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文】轉型正義關鍵在司改 : 司法迫害,歷史會說話

文/朱孟庠(李登輝民主會顧問)
·5 分鐘 (閱讀時間)

全民直選後,經選票洗禮的國民黨就是一個民主政黨?非也!近日國民黨在立院一再以阻撓預算想讓「促轉會」消失。終戰後台灣人從沒有對不起國民黨,是國民黨對不起台灣人,黨國權貴一貫吃銅吃鐵油水拿盡,雖說民選後人民當家作主,但這個未經審判,未上刑台,沒有除罪化的政黨,仍然掌有關鍵的力量,「促轉會」對國民黨而言多少還算是個緊箍咒,因此國民黨是必除之而後快,將其汙名化為「東廠」,一心想把緊箍咒拿下。

台灣解嚴已三十四年,距離1996年總統直選也已二十五年了,雖經直選然這個黨從未真正面對歷史,展現悔改,認同台灣。失去政權後更時不時以報復式手段反撲,而關鍵的「司法改革」沒有徹底做,黨國餘孽猶囂張跋扈,連黨產都無法要回,台灣人無法得到應有的公義,轉型正義根本不可能達成。

民進黨追殺馬英九 ?扁案?誰野蠻 ?

馬英九在2月中因被控賤賣國民黨黨產為「三中案」(中視、中廣、中影)出庭,前高雄市長韓國瑜曾於臉書Po文,以「被置之死地的台灣民主」為題,痛批民進黨以惡劣手段對馬英九進行政治追殺和報復,不但花天價訴訟費要給馬英九安上「數百個罪名」,還讓人民買單,怒罵民進黨「無恥到沒有底線」。

荒謬,韓國瑜是在聲援陳水扁?論司法正義,國民黨權貴竟說得出口?前美國在台協會副處長楊甦棣(Stephen M. Young)於〈我對陳水便政績的評價〉一文中提到:「2007年,就在陳水扁第二任期結束前不久,我以AIT處長的身份回到台北。在稍早與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馬英九會面時,他告訴我,陳水扁和他的妻子吳淑珍涉嫌貪瀆,當他卸任總統時,這對夫妻將被送進監獄。雖然我從未深入探究過這些指控的實質內容,但這位台灣首位非國民黨籍總統受到的待遇,似乎確實包含不少政治報復。」果然陳水扁卸任當天即遭境管,接下來連司法上起碼的程序正義都不顧。

戒嚴時期法院還是國民黨開的,解嚴?

論追殺、報復這些野蠻的手段,台灣近代史裡一段段血淚史,問趙少康、馬英九、韓國瑜等國民黨外省權貴良心在哪?那是多餘的;問國民黨裡的台灣人,大概也是裝聾作啞?徐水德名言:「法院是國民黨開的。」近者就從馬英九卸任先押人再取供、偵察頻洩漏案情、中途換法官……若比照陳水扁的有罪推論,馬英九百餘案不是早該先聲押?

遠者如殖民文學家楊逵,在日治時期每回被關都只是2、3天,國民黨撤退來台,他發表和平宣言,還稱台灣要成為三民主義的模範省,只是寫了一句「不要讓國共內戰襲捲台灣」,就被約談,當時,楊以為頂多也是關個2、3天,沒想到判決出來是關12年,從1949年關到1961年。

誰更野蠻?國民黨視法院為整肅工具

藍營最愛罵台灣人「媚日」,我就曾在公園裡被罵「背祖望宗的雜種」,藍丁該弄清楚,為什麼老一輩台灣人受日本殖民統治,卻更痛惡國民黨?日治時期,警察最常用來威脅抗議者的一句話就是「把你拘留29天」,日本是法治社會,警察的拘留權限就是29天,如果要延長,就必需交由法庭法官來裁決。日本人最頭痛的蔣渭水,法庭裁判最多一次是關80天。

陳澄波等台灣菁英分子日治時期都活得好好的,滿心歡喜慶光復,陳澄波還是第一個入國民黨籍的藝術家,卻命喪於228事件,蔣政權接續清鄉,白色恐怖時期又有多少枉死的台灣人?多少無辜入獄的菁英?誰更野蠻?

追殺復仇報復手段更變本加厲

政黨輪替後黨國舊勢力的仇恨式的報復手段更變本加厲:2008年陳水扁總統卸任即遭境管,就是對台灣人首次執政之斬首;任內交通部長郭瑤琪,在各項交通工程建設皆低於國民黨原預算下完工,更遭冤獄迫害。

除了司法之外,操弄民粹罷免也是其手段。2017年國民黨背後操縱,欲罷免優質立委黃國昌,開始拉開罷免大鬧劇之序幕,是對讓國民黨喪失政權的太陽花學運領袖之報復;罷免黃捷一樣是為韓國瑜復仇;接下來台中基進黨的陳柏惟則是對獨派民意的反擊。其他如欲罷吳思瑤、鄭運鵬、蔡適應、蔡其昌、蘇巧慧,就是全面對本土執政之反撲。追殺復仇從不心軟!

為什麼這個政黨如此囂張?因為沒有審判,沒有正義,轉型正義關鍵在司法。

成熟的民主國家,司法沉痾須連根拔除

今國內統派分子「咬布袋」之行徑是台灣內部的危機。馬、韓等黨國舊勢力全面反撲,狠勁十足。但談到司法,讓台灣人更嚥氣,上世紀囿於政治因素,台灣的司法甭説伸張正義,能不淪為誣陷良人的工具,已屬萬幸。

眼下的司法改革,要洗滌沈疴已久的弊端,沒有不惜連根拔除,重新洗牌的決心,是難竟其功的。盼國人認清:要論民主,自1949年以來,國民黨是始終不及格的,這個黨若不反省就應該徹底讓它邊緣化。


促轉會。圖/擷自公視新聞影片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