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台灣的普羅米修斯陳永興醫師

陳順勝
·4 分鐘 (閱讀時間)

這星期日(2020年8月16日)早上十一點台杏文教基金會董事會與會員大會在Jcafe西式餐廳包廂舉行。會後步行到高雄文學館,在下午兩點基金會創辦人陳永興兄新書發表。我們基金會全國北中南成員都趕到,會場塞爆;永興的同學、前後期學長、百達山地服務團成員、學生時代原住民醫療認識的頭目與朋友、花蓮立委時期的朋友、高雄衛生局老部屬、羅東聖母醫院的老部屬、時代力量南部成員政要、228受難者親屬……等等。

各路好漢淑女佔滿了高雄文學館二樓的空間,後來經由陳永興會後的介紹,這些人都是他生命歷程中所認識的,也就是就人際關係來說,他的人生每一階段都有他自己的人脈,對別人雖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卻熱心如火照顧有加,是很好的朋友,秉持的公平正義的原則,就如同他所說的,讓他自然的有一個精彩的人生。

南北兩場他一開場都強調「今日與會者每一位都很重要」!陳永興在致詞說明《我的人生交響曲:七十自述》導讀該書般全面介紹與會者與他在各時期結識、與為台灣奮鬥的努力,每位與會者在其人生七十交響曲如跳動音符串成為共同理想民主前進的旋律與樂章。

尤值一提的是書中附有QR CODE精彩影音連結,除了文字記錄,還能聽聽陳醫師本人親口述說,他從介紹其就讀小學的同窗同學、現任杜聰明紀念基金會董事長杜武青講起,從黨外至今一路追逐社會正義與打造國家路不變的堅持。這也是陳永興第一本影音口述史。

在新書發表會上,與這幾天腦海浮出對永興兄幾十年來的印象感受,我長他六歲,走在前面回頭望著他,他不正是台灣的普羅米修斯,而他所譜出的人生交響曲,不正是貝多芬英雄交響曲所描述的希臘神明「普羅米修斯」,貝多芬本來要送給法國第一共和國執政的拿破崙,他如同普羅米修斯,為百姓拼命。後來拿破崙野心稱帝,氣得家寫第二樂章的送魂曲,表示拿破崙這英雄已死,且加註他所喜愛的英雄交響曲是要「紀念一位英雄人物」。

在台灣陳永興不就是貝多芬要找的英雄!《我的人生交響曲:七十自述》不就是沒有送魂曲的貝多芬英雄交響曲。如果一定要有第二樂章的送魂曲,我覺得把陳明章紀念228所寫的「祭孤魂」最適當不夠了,這是永興兄一輩子努力為228平反的轉型正義工程之一。

《我的人生交響曲:七十自述》書中附有QR CODE精彩影音連結,除了文字記錄,還能聽聽陳醫師本人親口述說。圖/陳順勝
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 ; 古希臘語:Προμηθεύς,在希臘神話中,是泰坦神族的神明之一,名字的意思是「先見之明」。

「普羅米修斯與智慧女神雅典娜共同創造了人類,普羅米修斯負責用泥土雕塑出人的形狀,雅典娜則為泥人灌注靈魂,並教會了人類很多知識。當時宙斯禁止人類用火,他看到人類生活的困苦,幫人類從阿波羅偷取了火,因此觸怒宙斯。宙斯為了懲罰人類,將潘朵拉的盒子放到人間。再將普羅米修斯鎖在高加索山的懸崖上,每天派一隻鷹去吃他的肝,又讓他的肝每天重新長上,使他日日承受被惡鷹啄食肝臟的痛苦。然而普羅米修斯始終堅毅不屈。幾千年後,海克力斯為尋找金蘋果來到懸崖邊,把惡鷹射死,並讓半人半馬的肯陶洛斯族的凱隆來代替,解救了普羅米修斯。但他必須永遠戴一隻鐵環,環上鑲上一塊高加索山上的石子,以便宙斯可以自豪地宣稱他的仇敵仍被鎖在高加索山的懸崖上。 」這寫照不就是永興兄的堅持精神與遭遇。

至於英雄交響曲,E♭大調第3號交響曲,作品55,是貝多芬於1803年至1804年間創作的四樂章交響曲。該作品是交響曲歷史上的里程碑式作品,規模宏大、充沛有力、情感豐富、結合了詩意和力量,極具獨創性,在當時不受觀衆接受和歡迎;但卻是貝多芬最爲鍾愛的作品之一。現在它被看作是貝多芬的代表作之一,並時常被認爲是浪漫樂派的創始作品。原本貝多芬將該作品題獻給他所欽佩的拿破崙,但因後者稱帝,憤而改爲「紀念一位英雄人物」。《英雄》(義大利文:Eroica)之名亦由此得來。

如果貝多芬在世,知道台灣的陳永興,一定很快樂終於找到他英雄交響曲所要紀念的一位英雄!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