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文】超越平庸 民主最大,問題不在獨裁

文/朱孟庠(李登輝民主協會顧問)
·4 分鐘 (閱讀時間)

2020年12月,《亞洲周刊》公佈了最新一期的封面圖片,中華民國總統兼民主進步黨主席蔡英文身穿清朝龍袍,以「台灣民選獨裁幕後 綠營新威權主義現象」為封面專題,該篇文章又援引喜樂島聯盟副主席施正鋒的批評:「全面執政,換來的是民選皇帝……行政專斷、立法唯諾、司法應聲」。施正鋒是否真指出問題所在?個人認為,問題在平庸,憂讒畏譏以致左支右絀,少了魄力流失了大好時機。

既是民選,何來獨裁?

總部設在紐約關心中國民主運動的《北京之春》匿名編輯則稱蔡英文「既是民選,何來獨裁,其執政風格可能有剛愎自用之處,但她的行為依然受到立法院的制約。」民主的可貴:既是民選有其任期,選民如果不滿可以選票制裁,因此民調的起伏也一向是施政者所在意的。

蔡英文作為民選總統,其執政風格是否有剛愎自用處?是可以檢討。然而像香港《亞洲周刊》的封面抄襲了《經濟學人》的習近平穿着皇袍以示其獨裁的封面,試問《亞洲周刊》編輯把皇袍加在蔡英文身上,那麼怎不批評修改任期制的獨裁者習近平?馬英九執政時周刊專訪馬多次,亦未見評擊其獨裁?2019年將犯下各種暴行的香港黑警評選為為「年度風雲人物」;2018年時還曾以「韓國瑜主義勝利 一人扭轉兩岸關係」作為封面故事,盛讚韓國瑜主義就是孫中山三民主義的「進階版」,其親中立場不言而喻,顯然此刊物已經墮落成中共的幫兇,民進黨是根本不必回應。

獨裁?與敵人唱和?

國民黨Facebook粉絲專頁轉貼該封面,附和《亞洲週刊》對台灣民主民選獨裁的描述,並在文末稱「台灣離專制獨裁不遠了」。國民黨的引用是可笑的,比獨裁恐怕馬政府才是膽大妄為,一上台就指揮司法,追殺前總統及前朝閣員,國民黨本身就是一個獨裁體制的符碼,即使是21世紀,其僵化本質也已無藥可醫。藍營附和該文以中天新聞不獲續牌為例,認為該事件導致台灣言論和自由空間被縮小是與敵人唱和,國安之前哪有為敵宣傳的自由?

而彭文正的批判頗為弔詭:《呷新聞》指出,該封面的底圖是慈禧太后朝服畫像,並以美豬進口及中天撤照來佐證專斷行事,美豬進口及中天撤照難道不是綠營的理念?

總統有權無責,權力過大?

總統是否有剛愎專斷處?可以檢討。如近日陳時中部長面對記者們詢問是否調漲健保費,不是才回:「過年以後才決定」,為何年底突然宣告調整?而執政黨籍立委郭國文等都表示:「突兀,對民眾來說是一個沉重的新年禮物」,「至少黨籍立委應該先被告知」,調漲對中小企業主所增加的成本,在疫情此艱困的時刻,撐得住嗎?(民意希望先談節流再考慮漲價)

至於深綠獨派之批評,更是愛之深責之切,蔡政府亦當深思:

四年多來蔡政府在「司法改革」「轉型正義」「正名制憲 國家正常化」等是步履蹣跚,總統是否權力過大,一人意志凌駕立委們的理念?如去除殖民符碼、華航正名、東京奧運正名、中華奧會正名(為國家奧會)、公投對國家定位之設限等皆背離創黨價值。眼見全面執政雖逢百年難得的絕好時機,然機會似將流失?

平庸、勇於承擔、突破歷史框架

民選總統,何來專制?相反,平庸者總是憂讒畏譏,台灣人民更期待有魄力開創格局者。可惜從蔡總統的元旦文告聽來,在意的多屬民生小確幸之「平庸」 。總統一共講了多少次的「兩岸」?適中不願定位為「兩國」。所以問題根源是無法超越平庸,恐怕不在專制吧。

台灣不是正常國家,甚且也還是個危機社會,內有黨國舊勢力蠢蠢欲動,外有中共虎視眈眈,國人當然不能被統戰分化。而台灣會不會出現新威權主義?總統是否擁有大權而無責任?這屬於權力制衡之政治體制的思考,未來只有透過修憲去平衡。台灣最可貴的是民主價值,新年新契機,至盼擁有權力的蔡政府,當超越平庸、勇於承擔、突破歷史框架。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