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文】我們終於自我正名了「正名制憲」為「建國正名制憲」

文/王泰澤(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永久會員)
·7 分鐘 (閱讀時間)

前言

今年 7 月 27 日開始,《政經傳媒》每二週一次(台灣時間週一早上 9 時)直播的「正名制憲」國際線上座談會,顧及此會是一般討論會,終極目標確定是「建國」,而不是某一特定項目的「正名」座談會,我們的座談會,經過內外人士 e-mail 建議、討論、同意,會長宣佈,已經把「正名制憲」改成「建國正名制憲」。

此文兼談「忞因 meme」(註1)。我們已經用一個「新忞因」 — 「建國正名制憲」— 取代了一個「舊忞因」 —「正名制憲」。此後對於「正名」運動的建國訴求,當可名正言順。「忞因 meme」一辭,見此文末倒數第二節忞因 Meme。

「自我正名」的誤會是免不了的

對於這個免不了的誤會,在這第四次座談會上從反對的聲音,可聽出端倪。我不禁自問自答,至少可問二個問題,而二者都有明白的答案:

一、把「建國」落實爲座談會名稱的前提目標,會阻擾任何過去與將來的正名運動嗎?—包括建國成功入聯前,政府決定改「中華民國」為「台灣國」?篤定不會。政府要改儘管改。

二、以「正名」二字撫慰台灣民心,可達到人民心存畏懼的「建國」嗎?見於筆者的前三篇文章,已經討論過的是:正名的目的是在振奮「建國」的民心,而不在撫慰畏懼「建國」的民心。

會外聲音:人民 —>…… —> 建國 —> 制憲 —> 正名 —> 入聯

以下是會外朋友蔡丁貴教授前幾天自動寄給筆者的一則建國觀點。經他同意,我利用這個機會和我的這篇文章一起登出。很值得讀者參考。他很用心的問:

「沒有人民,如何革命?沒有革命,如何解殖?沒有解殖,如何獨立?沒有獨立,如何建國?沒有建國,如何制憲?沒有制憲,如何正名?沒有正名,如何入聯?」

他感嘆說:「不按順序,本末倒置,徒勞無功。台灣人繞了七十五年的冤枉路,還要繼續繞下去嗎?上主告誡要帶領以色列人離開埃及的摩西說:要勇敢,要堅強,不要害怕,不要驚慌,我必與你們同在。不要抄捷徑,要走遠路。難道台灣人讀不懂這段聖經的意思嗎?台灣人想要抄捷徑抄了七十五年,還在原地打圈子。」

蔡教授認為要「建國」必先「獨立」,要「獨立」必先「革命」,要「革命」必有「人民」的勇敢意志。這個思路,和我上面所問的第二個問題的答案相吻合 — 撫慰膽怯民心是建國的絕路。

總之,只有認定「中華民國」已是一個國家的人,建國已經成了壓在他們心頭的禁忌,他們才有理由否決「建國」。然而,「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名叫中華民國」並不是本座談會的共識。

本次座談會的節目安排,進步極速

這第四次座談會,節目安排已經由會員即興發言 3 分鐘(大半超過三倍時間),進升到會員事先準備的「專題」報告。這次有盧主義會員的專題(I)「台灣不是中華民國」和高玉林、謝昀倫會員合作的專題(II)「『亂象叢生』的『中華民國台灣』!」這三位會員的報告,有「投影片」和後者自製的精緻廣告。請讀者直接點閱此文末視頻,觀賞整個節目的詳細內容。

忞因 Meme

前言中提及「正名制憲」和「建國正名制憲」是二個「忞因」。

「忞因 meme」一辭,是英國牛津大學動物學家 Richard Dawkins 教授 44 年前在他的 The Selfish Gene《自私的基因》(1976)暢銷書中的新創辭。
他將人類文化傳承的過程,對比生物的演化,隨著環境改變進化、優勝劣敗、適者生存等等 https://zh.wikipedia.org/wiki/迷因

筆者 21 年前,於 1999 年把 meme 翻譯成「忞因」,因爲「忞」音「民」,「忞因 meme」容易聯想「基因 gene」。同時,「忞」字「文」心」上下相疊,有「文化心靈」的字面聯想。理論上,橫向文化傳承的「忞因 meme」類似縱向生物遺傳的「基因 gene」。「忞因學 memetics」字面亦類似「基因學 genetics」。

從「忞因 meme」1996 年的二本書書名:《心靈病毒:忞因新科學》(註2)和《思想傳染:信仰如何通過社會傳播》(註3),我們可容易了解 「忞因」對人類「文化心靈」的影響。選舉期間,「忞因」最容易傳播。台灣的「粉」字,附著於柯、英、韓載體,使「忞因」病毒迅速傳播,而能使選民因腦袋各裝有「柯粉」、「英粉」、「韓粉」而各就各位。「人出去,錢進來」,「亡國感」、「芒果乾」也同樣是吸取選票的「忞因」好例子,各有各的選舉病毒威力。在美國,川普為著預防媒體和司法部門揭露他的醜行,提早創用「alternative facts 另類事實」和「fake news 假消息」二忞因,先行大事醜化這些機構,使選民腦中染有這些「忞因」,於是認為媒體對川普的不利報導和司法單位對他罪狀的將來審判,都會是刻意陷害他的「alternative fact 另類事實」和「fake news 假消息」。忞因使然:支持他的選民,會說他忠實受害,而反對他的選民,會說他生性奸詐。

結語

民間慣用「正名」「制憲」有年,「正名」二字已經成了一個必與「建國」相關聯的「忞因」,今後必須改正,還原其與「建國」不一定相關聯的涵義。

我們座談會的會員黃聖峰(英國博士生)近日在私函中談及(經同意引用整段文字)「國民黨殖民洗腦的成效之佳,導致許多台派獨派前輩們,儘管有著強烈的愛台心,卻也難敵『中華民國』的糾纏,誤將為求存活而不得不『台灣化』的中華民國政權跟台灣劃上等號,由衷將中國流亡政權當成自己的國家。進而誤信『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名叫中華民國』的政治話術,在不知不覺中成為以『國家正常化』為由幫助中華民國流亡政權就地合法,攫奪台澎主權的抬轎者,被賣了還幫忙數鈔票,實在令人悲痛。」

台灣「難敵『中華民國』糾纏」的人民,確實早已被「中華民國忞因」傳染與洗腦。

註:
1.「忞因 meme」,今中國稱為模因,香港稱為迷因,又譯媒因、文化基因、米姆、謎米、彌、彌因、彌母等。二十一年至今,竟然沒有人引用「忞因」。
2.Virus of the Mind: the New Science of the Meme, Richard Brodie, Integral Press, 1996
3.Thought Contagion: How Belief Spreads through Society, Aaron Lynch, Basic Books, 1996
寫於 9/8/2020,Cincinnati, Ohio, USA
2020.9.7台灣正名制憲國際線上座談會相關影音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