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使我想起從前

敏洪奎
·6 分鐘 (閱讀時間)

一首我已忘記其名老歌,有一句歌詞「使我想起從前」。日前一則新聞報導提到「勞軍捐」和「美齡樓」,也使我想起從前,想到昔年,我也曾經手繳納「樂捐」的勞軍捐,以及我在中學時代即感受到的宋美齡第一夫人威風。本文即就此作一討論。

該項新聞報導,標題「黨產會:美齡樓為不當黨產現存利益」,見於本(10)月8日《自由時報》,內容是行政院黨產會和婦聯會之間,有關美齡樓建物是否不當黨產,應予沒收之爭議。

根據上項報導,現屬「婦聯社福基金會」名下的美齡樓,乃係婦聯會向基金會捐贈6億購得土地,再捐4.5億興建而成,而依據婦聯會表示,捐款資金來源係勞軍捐款及孳息,而勞軍捐又係出於自由樂捐,並非不當取得黨產,所以該美齡樓不能如黨產會所指控,視為所謂不當黨產現存利益云云。

《自由時報》所報導,對事件來龍去脈有頗詳盡介紹,本文不擬多作引述,以免佔用篇幅,否則不僅事涉重複,更壓縮到本文對所提勞軍捐和美齡樓的論述空間,違反我撰寫此文原意。所以在此即先就勞軍捐談起。

談到這一勞軍捐,依據《自由時報》該篇報導,婦聯會辯稱美齡樓非屬不當黨產的核心論據,所謂「勞軍捐」來自民間自由樂捐,是全非事實,明目張膽的扯謊硬拗。令人難解的是,婦聯會為何要舉出這一絕對站不住腳論據,作為捍衛美齡樓的法理依據?

該婦聯會是否知道,當年實際參與所謂自由樂捐,明白勞軍捐是怎麼一回事的人尚未完全死光?

1960年代中晚期,我在一所中型紡織公司任職,主要工作是辦理原物料以及機器設備進口申請事宜。當年猶是外匯管制年代。我依循的作業程序,是先填具一式若干份「輸入許可證」,送呈經濟部國貿局核准後,再持向銀行辦理進口結匯手續,同時也須依「進口金額每一美元,繳納0.5元台幣」規定,備妥支票繳納勞軍捐而由銀行代收。凡此一切,我也是至今記憶猶新。

鉅額勞軍捐流向無人敢問

依據上述繳納規定,廠商若須進口100萬美金原物料等物,即須繳納50萬台幣勞軍捐。若依此推論,台灣大小廠商歷年所繳勞軍捐,金額應是以億兆計。然而這一勞軍捐也者,鉅額資金是流向何方,由誰人掌控支配,使用於何種用途,都不是大小廠商所知,所能決定或所能過問。

誠然,這一制度之出現,起始也似非政府硬行制定,而可能是出於進出口公會之類同業組織「主動」發起建立。然而縱是如此,同業公會之「主動」又是真主動或被主動,動力是來自何方,自也不難揣測。而該等公會所屬廠商,自然也只有乖乖配合。在當時政治氣氛下,自也沒有廠家敢提出質疑拒繳,自己和自己過不去。我服務的公司當然也只有「選擇順從」,申請輸入許可時乖乖奉上這筆買路錢。

以上所述,即是婦聯會所主張,所謂勞軍捐來自自由樂捐的真相。婦聯會也真不該忘記,當年已了解到這一真相的過來人,今天也尚未死光,硬要硬拗,只有更令人看不起。

而所謂「勞軍捐」也者,顧名思義,所有收入應是純粹用於軍人福利,嚴格說來更應是僅限於現役軍人福利,有何依據耗資興建美齡樓,以取悅逢迎宋美齡一人?

如前所述,美齡樓這一名稱,也「使我想起從前」,憶起早年中學時代,即已對宋美齡這位第一夫人不容涉及絲毫不敬的威風,建立起我的認識。本文即舉一例作為說明。

當年台北市國際戲院,曾準備上映一部描述美國第七任總統傑克遜夫婦之悲劇影片,英文原名即是「總統夫人」。而戲院在報章刊登預告,片名也即直譯為總統夫人。我當時雖僅是高中生,看到該中文片名仍頓覺此事不妙,影片命名總統夫人,恐已觸犯忌諱可能遭致禁演。

結果我的顧慮並未成為事實,但也不全然是杞人之憂。該部影片雖未遭到禁演,上映時片名已改為「傑克遜夫人傳」,具見當年總統夫人一名,是只能專用於特定一人。夫人之威風,確不遜於老蔣總統也。

作者回憶,當年台北市國際戲院,曾準備上映一部描述美國第七任總統傑克遜夫婦之悲劇影片,英文原名是「總統夫人」,雖未遭禁演,但上映時片名已改為「傑克遜夫人傳」,具見當年總統夫人一名,是只能專用於特定一人。圖/擷自維基百科,網路,民報合成
即使來到兩蔣已逝,時序來到李登輝時代,宋美齡餘威仍未多減。不僅她已不具第一夫人身份而仍然佔據士林官邸,藍綠政客無人敢說該請她遷出,甚至總統夫人這一稱號,也仍是她的專利,他人不得僭越。

國人應猶記得,當時李先生已是名正言順國家元首,但夫人曾文惠仍不可逕稱李總統夫人或總統夫人,而須稱以「李總統登輝先生夫人曾文惠女士」,聽去倒頗似帝王時代臣下對皇上所上稱號。何以有此怪現象?原因無他,純是老夫人猶健在,總統夫人這一尊稱只能由她獨享。由此也似可看出國人,或至少是藍營頭面人物奴性仍強。一切按規矩來,時代何時曾能出現?

宋美齡其人,無疑是蔣家最具負面形象之人。依據已解密《蔣經國日記》也可看出經國先生也深有此感,厭惡到乃至改以代號「紐約」稱呼她這位繼母,很令人想起雍正帝也曾以「阿其那」、「賽思黑」滿語惡名,稱謂和他對抗兩位御弟。

但不知泛藍遺老遺少,是否仍是視「紐約」為國族之光,永遠的第一夫人?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