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冷戰陰魂不散──All the way with USA

民報新聞

1989柏林圍牆坍塌,蘇聯崩潰,二戰後的東西冷戰結束。鄧小平說,舊的冷戰結束,新的冷戰開始了。當年我就同意他的看法。我還一直強調,新舊冷戰性質一樣,不是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而是西方自由民主與東方專制獨裁的文明衝突、價值之戰。

30年過去了,我當年看法正被歷史實踐驗證,越來越明確、嚴厲。只是東方專制的主角變成中國,副角變成俄羅斯,西方民主陣營的主將則依然是美國,副手則有由歐洲的英國、法國等,變成亞洲的日本、澳洲等國之勢。

美國要在澳洲裝置飛彈

The Economist(經濟人)週刊(2019.07.27-08.02)的封面標題是「The new Russia-China partnership」(新的俄羅斯─中國伙伴關係),詳細報導、分析了這個新冷戰國際戰略形勢的發展經過。頁內論文標題是「The junior partner—How Vladimir Putin's embrace of China weakens Russia」(小弟的伙伴──普丁擁抱中國弱化了俄羅斯)。文章重點:1是中俄再次戰略聯盟對付美國,2是中國變成主、俄羅斯變成副的角色轉變,3是該角色轉變並不順利,尤其在中亞地區的權勢爭奪,仍勾心鬥角,能否堅強聯盟、團結應戰美國,有待觀察。

反看民主美國陣營,日前(2019.08.02), 美國、日本和澳洲三國部長在曼谷發表三邊聲明(trilateral statement),「calling out China over its 'coercive' unilateral actions (militarisation) in the South China Sea and supporting co-operation to counter China's increasing influence in the Pacific island nations」(聲討中國在南中國海威嚇性的單邊行動,及支持合作抗衡中國在太平洋島國的影響擴張)。之後,美國國務卿Mike Pompeo和國防部長Mark Esper移師雪梨,

與澳洲外長Marise Payne 和國防部長Linda Reynolds舉行澳美部長會議(AUSMIN talks)。

延續曼谷美日澳三邊聯合抗中議程,澳美雪梨部長會議觸及兩大敏感議題,1是美國要求澳洲派兵去中東和美國一起維持波斯灣的航海安全;2是,除了2500美國陸戰隊駐軍澳洲達爾文外,美國有意在太平洋盟邦裝置中程戰略飛彈。1的敵人是伊朗,不是中國,問題不大。2的敵人表明了就是中國,敏感爭議性很大。而且,美國的中程戰略飛彈會帶核子彈頭,在反核民意很高的澳洲一定引起雞飛狗跳,全國譁然,抗議聲浪沖天。

是時候了

不過,目前難行,但澳洲人也心知肚明,面對當今美中東西冷戰的急速惡化,在不久的將來,澳洲領土上出現美國戰略飛彈的可能性,必然日益增加。

國務卿Pompeo在雪梨公開呼籲,美澳聯盟面對崛起中國,正進入新的時代。他說,「The time is right for both nations to step up joint effort to meet security challenges posed by Beijing's attempts to extend its influence in the Pacific」(是時候了,兩國應加強合作因應中國在太平洋影響力擴張的挑戰)。「The time is right because the challenge China presents to us in the region is upon us, whether that is the militarisation of the South China Sea or their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是時候了,因為中國對我們的挑戰已火燒眉毛,不管是中國南中國海的軍事化或一帶一路)。

他舉打敗蘇聯的美蘇冷戰為例,強調對付中國美澳兩國需要團結一致、堅決努力。澳洲大報The Australian(澳洲人)(2019.08.05)的頭版頭條新聞標題是「US call for help battling China」(美國呼籲協助打中國)。該報首席專欄作家Paul Kelly的評論文章的標題是「Unbreakable Pacific partnership 'more vital than ever'」 (堅固的太平洋伙伴關係更重要了)。

話都講得很白,很清楚。美中冷戰情勢清清楚楚。澳洲如何回應,正考驗澳洲政府和人民的智慧、勇氣。我認為,澳洲一定親美反中到底。冷戰年代澳洲政府常被訕笑的「All the way with USA」(全面跟隨美國),笑是笑,現實主義嚴肅地看,還是澳洲無法避免的必然選擇。

一樣的必然選擇

同理,「All the way with USA」對印太諸國、日本、南韓、台灣、印尼、印度、南太等民主國家,雖不是很有國家尊嚴的諷刺標籤,但就是它們無法避免、非選擇不可的當今國際政治戰略現實。

對台灣,要維持自由民主、主權獨立的台灣價值,不僅更是必然如是選擇,還更黑白分明,更明確、迫切。New York Times(紐約時報,2019.07.15)對明年台灣總統大選的定論是,親中的國民黨的韓國瑜與親美的民進黨的蔡英文之間的統獨決戰。至於兩邊都想討好、卻不討好、滿口矛盾的「台灣價值」和「兩岸一家親」的柯文哲,如參選,在目前日益嚴峻的東西冷戰氛圍下,能吸引多少台灣選民,我是質疑的。我認為他的騎牆派的白色選票,只會越來越少,當選機率越來越小。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