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的傲慢

愛的培養皿

文 / 沈雅琪  (未來Family專欄作家)

 

我記得決定出書的那時候,被一個前輩狠狠的教訓,他說我出書就是違法,收出版社的錢就是出版社的員工。

我要告訴這位前輩,很多老師都出了書,我們在自己的崗位上努力之外,都在為教育、為理想奮戰,做一本書得花好多心力,只為了夢想的完成、理念的延續,不是誰說的只為了得到名聲和那極少的版稅。

透過節目和書籍的協助,我們的理念得以被紀錄且延續,我們的經驗和方法可以讓老師、家長們參考。或許有些人覺得老師就是得在教室內,出書和演講是不務正業。

可是,不是說活到老學到老嗎?沒有其他老師的分享和提醒,自己關在教室裡沒有新的方法和對策,一直用同樣的一套方式在帶著孩子, 要怎麼知道是對還是錯呢?

我記得帶妹妹去評估拿手冊的那天,醫院一個很權威的復健科主任,用她畫得非常漂亮的美甲指著我說,就是有你們這種家長只為了拿補助來領手冊….用她貼得很美的假睫毛翻著白眼告訴我,你來幾次都沒用,我就是不會發手冊給你。

這就是專業的傲慢,貴為復健科主任,看盡各種類別和症狀的孩子,她會寫病歷表,但是她不知道身為特殊兒的母親經歷的一切,在雨中揹著孩子去復健的辛苦她無法體會,我面對孩子怎麼樣都學不會字的挫敗她無法想像,只會用她的專業指責我已經耗盡心力的努力。

我也記得幾年前一個校長問我,自閉症不會好嗎?你不能想想辦法讓他不要甩手、不要尖叫嗎?妳是吃了什麼做了什麼才會生下這樣的孩子?是做人不認真嗎?

遇過一個主任冷冷的對著傷心的母親說,等你把情緒處理好以後,再進來跟我說話….也遇過教學17年的老師,說他用豐富的教學經驗判斷擁有中度手冊的孩子,即使跑跳碰都正常,就是不能上他的體育課。

這就是專業的傲慢,在自己的領域裡面覺得自己是王、說的話是聖旨、想的就是王道,讀了很多書當了個老師、主任、校長,就覺得自己的地位不容挑戰,卻沒想過自己的身分地位也是孩子給的,不在學校還能稱得上是專家嗎?

一個教了17年書的老師該有多少經驗和方法,面對有手冊的孩子卻只會剝奪她的受教權?忽略了他們面對的是無助的父母、是學不會的孩子,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題又一題的考題。

這些人在考試中可以輕易得到100分,在她的高位上可以傲視同仁,在某方面卻是十足的無知。

前幾年有個心理師聽到我對孩子的付出,她冷冷地告訴我做的都是多餘的、沒有用的事,那是她媽的事不是我的事….我再努力也沒辦法改變她的命運和家庭的環境….也有個諮商師說,你在事件發生的當下,有沒有跟那個孩子商量?有沒有討論過後再做?

這也是專業的傲慢,沒有帶過班,沒有實際與任何孩子長期相處,不知道導師面對很多狀況都只有幾秒鐘的反應,不知道一個特殊孩子在教室的真實狀況,卻以專家姿態來指責努力撈起溺水孩子的老師。

站在高處批判老師為了孩子付出的努力,說的是實話卻不是人話,讀了很多心理的書,卻不懂師生間的情感和牽掛。

幾年前我總是覺得自己很厲害,特殊生在我班上總是可以聽從指令做起該做的事,我覺得自己很努力很有方法,父母就是得和我一樣用力,對著特殊生的父母下著一個又一個的指導棋,常常問他們有沒有做到我希望他們做的?

我也是專業的傲慢,當時沒有站在家長的角度,沒想過場合不同、身分不同、家庭背景不同,每個人能做的事情真的不一樣,親師之間應該是互相合作一起努力,而不是站在自己的位置去指責或批判對方的努力和為難。

我遇過很多專業的人,越是有能力的人就越謙卑,越是受人尊敬就越懂得體諒對方的辛苦,越是了不起就更有同理心。每個人在自己的領域裡都可以是專業。

我們真的不缺有知識沒常識的專家,也不缺只會批評卻沒有實際作為的鍵盤手,看過的專家、偉人無數,我只尊重值得尊重的人,至於在高位只會講官話的人,頂著專家的頭銜卻只會講屁話的人,我的無視已經是最大的修養。

我陪妹妹復健9年真的看盡了各種專業,我常常在想,在我自己的位置,我是不是也這麼傲慢?這麼理所當然。

 

延伸閱讀>> 沒有人應該忍受惡意對待

Photo:freestocks.org,CCLicensed.

 

___________
Yahoo奇摩新聞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