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文】愛沙尼亞正名制憲步步邁向獨立

·4 分鐘 (閱讀時間)

最近發現台灣人中間對正名制憲有無仝看法,有一寡反對正名制憲的好朋友,認為講正名制憲會分散獨立建國的力量。為著要解釋這種反對理由,採用無適當的比如,顛倒混亂自己的思考和推論。本文抽我在2017寫的〈正名、制憲、公投、入聯—愛沙尼亞經驗〉,將怹實際勇敢的民族鬥爭予大家參考。基本上,正名制憲著是波羅地海三國,勝利邁向民族獨立的重要鬥爭過程。

史大林和希特勒在1939年簽《德蘇密約》(Molotov-Ribbentrop Pact)後,波羅地海三國被蘇聯發法佔領。三國隨時遭遇類似「二二八民族屠殺」的慘境,大量政治領袖與社會菁英被殺害或流放外地做苦工。蘇聯並解散愛沙尼亞最高議院,另外成立愛沙尼亞最高蘇維埃傀儡議院,在1940年8月,由傀儡議院決定「志願」併入蘇聯,改國名為「愛沙尼亞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Estonian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

600公里「自由人鏈」展現獨立決心

超過200萬等於是超過四分之一的波羅地海三國人民,於1989年8月23,《德蘇密約》簽署50周年彼日,手牽手貫穿三國首都形成600公里長的「自由人鏈」(chain of freedom)。怹用這次人類空前的集體行動,抗議蘇聯的併吞行為,並向全世界宣示爭取國家獨立的意志和決心。愛沙尼亞的領袖講:每一個民族無論是外弱小,攏有權利擁有自己的國家。

「自由人鏈」震撼國際四月日後,愛沙尼亞民間社團共同發起「愛沙尼亞公民登記」,在短短一月日內有86萬人簽署,幾乎所有愛沙尼亞大人攏出來宣示自己的愛沙尼亞國籍身分,否定被非法註記的蘇聯國籍。

參與簽署登記的愛沙尼亞公民,在1990年2月自己選出「議員」,組成蘇聯體制外的「愛沙尼亞執行議會」(Executive Organ of the Estonian Congress),因為怹確信愛沙尼亞的獨立無可能在蘇聯體制下完成。本土社團的行動強烈影響在3月的愛沙尼亞最高蘇維埃議員選舉,這是自1932以來第一擺的自由選舉。結果,民族主義者掌握了絕對多數。

1990年3月,愛沙尼亞最高蘇維埃做成決議,認定蘇聯1940年併吞愛沙尼亞非法,並且設定時程推動正名制憲,要恢復「愛沙尼亞共和國」。蘇聯當然認定這個決議違反《蘇維埃聯邦憲法》,便以封鎖波羅地海企圖進行經濟制裁,死硬派當然嘛嗆聲出兵鎮壓。

1990年5月,愛沙尼亞最高蘇維埃宣布終止蘇聯非法建構的「愛沙尼亞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降下蘇聯的國旗,恢復原愛沙尼亞國旗與憲法,明訂「愛沙尼亞是主權在民的獨立國家」,正名為「愛沙尼亞共和國」(Repbulic of Estonia),嘛拒絕以邦聯形式留在蘇聯。這寡決議和宣示,攏是在蘇聯武力鎮壓的威脅下,和無美國總統的支持下做出的。

1991年3月愛沙尼亞舉行公民投票,在國際公正人士的見證下,82.9%的投票率,78.4%贊成國家正名並接納制訂的新憲法和國旗。

1991年8月20,蘇聯共產黨死硬派在莫斯科發動政變,逮捕怹認為無能阻止國家分裂的總理戈巴契夫。彼暗,愛沙尼亞最高蘇維埃結合體制外的愛沙尼亞執行議會的領袖緊急開會,到暗時11點一致通過:正式向全世界宣布愛沙尼亞獨立。這個挑戰蘇聯體制革命性的「叛亂」決議,使每個議員攏著面對十冬的罪刑。總是,怹有民族主義做靠山攏無驚惶,決心勇敢面對24點鐘內就會開到首都塔林(Tallinn)的蘇聯戰車。

蘇聯軍隊侵入過程中,愛沙尼亞人赤手空拳擠做人牆,阻止戰車的前進。守電視發射塔台的兩個警察,嗆聲要啟動滅火系統,和企圖踏入塔台的蘇聯特種部隊作伙死亡,拖延通訊塔繼續運作的時間。結果,政變隔日,莫斯科民眾大規模聚集,支持俄羅斯領袖葉爾欽(Boris Yeltsin)的反政變立場,致到死硬派政變瓦解失敗。葉爾欽原本著公開支持愛沙尼亞獨立。

確實,只有勇敢的民族才有資格擁有真正屬自己的國家。1991年9月聯合國接納愛沙尼亞共和國成做正式會員國。


Eesti Vabariik-愛沙尼亞共和國邊界。圖/擷自網路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