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天能從我願否?

·6 分鐘 (閱讀時間)

川普總統敗選後力圖翻盤,不惜激情鼓動群眾進軍「勤王」,以致引發失控暴徒攻佔國會事件,有教唆煽動嫌疑。所以有論者主張副總統彭斯援引憲法第25條修正案迫使總統去職。

但國人未臆測到,媒體報導此項新聞,對所涉及法條之中譯並不貼切。

該項所謂修正案,正如第5條不得迫令人民自承犯罪,第8條之不得對人民施加殘酷反常刑罰等條文,均僅是對憲法之進加或補充,而非針對不當條款修正,所以該「修正案」之中譯很有語病,若改譯為「補中條款」則反似更正確。憲法原無不正又何須修正?

英文動詞AMEND及其名詞AMENDMENT,原意確是修改或改善。但翻譯不能全然拘泥於原始意義,而須視情況做合理調適。若是一味「忠於原著」應譯,有時反而失去原意。上述「憲法第25條修正案」即是一例。下文茲再試舉兩例,以顯示不用大腦硬譯之不可取。

英文「親愛的」一詞,原意確是親愛的沒錯。但一般信函所稱「親愛的先生」,則並不意味親愛,而純是一種稱謂格式。中譯若依原文直譯,不免予人似不甚自然之感。反之若譯為「某某先生台鑒」或「敬啟者」等國人慣用表達方式,或反而更切合原意也更自然。這是例一。

將英文DEAR譯為中文「親愛的」使用,是始於早年中國本土而後流傳到台灣。時下國人常聽到電視節目主持人,股票名嘴等眾將「親愛的觀眾朋友」掛在嘴上。但是否真有需要叫得如此親熱?誰和你是親愛的?

老蔣總統道貌岸然,遇上這文藝腔十足「親愛的」也未能免俗。他老先生的節慶文告,也都是皆以此開端,聽來恐真不甚悅耳。我當年猶是學生時代,聽到他以濃厚鄉音招呼「親愛的全國軍民同胞們」,總不禁有脊背發涼之感,至今也仍是記憶猶新。

我對蔣老先生是有一份尊敬,但也實在不習慣他這種稱謂。我不是宋美齡也不是陳潔如,實在沒有被他叫「親愛的」心理準備。

英文裡的「親愛的」在其原產地使用於公眾場合,僅只是公式化禮貌稱謂。但若譯為中文搬到公眾場合,及不免予人似不自然而肉麻之感。這是例二。

此外,英文裡也常出現同一字句而有一種以上意義情況。譯者若是不肯用心或是程度實在不夠,即有可能想當然爾,草率選定一項不適用解讀交差了事。

例如CAPTAIN一字,至少有球隊隊長、陸軍上尉、海軍上校、船長或艦長、軍事領袖,某一階位警官等意義。一位半瓶醋或小編即很可能在筆下(或鍵盤下?)將海軍上校貶降成上尉。

英文的PRINCE和BITCH都有多種意義。鐵血宰相俾斯麥應稱王子或公爵,傳聞小布希怒罵陳前總統SOB,正確中譯英是狗娘養的或婊子養的,國人縱有興致爭辯,終究也是茶杯風暴(是茶杯,不是茶壺,引用外國譬喻也該正確轉述不宜走樣),但身居政府要津,負有翻譯英文資料任務人員,卻必須具備紮實中英文根柢,以防其誤用到不恰當中譯用語,而拖累上司乃至執政團隊貽笑國人。

COMPROMISE這一字句在英文至少有「妥協」和「損害」兩種意義。在何種情況下依前者或後者譯為中文,有賴譯者憑其火候正確判斷。之前當局出訪過境美國,即曾因幕僚閃失而在這COMPROMISE一語出一小小洋相。

美國雷根總統名言自由不能被COMPROMISE,正確中譯當然是自由不能遭受損害。但隨行撰稿侍從反譯為自由不能被妥協怪句,而當局持稿演說時,也是不假思索照稿宣讀,幾令人懷疑其中英文程度也有問題。誤讀確是拖累到老闆。事雖不大,若能避免豈非更好?

這一誤譯事件,原該讓現政府團隊有所警惕,但誰料之後此病又再次發作。

將近一年以來,台灣一直籠罩在武漢肺炎陰影下。國人走到何處,都看得到政府所頒佈保持社交距離警語。料敵從寬嚴加防範原非不當,但國人稍肯用心,看到這「社交距離」四字,怕都不免搖頭。試問大賣場或捷運或廟會人群之間,有何社交關係可言?台灣長期使用這一防疫警語,未見有官方或民間人士發現其欠通而建議衛福部更改,似也反映國人因循苟且,事無大小全不認真積習,想來可歎可哀。

這一「社交距離」之緣起,應是來自美國SOCIAL DISTANCING,亦即人群或人際距離之一語。因其SOCIAL一字有「社會的」含義,即有某首長或某科員靈機一動,想出這一「社交距離」用語,而未考慮到眾多陌生人間並無社交關係可言,也未想到原警語若譯為「保持防疫距離」或「保持安全距離」,或應更能發揮警戒國人作用。

所以這一「社交距離」起源也應是誤譯,是雖非醜惡但也並不美麗之一誤會。

依理而言,身為醫師人士,至少具有大專學歷,國文程度應能體認到使用「保持社交距離」這一警語之不妥。陳部長若是事煩而未暇注意及此,也至盼部內僚屬同仁能向他做一提醒,早早將之改換掉,以免政府團隊繼續失面子。

我本人每次在電視或坊間看到這一「社交距離」,即真有似吞下一隻蒼蠅,感覺相當不好。很希望能早日說出「社交距離再見」,不知天能從我願否?

後記:誤譯誤用英文名詞(以及動詞形容詞),也是國之亂象,國人也應認真正視。本文用意也即在此。


作者指出防疫期間,一般公共場所,眾多陌生人間並無社交關係可言,也未想到原警語若譯為「保持防疫距離」或「保持安全距離」,或應更能發揮警戒國人作用。示意圖/Pixabay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