的風險。

國際野生動物保護協會(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的衛生執行主任克裡斯蒂安·沃爾澤(Christian Walzer)對路透社表示:“在養殖場內,存在大量擁有遺傳同質性的動物,這更容易讓病毒出現進化變異。”

世衛組織去年11月曾對外通報稱,去年6月以來, 丹麥已發現214例與養殖水貂相關的新冠病毒SARS-CoV-2變異株所致人類感染的病例,包括12例11月5日報告的獨特變異株所致病例。獨特變異株導致的病例中8例與水貂養殖業有關,4例來自當地社區。世衛組織指出, 水貂在接觸感染了SARS-CoV-2的人後被感染。水貂可以充當SARS-CoV-2的宿主,在它們之間傳播病毒,並造成病毒從水貂傳播到人類的風險。隨後人們可以在人群中傳播這種病毒。此外,還可能發生回傳(人傳水貂)。當任何動物病毒傳播給人類群體時,或者當動物種群可能有助於感染人類的病毒的增強和傳播時,這始終令人擔憂。當病毒在人類和動物群體之間傳播時,病毒的基因可能會發生改變。

去年11月4日,丹麥政府下令全面撲殺境內養殖的全部1500萬只水貂。

為了溯源中國對數萬份動物樣品進行了新冠病毒檢測,但是世衛組織的研究報告指出,應該進一步擴大調查的範圍。報告建議對水貂養殖場和果子狸人工養殖場也進行調查。路透社的報道稱,雖然這類動物極易感染病毒,但是中國依舊允許人工養殖。

不過去年10月《中國日報》曾報道稱,中國國家林草局表示,對於竹鼠、果子狸在內等45種野生動物,要在2020年年底前逐步停止養殖活動,指導養殖戶合法合規經營、有序有效轉產轉型。

美國國際人道對待動物協會中國政策專家李堅強(Peter Li)警告說:“在這些條件惡劣的養殖廠裡,數百萬只動物擠在一起,這為大流行病提供一個完美的培養皿。除非我們禁止為使用毛皮為目的的養殖業……否則人類公共安全仍處於隨機的風險之中。”

司法尺度

專家說,監管方面的漏洞、執法不嚴和跨國販運團伙使野生動植物貿易得以繼續。穿山甲是一種瀕臨滅絕的哺乳類動物,它被看作是傳播新冠病毒SARS-CoV-2的潛在宿主。

穿山甲的鱗片在傳統中醫看來具有很高的藥用價值,可以用來治療痛風等病症。不過,在最新出版的2020版《中國藥典》(一部)中,穿山甲、馬兜鈴、天仙藤、黃連羊肝丸等四個品種未被繼續收載。雖然這些年來中國官方開始打擊走私穿山甲的犯罪行為,但是動物保護人士認為處罰不均。

另外,外國走私犯也依舊猖獗。路透社指出,由中國投資者把控的緬甸經濟特區勐拉長期以來一直是向中國運送穿山甲鱗片的來源。

監控保育研究協會(Monitor Conservation Research Society)負責人克裡斯·謝潑德(Chris Shepherd)說:“在勐拉沒有真正的政府控制管理(野生動物走私)。那裡沒有任何形式的執法可言。”

他說:“在很多地方野生動物交易甚至根本不被看作是錯誤的事情。我們卻要由此忍受瘟疫大流行病。”

中國方面表示,新冠病毒最初可能產生於邊境之外的地方。但是批評人士指出,如果沒有來自中國國內的需求和中國的投資,也就不會在緬甸和老撾形成野生動物走私網絡。

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韋凱雯(Amanda Whitfort)說:“中國的投資和顧客推動了鄰國許多非法野生動植物交易市場的發展。”

洪沙/安靜 (路透社)

© 2021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