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文】在美國草根外交故事——我的 FAPA 故事

·7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ormosan Association for Public Affairs, FAPA)開創於 1982 年, 現今有 44 分會 2500 名會員。FAPA 對美國政府,社會,特別是美國國會多年來做草根外交工作,擁護台灣的自由有卓越的貢獻。

FAPA 今年計劃出書 紀念創會 40 周年,向會員徵稿,筆者想起一些往事,在此留下紀錄給關心台灣前途的人士作參考。

1995 年,鄭義勇牧師成立FAPA賓州分會後不久,我加入了 FAPA。 我在 1996〜1997 年擔任分會會長,並在 2006 年之前擔任董事會成員。我還從 1998 年到 2010 年擔任台獨聯盟美國本部(WUFI-USA)外交委員會主席。自 2004 年以來,我一直是國際評估和戰略中心的傑出研究員。我 曾在台北時報、太平洋時報等刊物發表專欄,並撰寫有關台灣問題的書籍。

因為我身兼數職,我的經歷經常涉及鮮為人知的 FAPA 與其他台灣人組織合作的工作。在此我只分享三個故事。

出版白皮書

當我還是董事會成員時,樊豐忠醫師是 FAPA的 主席。前主席陳英儒很熱心,一直說應該發表台灣白皮書。於是在1998年8月8日,我請在荷蘭大使館工作的韋傑理(Gerrit van der Wees)和陳文彥在蔡武雄家會面,計劃啟動白皮書之出版。 蔡武雄是台灣國際關係中心(CTIR)的負責人。
我們計劃的白皮書《台灣及其未來》于 1998年11月發表。 除 FAPA 外,它還得到 WUFI-USA、台灣公報(Taiwan Communique)、CTIR 和民進黨駐美國代表團的讚助,並得到美國、加拿大和歐洲的另外 14 個台灣人組織的認可,包括全美會、北美洲婦女會、教授會、醫師會、人權會、以及陳文成教授紀念基金會。

白皮書以十六頁緊湊的篇幅,從歷史、國際法、以及促進民主和地緣戰略等角度闡述了台灣人民該有的自決權。FAPA 崑不老(Coen Blaauw)於 1998 年 11 月 6 日在國家新聞俱樂部(National Press Club)安排了一次簡報會。FAPA會長陳文彥用 PowerPoint 演示文稿, 說明白皮書的內容。我主持了隨後的媒體問答環節。

1999年5月,我們發表第二份《台灣安全保障》白皮書。這兩份白皮書都廣泛分發給了美國國會議員。韋傑理(Gerrit)幫助編寫了大部分第二紛的文章。第一部白皮書隨後刊登在台北台獨聯盟總部出版的「共和國」和日本台獨聯盟本部 在東京出版的「台灣青年」雜誌上。


《台灣及其未來》書封,第二次印刷,1999 年 1 月。圖/翁進治提供

與喬·拜登辯論

大費城台灣同鄉會(TAAGP)成立於 1961 年秋,鼎盛時期有 400 多人參加新年晚會。後來南澤西和特拉華州的成員離開,創辦了自己的同鄉會。但該地區許多台灣人與費城台美人彼此熟悉。因此,當 FAPA 分會在每個地點成立後,我們時常舉行區域性聯合會議。

2001 年,FAPA 特拉華州(Delaware)分會的 Alice Yang(楊月姿)在紐瓦克(Newark)經營一家 Sleep Inn 汽車旅館。當她得知參議員喬·拜登(Joe Boden)將在當地商會早餐會上發言時,她邀請了來自新澤西(new Jersey)州的邱義昌和黃雪香夫婦以及我和我妻子翁進治出席。在問答環節中,我向拜登詢問了《台灣安全加強法案》(TSEA)在美國參議院的前景。TSEA 由眾議院通過,然而在參議院停滯不前。

拜登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他轉向坐在另一邊當地的美國人聽眾問道:「你們中的任何一個人願意冒著兒女的生命危險參加保衛台灣的戰爭嗎?」 這意味著台灣不值得美國的干預。我生氣了,喊道:「參議員,你沒有讓我說完我的問題」。之後他讓我發言。然後我列舉了《台灣關係法》(TRA)的主要條款:維護台灣人民的人權是美國的官方政策,美國將向台灣出售防禦性武器和服務,任何中國訴諸軍事脅迫將是一個令美國嚴重關切的問題,美國將在西太平洋部署足夠的軍事力量來阻止或擊敗中國的侵略。拜登隨後重複了相同的 TRA 條款,並說他贊助了 TRA 並投票支持它。所以實際上他做了一個180度的大轉彎,承認美國有道德義務幫助保衛台灣。

隨後,我們一行人上前與拜登握手。他滿面春風,非常友好, 與我們五個人合照。

給布希(George W Bush)總統的萬封信

2004年春,陳水扁總統競選連任。他堅持在總統選舉的同時進行公民投票。如果台灣舉行公投,北京威脅要使用武力。美國深陷伊拉克戰爭,對台北可能引發北京憤怒反應的任何行動皆保持警惕。布希總統勸阻陳水扁進行公投的特使被陳水扁立即駁回。所以布希在白宮會見中國總理溫家寶時稱陳水扁 是麻煩製造者。

布希政府官員質疑因何有必要以答案顯而易見的問題來舉行公投,並指責公投是一種旨在提高陳的連任機會的競選策略。一些國會議員附和了這些批評。

在此背景下,當時WUFI-USA 主席楊英育發起了 10,000 封致布希總統的陳情簽名信的活動。我寫了這封信的正文,並在其他台美人組織的幫助下,包括 FAPA、全美會,NATPA(教授會)、FAHR(人權會)、NATWA(北美洲台灣婦女會),我們收集了 9,000簽名的信件。 2008年3月3日,代表團在國務院會見負責東亞事務的副助理國務卿蘭德爾·施萊弗(Randall Schriver),並呈繳了收集的信件。

在每位代表發言後,我作為該集團的發言人向布希總統提出了兩個要求,首先,美國政府官員應避免對阿扁競選連任和 3 月 20 日之公投發表任何負面評論;其次,美國應採取預防措施,阻止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任何軍事威脅。我說布希政府不宜干涉台灣內政。美國在支持主張中國吞併台灣的國民黨候選人連戰乃是自取其辱。

令我驚訝的是,Schriver 欣然同意了。他一定是在會議前向白宮澄清了他的回應。他說:「從今天開始,任何美國政府官員都不會對陳總統或公投提出任何批評。」這大約是投票日的兩週前。諾言得以兌現。陳水扁再次當選。這場成功的萬信活動證明台美人社區在齊心協力時可以取得滿意的成就。


2004 年 3 月,盧主義(左4)與蘭德爾·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右4)在美國國務院。圖/翁進治提供
後記

台美人倡導台灣自由的其他例子比比皆是。2009年,在NATWA、FAPA、HAPA、NATPA、FAHR、TAA、台灣大學教授協會(TAUP)和台灣長老教會的幫助下,我和翁進治發起並協調了收集10,000封簽名信件給美國總統巴拉克奧巴馬 (Barack Obama)的活動。我們最終收集了來自美國、加拿大、日本和台灣的 18,000 封簽名信件(蔡丁貴教授在台灣收集了8000 多封),這些信件於 2010 年 3 月 23 日在弗吉尼亞州羅斯林的一次會議上提交給國務院和美國在台協會(AIT) 官員。


盧主義(右1)與Gerrit Van der Wees, Barbara Schrage 和 Ted Mann 在 AIT 辦公室,2010 年 3 月。圖/翁進治提供

對於那些擁護台灣的歷史、美台關係的歷史以及美國國土安全與台灣自由之間的關係感興趣的讀者,我推薦我的回憶祿。它有我的草根外交日記(1997-2012),長達224頁,內容豐富,見解深刻。 對於任何想成為台灣自由更有效倡導者 來說,這是一本無價之書。請查看 www.jayloomemoir.com
Free Formosa: A Memoir by Jay Loo(自由台灣: 盧主義回憶錄 (2019, Jay Loo,)384 頁)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