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文】媽祖不存在,所以媽祖存在

·4 分鐘 (閱讀時間)

英國資訊委員辦公室ICO在蔡英文論文門中異軍突起,成為台灣家喻戶曉、聲名遠播,遠超過關掉中天的NCC的官方機構。

ICO在對蔡英文的「特殊」的學術隱私是否必須公諸於世的一個裁定理由書中用了一句法律上的舉證責任諺語:「無法舉證,便證實不存在」(Absence of Evidence is Evidence of Absence. )

做為法律上舉證責任諺語,這句話是一個證據法的規則,指的是「負有舉證責任的人未能依法舉證,證明其主張不成立」。但是從邏輯學的觀點,Absence of Evidence 找不著存在的證據,並不能是某種事物不存在的證據(Evidence of Absence)。

神學家最常引用的例子是:找不著神確切存在的證據,並不能做為證明神不存在的證據。理由無他,因為人非全知、全能,人無法知道全世界所有的事物,所以一個能力有極限的人說他「在全世界找不到某某東西」,並不表示全世界真的沒有那玩意兒。換句話說,找不著是你沒本事;只有無所不知的神才有資格說:因為我找不著,所以不存在。

笛卡兒說:「我思故我在」。 上帝說:「我找不著,所以沒這玩意兒」。替顏清標家賺很多錢,放在大甲鎮瀾宮裡那尊偶像不能開口說話,雖然替她說話的人不在少數。咱們運用一下狂野的想像力(wild imagination)。假設她是無所不知可以親諭的神仙,她說:「我找遍全天下找不到證明我不存在的證據,所以我確實存在」,你會怎麼想? 同樣的,凱達格蘭大道上那位告訴你:「我找遍全世界找不到證明我論文不存在的證據,所以我的論文就是存在,只是(不知為何)大家都找不到」,你會「起肖」嗎!?

沒有論文就沒有學位!今天不是倫敦大學(今天)講的算。要證明蔡確實曾經繳交合格、足以通過博士論文口試的論文,就是拿出那本珍貴的博士論文,而不是一堆泛黃的「魔術秀道具」。假設倫敦也像羅馬曾經被「暴君焚城」,如今所有的圖書館都找不到蔡那本應該是很珍貴的博士論文,但是倫敦大學說我們在火災現場奇蹟式地找到疑是「蔡當年的口試委員名單以及口試成績報告」,但是我們就是「未願」給你們這些「願投仔」看。你會拿三字經當逗點嗎?!

講過很多次了,自由心證不是「隨便你覺得」就證。上帝都眼睜睜在看的審判必須遵守合乎良知良能的證據法則。一個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如果有能力提出證據力較強的證據,卻退而求其次提出次級品(一個證據力薄弱的證據),你會不學短劇裡那「老廣」破口大罵:「我信妳個鬼」嗎?

很多人都把它和祖先牌位放在一起的博士論文,不拿出來給大家「聞香」一下,卻躲在倫敦大學後面說:「人家都說他們有(封存不能見光)的口試委員名單和口試成績報告了,你們還在鬧什麼?」

鬧夠了吧?行行好,寫個便條或「可惱」Call Now 一下給倫敦大學,請他們公佈一下妳的口試委員名單和妳那引以為傲的一點五個博士學位的口試成績報告吧! 有這麼難嗎?

和政治工作者有著愛恨交加關係的選民聽膩了陳時中的「不然要怎樣!」他們要怎樣?妳最好不要知道!You really don‘t want to know!

*作者簡介:江建祥律師1978畢業於政治大學法律系,服完軍法預官役,返回政大取得法學碩士後,於1983移民美國,並在加州首府McGeorge 法學院取得Juris Doctor 學位。曾任南加州聖伯納帝諾郡副檢察官 (Deputy District Attorney),專精刑事訴訟,後轉任律師服務洛杉磯僑界逾三十年。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