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台灣需要像川普這樣的總統

民報新聞

長期以來,我一直很喜歡預測英、美兩國的走向,一連串寫了像「美國脫英和英國脫歐」的正面反應。主要都是這兩國的特立獨行、充滿創意、創新的思想。果然在上一次美國總統大選似乎一面倒的民調認為Hillary Clinton(民主黨)會當選,沒想到共和黨的政治素人川普當選。這位商人總統剛上台之初,似乎問題重重,其實他的種種做法,就是「美國第一」(美國不再扮演世界警察!)。我寫給民報的專欄文章〈台灣最需要的是一位商人總統〉就是給小英的第二封公開信。全文如下:

我最近寫了一篇專欄叫做〈川普旋風竟也吹倒我〉。裡面詳述,我從三十年的國際工作經驗回到亞洲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NTU)教書並兼任一研究中心主任和擔任新加坡政府的精算師(Consulting Actuary)和顧問(Advisor)的感想。這些感想主要可分為以下三大重點:為什麼我對新加坡肅然起敬,為何我對英國無限景仰,還有就是為什麼我對川普的領導——從美國多年來承擔「世界警察」的角色大膽成功的改為「美國第一」的核心理念十分贊同。這些重點的運用完全為了我的故鄉——「台灣」的美好未來。

在我的〈川普旋風竟也吹倒我〉專欄文章,我已不厭其詳的說明為什麼我對新加坡如此尊敬,主要用新加坡如何耐心的培育她的國立大學成為亞洲頂尖的大學!事實上新加坡的其他產業也是一樣非常耐心地培育發展出來的。最有名的應該是新加坡航空:從一開始新航的CEO就全用外國專家,一直到政府認定本國人可以承擔CEO的重擔時才用新加坡人。一開始用本國人,就大刀闊斧的購置Airbus最貴的機型,大肆宣揚成為該機型最具創新的航空公司。我也用了不少實例解說我為什麼對英國如此景仰!令人不得不讚嘆歷史上大英帝國的「日不落國」實在其來有自!——絕不出自「意外的」或「偶然的」或「運氣好的」或「拜拜」拜出來的。

英國實在有它太多獨到之處!就舉我個人一生最尊敬而且最崇拜的人Chris Daykin吧!他每次全球票選最受尊敬的精算師時,他每次當選!他對全球精算學界的貢獻,罄竹難書。茲舉幾個例子:他雖然是當年劍橋大學數學系畢業第一名,但不讀研究所,只考精算師執照並加入英國政府的「Goverment Actuary Department」並把這部門移出政府,成為一家「精算顧問公司」對全球保險公司和其他種種客戶(包括英國政府)提供專業服務!我曾經在阿扁當台灣總統時在一家台灣報紙詳述這種超級創新的作法——把政府員工轉成國際一流的專業顧問(Consulting Advisor),不但薪水大大提高,更引領風騷向全球最受尊敬的顧問公司挑戰!

Daykin用他的聲望跟世界頂尖的精算師泰斗芬蘭的Pentikainen和Pesonen合寫一本《Practical Risk Theory for Acturaries》更奠定了他在精算科學的學術地位。他更利用他是英國Government Actuary的職位(再加上把該部門移出政府成立的顧問公司創辦人),全球風塵僕僕,每年飛行16萬英里(miles)以上,完全為了強力推廣全球精算科學教育!他旅行時,從來不帶助理,有幾次我親眼看他對所有來自各國的精算教育家分發許多不同貨幣的旅費!這是何等辛苦,真正腳踏實地的「大英帝國」的傳統工作模式!1997年我代表台灣去南非Durban參加世界長青杯田徑錦標賽(World Veteran Athletic Games)。我僅僅向Daykin發了一個e-mail,他竟然通知當時南非最大的保險公司Old Mutual的總裁Reg Munroe,結果南非精算學會竟然邀請我,不但在約翰尼斯堡(Johanesberg)演講一場,又飛到開普敦(Cape Town)再講一場(南非地廣人稀,每次開會,必須分在二大都市開)。

開普敦演講後,第二天早上Reg Munroe跟他太太開他的賓士轎車(Benz)從開普敦沿著海岸線開到好望角(Cape Good Hope),然後在懸崖峭壁挖掘建造出來的Three Oceans餐廳午餐。回來時就全部沿著山路回到開普敦!不僅如此,Reg Munroe還送了我兩本書:一本是《The African Way》,另一本是他們花了二百萬美金請顧問公司寫的《南非政權轉移成功之鑰》。這二本書我用了好幾次不但贏過國際論文比賽,更幫了我在東南亞幾個政府的顧問工作!不用說我還受邀參加Old Mutual的精算研究計劃!

川普「美國第一」出奇制勝 乾淨俐落

我在〈川普旋風竟也吹倒我〉的專欄文章裡,已經詳述我為什麼對川普的一項新政令,馬上決定把我的小女兒從原來的計劃要送她到英國的Bromsgrove School讀高中,立即轉到美國讀高中,緊接著就進入大學(可早一年拿到大學學歷)。這項新政令只有大商人出身的總統才會「一網打盡」所有全球無數的高官高幹、富商巨賈、黑道大哥、富可敵國的毒梟,因為這些人必須「坐鎮」美國才能在全球「私藏」各種貨幣!川普的「美國第一」不但出奇制勝,又乾淨俐落!我一直以來,非常欣賞川普!我的美國聯邦政府退休金在歐巴馬(哈佛)、小布希(耶魯)、克林頓(耶魯)時代,每年根據通貨膨脹調整的數字都很小,像0.25%……甚至於0%,川普一上來就是2%(若靠非商人總統要等8年多吧!)。

川普更勇敢的挑起貿易大戰——目標中國!美國的人才、天才、奇才、鬼才、怪才…多如牛毛,當然一打下來,中國的損失遠遠超過美國!川普絕不靠長春藤盟校(Ivy League),台灣未來的總統更不能靠英、美的垃圾博士們[註]!台灣有的是極端聰明的商人,一旦有國際一流的商人幹起台灣總統來,台灣會很快的披荊斬棘,把香港和新加坡像在2017年的世界大學運動會一樣遠遠拋在後面。

上面提到的新加坡,英國和川普的領導風格,都有值得台灣學習模仿的地方。很多年以來台灣一直都在藍綠和最近的藍綠紅的黨派之爭,不斷磨損內耗,也終於使得越來越多的台灣民眾對於意識形態的爭鬥感到厭倦。他們不甘再被藍綠紅的黨派之爭撕裂,他們真心要保住台灣的一些基本價值觀,像自由、民主、法治,但又擁有一個充滿競爭力的社會。為此,請參閱《亞洲週刊》(8/26/2018)邱立本封面筆記「台灣超越黨派的最新動力」。

今年11月下旬九合一期中大選,台灣選民如果能擺脫、超越黨派,台灣就可以像美國選民那樣終於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我永遠記得美國南達科他(South Dakota)州,因為窮困,選民真心要求核廢料運送到該州儲存以換取現金補償。台灣民眾一旦知道自己的利益所在,台灣未來總統選舉就一定有可能有一位聰明的商人,會像川普一樣打著「台灣第一」(而不是統、獨……)贏得台灣總統大選!在未來台灣商人總統治理下,馬上可以學習新加坡的公積金(Provident Fund),香港的強迫積金(Compulsory Fund),馬來西亞的Mandatory Fund,建立真正的國際級退休金制度。同時,台灣就要跟香港、新加坡、日本比賽國際競爭力排名。再看香港,不論男女都是世界最長壽的族群,台灣應該也可以迎頭趕上。我因為在新加坡和香港都工作過,深深了解她們的外傭市場因為是自由競爭的市場價格明顯比台北低:台北因為最貴,所以外傭最喜歡在台北工作,也因此非法外傭也充斥台北市場!我只提這些,因為這就是商人川普最重視的,投他票的核心選民最關心的項目。

作者註*垃圾博士們

除了英國的牛津和劍橋大學,美國約有一打真正世界級著名大學。這些名校每年大量出產博士學位,很多這些名校的博士都無法在英、美找到助理教授的基本工作,因為推薦信奇差無比!例子太多無法列舉。台灣、中國、東南亞都有:中國的「方舟子」先生就是以檢舉中國的「垃圾博士」最令人尊敬!台灣有太多非「理工醫農」的名校垃圾博士,他們一定要死死抱住用名校騙來的KMT、DPP……的「官員」寶座!這些「垃圾博士」真是可憐、可恥、可笑、可恨、可悲、可殺?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