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文】台灣老人經驗實錄——經歷二二八事件,餘生的台灣人經驗談(上)

·10 分鐘 (閱讀時間)

編按:這是一篇未曾發表的文章(寫於2006.10.11),已故作者李成興藥師是台灣藥界前輩,對台灣藥業發展有重大貢獻令人景仰的故老,他生前寫下此文留給後代參考。本文由於陳永興醫師撰寫醫界人物李成興要在民報發表時,經其長子李世隆醫師提供一併發表,供讀者分享這位藥界前輩的良心諍言。

一、二二八事件中,逃出高雄市政府經過及感言:

高雄中學畢業留學日本,於1946年返台,還鄉不到一年的1947年,台灣發生未曾有而一生難忘的殘忍屠殺台灣人的二二八事件。

1947年3月6日接到鹽埕區公所通知,里長要到市政府開會,本人就代理任里長的家父前往市政府;到了市政府已有參議員、里鄰長及地方人士,很多人在市政府,但非在開會而三三五五在聊天,好像在等待什麼的。剛好遇到熟識的王石定參議員坐在椅子,兩人便共坐一隻椅子就聊起來,王先生說:「狀況不太好」、「等上壽山的人回來」,沒有多久,突然聽到外面有槍聲向市府方向而來,市府內的人都覺得不對,即起慌亂,當想逃出市政府而跑來跑去;我也不例外,跑了幾個出口處,富野路、大公路、大仁路、大勇路等方向都有中國兵,無法逃出,走投無路,就不顧自己不會游泳,臨危不得不從東側門逃出,爬過直徑約六、七十公分、疊積三層的水泥管,再越過有刺鐵線圍籬,跳進愛河拼生命,沒有想到,跳進愛河時踏著築河岸時留下的木柱,心想有救了,天無絕人之路,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以彎曲及如軍訓的匍匐姿勢順河岸木柱拼命逃至五福四路高雄橋下,從路旁的水溝爬起來,穿越五福四路,經沙仔地、大義街、大智路、公園路,一直跑到光榮街的家;因全身淋濕,換穿內外衣褲,家母為我收驚,但依然驚惶緊張;想起、如果沒有拼命逃出來,一定死定了;而一直無法鎮靜下來。後來才知道王石定先生及其他在市府的人士卻被槍斃在市府內外。

何故?既非死刑犯,非共產黨,也不是奴隸,而都是為地方熱忱服務的民意代表、里鄰長及地方人士善良的台灣人;為何非變成如此下場不可?真是無法理解中國國民黨,中國人軍隊隻如此惡毒無人性的行為;為何要屠殺無辜的台灣人?有何怨仇?

劫後餘生的我,多麼僥倖、幸運,能活到今天八十多歲,除了謝天謝地,也感謝祖先保佑之外,亦改變了我的人生觀和思想;又深感生命之寶貴,始有今天能陳述部分歷史真相的機會。

因此台灣人絕對勿忘記中國國民黨的殘忍、恐怖,欺壓迫害台灣人的二二八事件及後續的白色恐怖,而在白色恐怖時代的犧牲者,不僅是原住台灣精英和知識份子,也有許多不滿中國國民黨獨裁專制政策、愛好自由民主人權、愛台灣的外省同胞鬥士,都銘刻中國國民黨是想消滅台灣本土意識及愛好自由民主人權的台灣人民,而且將台灣想出賣給中國的政黨。

台灣人是純樸率直、善良、愛好和平而不會搞如中國人的奸詐政治藝術而能寬恕過去的民族,但勿讓如二二八事件及後續白色恐怖的歷史再重演。但有些沒有接受台灣本土意識的中國思想教育之影響,只知現實的富裕自由生活,忘記或不知過去其父母、祖父母曾經遭中國國民黨政府屠殺,迫害而過著痛苦、恐怖悲慘的日子的不分台灣人民,似不太關心台灣未來的命運,是嚴重錯誤而且危險的思維。

如果沒有台灣本土意識堅強的台灣及愛好自由民主鬥士,經長期流汗流血,犧牲生命奮鬥爭取,就沒有今天的言論自由、人權、法治的自由民主臺灣,讓大家能自由自在地過著幸福生活,所以要珍惜、認同台灣;並堅持台灣與中國是一邊一國,台灣不屬於中國的理念,而不要讓以反攻大陸、殲滅共匪、反共復國為藉口,欺騙、迫害台灣人長達五十年的來自中國的中國國民黨再執政,如昔日兩蔣時代大聲喚起反攻大陸、殲滅共匪、漢賊不兩立等口號,強迫毫無關係的台灣人要隨其起舞,強制壓迫台灣人民,甚至以共匪、通匪、知匪不報等莫須有的罪名屠殺或押入牢獄濫刑無數的台灣人的中國國民黨的無恥之徒,如今卻向共匪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好或勾結而定居中國大陸或留在台灣、喝衰台灣,一直想推翻台灣人民選出的台灣人政權,製造族群對立,擾亂社會之安寧、破壞台灣經濟等,都是由中國國民黨,統派媒體及政客所操弄者,台灣人民勿被其無法章煽動而有所迷失,須勇敢的站起堅強支持台灣本土政權,排斥外來政黨,保護台灣,台灣才能安定、繁榮,台灣人民才能安居樂業。但本土政權勿忽視台灣本土民意,勿讓台灣人民失望,才能永續執政。

對於台灣國家的認同,由於理念不同,意識形態不同,而只認同於1950年3月10日敗逃到台灣的蔣介石所說:「我們中華民國,到去年終就隨大陸淪陷而已經滅亡了!」的中華民國而不認同台灣國家的部分族群、媒體及政客與大多數的台灣人民有所分歧,是台灣安定生存的一大隱憂。即如於2000年外來政黨中國國民黨政權被台灣人民以選票推倒之後,一直只想奪回政權,不眠不休地發動統派媒體及民意代表,配合中國,想盡方法煽動不認同台灣及不理智群眾或勾結非法A台灣錢逃至中國的經濟通緝犯或失意自私政客,及對台灣人民選出的台灣人總統,製造社會混亂,想推翻台灣人統治台灣的詭計陰謀,都完全暴露在台灣人面前。又如代表中國共產黨紅色的紅衫軍集會遊行,引發人民對立,造成交通混亂,影響民生,學生上課、發生暴力、破壞社會安寧等,而中國國民黨主席、親民黨主席等統派民意代表及政客也都加入其活動,更顯示外來政黨中國國民黨及親民黨的連共計謀。台灣人民應仔細的聽看參加靜坐遊行的這些人的嘴臉,就知道他們是什麼樣的人。如此反對台灣人執政,擾亂社會安定的統派政黨、媒體、政客及隨從的偽台灣人,台灣人民還能容忍其滯留在台灣嗎?

如果中國國民黨,真正要愛戴蔣中正總裁,效忠中華民國和蔣總裁,應須貫徹蔣總裁的漢賊不兩立之訓示,堅定意志,反攻大陸、消滅共匪,而不應該和中國共產黨政府交往眉匪;否則中國國民黨就是不忠不義,沒有志氣、背叛主人的政黨,如此不忠不義,不知廉恥的中國國民黨及其黨員,就不應該留在台灣、呷台灣米、喝台灣水、領取巨額退休金及優惠存款利息,享受特權而由台灣全民買單,欺壓台灣人,呷台灣人夠夠而賴著不走,應依照蔣總統的意志,趕快反攻大陸,消滅共匪,救你們的中國同胞吧!

又如中國制定併吞台灣的所謂「反分裂國家法」,想併吞盜取不屬於中國的台灣領土,與當時中國國民黨佔領台灣的翻版,重演迫害台灣人民的恐怖時代,一定會再發生另一次的二二八事件,到時候無論是原住台灣人所謂外省同胞的所有台灣人民,也就是中國稱的「台胞」,都會受迫害是毫無疑問的;因此台灣人民要覺醒,捨棄私利,勿對立相殺,和諧團結保護台灣,為台灣之建設打拼,才是台灣人民之福。


高雄228事件於舊高雄市政府武力鎮壓事件模型場景,再現當時的歷史情境。圖/擷自高雄歷史博物館
二、分析發生二二八事件原因:

(1)當時佔領台灣的中國國民黨軍政人員,不但素質太差,態度惡劣橫霸,簡直是土匪;視台灣人為被征服者而不講理,欺負台灣人,說台灣人不可能有私有財產而霸佔台灣人房子不走,搶台灣人財物,買東西不給錢,拿了就走,像強盜,還痛罵台灣人;又買水龍頭回去插壁、自來水出不來,就回到五金行指責賣壞的給他而打罵五金行台灣人;如此不是土匪嗎?台灣人能忍受其惡行嗎?不生氣才怪!有些人可能不相信,但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2)中國國民黨佔領台灣,接收日產財物,連台灣人私有財產也強制接收,如要接收台灣人私有並持有所有權狀房地產,說所有權狀是偽造,又接收私有貴重物品、金庫等;而對接收日產清冊項目中的金鎚,金物類認為黃金製品而特別感興趣,看到「金」字的東西就搶先要接收。其實金鎚就是鐵鎚(榔頭),金物類就是五金類,其只要金錢的作為,引起台灣人的輕視和反感。

(3)中國國民黨佔領台灣,當時的政府機關大小官員,大多是貪官污吏,辦事步步要錢或故意刁難,台灣人看不慣其腐敗和橫霸而引起反感及反抗。

(4)中國國民黨佔領台灣之後,將台灣的米鹽糖,木材等運至中國大陸出售,掏空台灣民生物資,造成台灣缺乏糧食等民生物資,因而物價突飛猛漲,一日三市,天天漲;房租以米價計算,市場混亂,迫使台灣人生活陷入困境,過著痛苦無比無奈的生活,引起台灣人反感,無法忍受。

(5)於1947年(民國36年)2月27日傍晚,中國國民黨稽查員取締台北市香菸攤販,毆打攤販婦女,預謀迫使台灣人反抗的慣用詭計,引發二二八事件,屠殺台灣人,繼而實施戒嚴、白色恐怖,以叛亂、共匪、通匪,知匪不報等罪名;濫捕濫殺不少無辜台灣菁英及知識份子,並派情報人員或職業學生,以黑名單禁止海外學生、菁英及知識份子回國,不讓台灣人關心參與政治為目的加害台灣人,還說台灣人沒人才為理由,施行愚民政策,鞏固其獨裁政權,引起海內外台灣人民反感而反抗。

(6)另應特別注意的是,台灣人在不知不覺中,陷入中國國民黨的諜報;於日治時代的台灣,中國國民黨在台灣設「中華會館」(高雄市設在五福四路,現鹽埕國小北側),除搜集台灣軍政情報之外,也以中國人慣用笑臉技巧親近台灣人,收集台灣地方人士,地主及知識份子等個人資料,成為中國國民黨佔領台灣後的打壓、加害、捕殺消滅對象、施行愚民政策、統治台灣。而這些中華會館人員,卻被指派擔任台灣地方初期的縣市參加議員或官員。(待續)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