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文】美國台美人筆會2019年訪台歸來感另一章

·5 分鐘 (閱讀時間)

談到諾貝爾文學獎,我記起2007年春,我隨北美洲台灣人醫師會到中美洲瓜地馬拉義診。義診的對象包括馬雅帝國的遺民馬雅人(Mayans)。自從西班牙統治中美洲500多年來, 瓜地馬拉總人口約1,770萬人。其中有39.8%是馬雅原住民。全國有20%是文盲。幾百年來馬雅人一直生活在西班牙統治下信奉天主教。儘管如此,貧困的瓜國仍能孕育出一位1967年度諾貝爾文學獎得主—Miguel Angel Asturias (暫譯阿氏凸里亞斯)。阿氏出生於瓜京,其法律系畢業論文主題就是「印第安人的社會問題」。24歲時遠赴英法專修政經十年,並擔任拉丁美洲權威報刊通訊員又短期回瓜國寫作講學。其間他也遍遊西歐中東希臘埃及。他曾任律師、瓜國駐英、法大使、駐阿根廷文化大使。他前前後後寫了許多小說詩歌,包括《瓜地馬拉的傳奇》、《總統先生》、《雲雀之廟》、《大暴風》、《混血兒》、《麥堆裡的人》等。另一部鉅著《一個新世紀的見證》(Testimony of an Epoch)以敘事詩的體裁 ,介紹了神祕的馬雅史。書中,他不時以鏗鏘的語句激勵馬雅族對當時統治階層的抗爭,並顯露出當時人民對社會道德的熱望。而在《瓜地馬拉的傳奇》書中,他更以生花妙筆傳神地描繪西班牙人入侵前的馬雅文化與精神,獲得了全球一致的推崇與讚賞。1923-1933年年間,他在巴黎完成了《總統先生》(El Senor Presidente)一書。在該書中他以憤慨激昂的文章公開指責瓜國統治者Manuel Estrada Cabrera是一個獨裁者。可是他知道在該總統任期中,他的書在瓜國一定是禁書,瓜國百姓還是不能看到。他耐心等到1946年Cabrera下台後,《總統先生》才正式出版。在《麥堆裡的人》一書中,他透露了印第安人無可逃避的悲劇。其後在1950到1960年間,他完成了三書合一的《馬雅三部曲》,吐露了印第安人因幫忙白人開墾香蕉農場而帶來的哀怨噩運。這些作品陸續引發了全世界對馬雅原住民人權的關注。而且無可否認地也引爆了瓜國1960到1996的內戰。

Miguel Angel Asturias (1899-1974) ,1967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台灣新文化運動之父

瓜地馬拉原民在當時被西班牙統治之情況,正與台灣歷經日本殖民統治又淪落到中國蔣介石威權戒嚴統治虐待台灣人民之情況甚為類似。瓜國出了一位阿氏凸里亞斯來描述該國百姓遭遇的暴政並且筆誅了暴君還引發了長達三十多年的內戰。台灣則出了鍾理和、蔣渭水、賴和、吳濁流、鍾肇政。其中賴和與蔣渭水就沒有阿氏凸里亞斯的幸運。

被尊為「台灣第一反」的蔣渭水被日警關過兩次還受水牢之刑。其作品被刪被改被焚,僅留收錄不全的《蔣渭水全集》。而蔣氏雖以社會運動為主、文學為副,却是台灣有史以來最敢正面對抗日人暴政的文化使者,他敢言人之不敢言、寫人之不敢寫的壯烈豪邁氣魄 ,比起瓜國阿氏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蔣氏之一生更可媲美匈牙利之革命詩人佩多菲(Sandor Petofi, Slovak名為 Alexander Petrovic)。尊蔣渭水為「台灣人權文學之父與新文化運動之父」絕對是全台灣人對他的至上敬意。

我之所以提佩多菲來與蔣渭水比較,主要是因為當年蔣渭水對日本殖民統治台灣時最想爭取的就是「自由」,特別是「言論自由」。這也是他創立「台灣文化協會」的最大動機。而佩多菲終生也是鼓勵匈牙利人民為自由而拋棄生命。而他本人也是為爭取國家的自由而親身加入革命戰爭,在26歲為自由而戰死於沙場。他的名詩被中國文學之父魯迅從德文版譯成中文後很快在中國全國傳得家喻戶曉。並且被中國文教部納入全日高中部必修之外國詩文。

在中國共產黨統治下,中學生不應該談戀愛,而且人民是沒有言論自由的。可是中國文教部反而將佩多菲的自由愛情詩明文納入高中必修的教材。不喜歡百姓有民主自由的中國竟然在鼓勵中學生效法佩多菲為自由而獻身革命。

反觀強調自由民主的台灣,執政黨的教育部有沒有將類似匈牙利佩多菲的外國詩文列入高中必修? 連中國都做了! 如果台灣還沒有,那真是對執政黨的一大諷刺!更是愧對蔣渭水一生的苦心呀!

為促使台灣執政者對這一重大議題的重視,讓我就借用魯迅翻譯的佩多菲自由詩再抄錄如下,並以此詩做為我對台灣文化界訪後感的結尾吧!

匈牙利革命詩人佩多菲的「愛情生命與自由」(中國魯迅原譯):

「生命誠可貴 ,愛情價更高 ; 若為自由故 ,兩者皆可拋 !」

多瑙河畔的革命英雄詩人佩多菲 Sandor Petofi (1823-1849)。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此時, 佩多菲正矗立在多瑙河畔急呼着:「向前流吧洶湧的多瑙河流,勇敢地把我的詩從德國的黑森林沿河傳播,送入黑海再衝向還未完全自由的烏克蘭與俄羅斯, 叫醒那邊的人民吧」!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