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把愛傳給所有與他接觸過的人

民報新聞

2019年6月13日上午八點五十分,當全球的眼光,都在看香港人的百萬人大遊行示威,為了抗議《送中》事件,為爭自由站出來之際,我們班上最重視《Human Right》和《Human Justice》的洪芳彥同學,卻默默地在美國奧立岡州波特蘭大學醫院,離開了人世,渡過了他充滿豪放與內心充滿了愛的七十七年人生,他愛他的夫人、子女、朋友、以及愛飲酒高歌和對故鄉台灣的愛,都是非常真摯而感人,我的作曲家摯友蕭泰然(1938-2015),用他的音樂,把台灣人的愛,廣傳到全球各地,咱們班上的洪芳彥,則以他七十七年的人生,把愛傳給所有與他接觸過的人,他用愛編織他多采多姿的一生,除了他所摯愛的故鄕台灣之外,他差不多有半世紀之久,定居在美國奧立岡州小郷鎭Grants Pass,他在此養育四位頗有成就的兒女,他數度成為他子女底學校董事會成員,也是聲譽卓著的病理醫師,而且因為子女個個成績優秀、名列前茅,台美人的洪家,極受當地美國人的敬重,他郷變故鄉,雖然他每年都會回到台灣探訪親友,但是Grants Pass已經成為他永遠的故鄉,連他的爸爸、媽媽的墓園都落腳在此。雖然他定居的美國小鄉鎮,人口才三萬六千人,但是洪芳彥的心靈宇宙,卻是無比的廣大,在班上同學中,他可能是對愛因斯坦《相對論》以及最近才逝世的天才科學家霍金的《宇宙論》,瞭解得最多的一位,而他的記憶力也是班上同學中,最博聞強記的一位,我自己都忘記當年我聯考考多少分,洪芳彥卻記得每位同學的聯考分數。


《催生清淡社,留下了青春美好時光》


在班上同學中,洪芳彥似乎特別與我有緣,在謝博生同學為我出版的《追夢的人生》中,我在回憶起台大醫學院時代,那一段美好的時光時,我曽回憶道:「記得在第七宿舍的二年時光裡,最愉快的回憶,是同班同學人緣最好的洪芳彥,以他為主的《清談社》,他一有空就會約七、八位同學談天說地、論辯古今,天文地理無所不談,就像古代文人雅士的《清談》一樣,或是類似愛因斯坦與好友組成的《奧林匹克俱樂部》。大家互相腦力激盪,雖然沒有愛因斯坦式的重大發現,卻是大學七年留下了永恆愉快回憶。洪芳彥目前仍然主持我們班上的網站,依然天文、地理、經濟、政治無所不談,只剩下我們班的狀元高鷹是他的對手。同時洪芳彥也是我們班上的一個記憶百寶箱,大學七年的事情,已經是半世紀前的往事,我差不多都忘記了(幸好我有保存五本大學時代的日記),洪芳彥卻記得一清二楚,因此到現在我仍然經常請教他大學時代的往事。」


2019年5月7日我從台灣回到南加州,大概二、三天後,就跟洪芳彥打電話,我們大約聊了將近半小時,他像以前一樣的健談,天文地理和台灣與美國的政治近況,無所不談,大約2015年夏天洪芳彥夫婦、廖運範夫婦、高鷹、陳芳月、王中庸與我們共五家人,在舊金山灣區有一個非常愉快、令人難忘的《迷你同學會》,那時王中庸把高鷹大學時代發表在新生報副刊的大作,特別裝在豪華鏡框送給高鷹,那真正令人終身難忘的《永恆友情》的象徵,因此我建議等廖運範同學來美國探望他兒子時,大家也許到奧立岡再來一次《迷你同學會》,順便參加Grants Pass 附近聞名的Ashland莎士比亞戲劇節。同時我也順便邀請洪芳彥來南加州好萊塢碗,一起去欣賞七月二十三日晚上,指揮大師杜達美將演出馬勒第二交響曲《復活》的精彩音樂會。


《突然告別人世,令同學們震驚與不捨》


想不到大約6月初與林欣郎同學打電話時,才知道洪芳彥出了大問題,可能因為35年來,他患有糖尿病,免疫系統大量降低,而引發大腿骨自然骨折,在Grants Pass開刀後引發敗血病,最後轉送到他的二女兒行醫的波特蘭大學醫院加護病房,用三種抗生素治療他的敗血症,也回天乏術,在6月12日去逝前一天,芳彥兄的終身伴侶春美嫂,讓林欣郎、尤建三、與我等班上摯友,向他做最後的告別,但是這時我們這些老同學再也聽不到洪芳彥爽朗的笑聲,他已經進入迷留狀態,終於在6月13日早上8點50分,天人永別,他已經到另一個永恒世界去了。


《大學七年洪芳彥興趣廣泛,生活多采多姿》


在台大醫學院七年中,我不算是他的親密摯友,由於他會拉小提琴,他和謝博生是唯二參加台大醫學院的管弦樂團擔任小提琴手,因此偶而會參加他們的音樂會,聊聊西方音樂家的故事。大學時代的洪芳彥興趣廣泛,彷彿對什麼都有興趣,音樂不過是其中之一,記得住在台大醫學院宿舍,芳彥跟台中一中幫的尤建三、陳敏夫、張飛雄等,常常,到附近衡陽路吃宵夜,我偶爾會參加他們的愉快行列。

大學七年中,大部分同學都把心思放在醫學院繁重的功課上,而洪芳彥讀書的方法與別人不同,他用邏輯、推理的方式在讀書,不像其他同學用背誦方式在讀書,因此他可以記得很久,別人大概考完試就忘記了;而洪芳彥的感情似乎特別豐富,從大四開始,功課比較輕鬆,他經常在追求他心目中的女神,而且也經常在失戀,正如最瞭解他戀愛史的尤建三同學説:他每一次祗會愛一個對象,失戀之後才會再找另一個新的對象,我大學七年祇有單相思的柏拉圖式的戀愛經驗,因此也無法幫忙他,袛是偶而知道他又失戀了,我會邀請他來我的宿舍聽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鼓勵他不必氣餒,因為貝多芬也經常在失戀,並把作品獻給女朋友,之後再重新奮起。總之大學七年,我們之間不算是知交,但是卻是很談得來的朋友,相處時大家都渡過一段快樂的人生。但是畢業之後,到了美國,反而變成經常有連絡的朋友,以及我奉獻宣揚臺灣文化運動最親密的文化戰友。


《洪芳彥接受完整醫學訓練,結婚開業都是從一而終》


1968年夏天我來美國紐約接受精神科與小兒科的訓練,洪芳彥則到芝加哥附近伊利諾大學醫學院病理科的訓練,那時同班同學王中庸也在芝加哥附近接受麻醉科醫師的訓練,有一次有人要介紹在紐約的一位女孩子給老王,因此他特地來紐約相親,為了盡地主之誼,我做了一次電燈泡,並招待他看百老匯名劇《加爾各答》讓他大開眼界,永生難忘,後來雖然沒有成功,他也説不虛此行。王中庸説:芝加哥有不少同學,特別是洪芳彥,很希望我去拜訪他們,剛好我的表哥張正明也在芝加哥,我就在1970年初,專程坐飛機,去找洪芳彥、王中庸、張勝雄等同班同學和我的表哥張正明,這次芝城之旅,都是看到芝城美好的一面:美術館、水族館、芝加哥大學、西北大學等,最高興的是,洪芳彥已經跟他美好的一半春美嫂結婚了,這是洪芳彥幸福人生的開始。


我剛到美國起先十年,都待在大紐約區,前五年都在忙著小兒科醫師的訓練,二天在醫院值班,二天在卡內基音樂廳和林肯中心聽音樂會,因此聽了將近300場音樂會,幾乎聽儘廿世紀音樂大師的音樂會(例如卡薩爾斯、霍洛維茲、魯賓斯坦、伯恩斯坦、卡拉揚、索爾第、小澤征爾等)這點是我人生中唯一比洪芳彥幸運的地方,同時紐約有十多位同學在受訓,彼此常有同學會,而我也沈迷在音樂與文學的天地,並與東海大學時代的老友楊牧共同主編《新潮叢書》(1970-1975),雖然台灣的政治意識與文化意識已經覺醒,但是還未有任何行動,這時洪芳彥已經在1972年,就搬到奧立崗州的Grants Pass開業做醫院的病理科醫生,那時我們之間祗是透過電話彼此偶而連絡而己。1976年我訓練完畢到紐約長島做開業小兒科醫師時,透過學長顏裕廷醫師的介紹,邂逅了洪芳彥的父母和他的二哥和二嫂,他們知道我是洪芳彥的同學,對我們家特別熱情,經常送給我們他們家種的菜,洪芳彥哥哥和嫂嫂都是當地名醫,而且是舞林高手,經常參加舞蹈比賽。


《搬到南加州,才開始與洪芳彥過從甚密》


1978年因為加州開放給外國人醫師執照,我們不少來自台灣的醫師例如林俊朗、陳繼鉢和我,都集體到南加州找新的機會,因為我太太的二哥在聖地牙哥附近的拉荷雅(La Jolla),我先在拉荷雅小鎭住了一年,1979年才在南加州柑縣找到長期的Cigna HMO的工作,並且搬到爾灣這個漂亮的社區定居十年(1979-89)。因為洪芳彥住的奧立崗州是加州的隔壁州,他有不少親朋好友及同學都在南加州,這時我跟洪芳彥才開始時常有來往。


1989年搬到柑縣爾灣社區,我的小兒科醫師的工作開始安定下來,但是台灣的政治局勢卻開始烏雲密佈,風雨欲來之勢,果然1989年12月10日發生了震驚海內外的《美麗島事件》,國民黨軍警先鎮後暴,並藉口把台灣一代菁英份子,通通抓起來,甚至連台灣人副總統謝東閔都出來説:「主謀八人,都應該判二條一」(等於死刑),這跟日治時代1923年發生的《治警事件》,大量抓了當年台灣智識份子一樣,所不同的是異族的日本當局,祗把主謀蔣渭水和蔡培火判刑四個月,其他人都輕輕放下,刑期很短,反而號稱是漢族人的國民黨政權,卻要把這些台灣人的菁英份子,置於死地,同時這八個人中,林義雄是我初中同學,呂透蓮是我太太一女中同學,因此為了救他們,引起國際媒體的重視,我跟南加州人權會會長的郭淸江合作,決定在美國最有影響力的《華盛頓郵報》登廣告,把國民黨迫害台灣人權的事實,告訴國際社會。」那時我負責籌款,郭清江負責起草廣告稿。我們預算是一萬元,當時第一個樂捐一千元美金的就是洪芳彥同學,之後受到他的影響,有尤建三、游榮三、吳敬次、陳彰和我等同學也加入捐款的行列,最後短短十天內,籌到一萬美金,用郭清江的英文稿,在《華盛頓郵報》登了四分之一頁的廣告,廣告內並附上《高雄八義照片》頗引起華府美國政壇的重視;接著芝加哥大學德高望重的廖述宗教授,帶領全美250位教授,一起在第二天也在《華頓頓郵報》,描述國民黨政府迫害黨外人士的事實,以廣告方式刊登出來。國民黨政權也立刻召集他的御用學者,在《紐約時報》登廣告,掩飾他們的暴行。不久海外作家陳若曦(她在1994年寫出《尹縣長》而成名),在1980年1月8日親自帶著27位知名的海外台灣學者的簽名信,面呈蔣經國,並親自向蔣經國説明,高雄事件是《未暴先鎭,鎮而後暴》,海外學人對此事非常憂心,並為這些台灣民主運動人士求情。」以上這些事情對國民黨政權,後來的公開審判,影響頗大,後來高雄八義,沒有被判死刑,但是除了施明德無期徒刑、黃信介14年外,其餘六位都被判12年徒刑。


《洪芳彥成為我在南加州推動台灣文化運動的熱心支持者》


1982年和1983年蕭泰然和許丕龍在南加州《水晶大教堂》舉辦,二場三千人音樂會,有系統的介紹近代台灣作曲家(例如江文也、陳泗治、郭芝苑、馬水龍、徐頌仁、以及蕭泰然的作品),使我一夜之間,覺醒起來,才知道原來臺灣有這麼豐富的音樂傳統;不久和藝術家謝里法,到台灣第一位藥學博士許鴻源家,參觀他收藏的600幅台灣畫家的精品,才瞭解台灣多采多姿的美術傳統;1982年10月30日台灣近代文學大師楊逵降臨洛杉磯,海外十四位台灣作家在楊逵號召下,組成了《台灣文學研究會》,準備承先啟後開始台灣文學研究的新時代,這三件大事使我決心和蕭泰然合作,在南加州推動《台灣文藝復興》的新時代,建立台灣文化的主體性,催生國際化、人文化與本土化的新台灣文化。這時洪芳彥是班上同學中,最支持我的文化理想者,例如1983年10月31日我在南加州創辦《台灣出版社》時,洪芳彥立刻加入股東的行到,後來吳敬次和廖運範也參加,14年之間,我和陳芳明、張富美共主編了42部國府的禁書,其中包括彭明敏的《自由的滋味》、吳濁流的《無花果》、柯喬治的《被出賣的台灣》、東方白的《浪淘沙》、陳芳明的《謝雪紅傳》等,這些書,洪芳彥幾乎本本都有看,而且看完後,他也會主動打電話討論他的讀後心得。而且也會介紹他的親朋好友閲讀我們出版的《台灣文庫》的好書。


1986年我和蕭泰然、吳西面、吳澧培等人合作成立南加州《台灣人聯合基金會》(Taiwanese United Fund),那時我和蕭泰然合作,他負責音樂節目,我負責文化講座,我們倆人連續合作十年,舉行一年一度南加州最盛大的文化活動:「台灣文化之夜」,洪芳彥夫婦常會開十幾個小時的車子,專程從奧立崗到南加州,參加這一年一度的盛會,順便拜訪南加州的同學,再心滿意足地回去Grants Pass小鎭,記得我做T.U.F.會長的最後一年,那一年的《台灣文化之夜》(1990年),我特別選在豪華的《世紀大飯店》舉行 ,音樂部份邀請到蜚聲國際的林昭亮演出名曲多首,范雅志演出蕭泰然大提琴協奏曲,文化講座有林俊義、胡因夢、鍾鐵民的精彩演講,這是我替《台灣文化》做生日,最高潮的一次,洪芳彥這次也特別來參加,聽完林昭亮的演奏和蕭泰然的作品後,他也跟我一樣地成為《林昭亮迷》和《蕭泰然迷》,當他知道我正在催生蕭泰然的《鋼琴協奏曲》時,他也大方地捐款給T.U.F.,幫忙我的美夢成真。1996年溫哥華的東寧書院和台加文化協會,在林宗義教授和陳慧中等人,催生了溫哥華交響樂團全場演出臺灣作曲家作品時(包括台裔第二代湯崇生世界首演蕭泰然鋼琴協奏曲),洪芳彥夫婦也特別開車到溫哥華去欣賞,事後他告訴我,當他聽到安可曲:《望春風弦樂曲》(蕭泰然改編)時,他情不自禁地掉下眼淚。


《經常開車遠道而來南加州,參加台灣文化盛會》


1992年11月13日是台灣文化在北美洲出頭天的日子,因為林昭亮將世界首演蕭泰然《小提琴協奏曲》,由日裔大山平一郎擔任指揮,美國著名的聖地牙哥交響樂團合作演出,這場音樂會蓋冠雲集,轟動南加州樂壇,演奏會結束,蕭泰然、林昭亮、大山平一郎一起出來謝幕時,聽眾起立鼓掌大約15分鐘,這時林昭亮才突然頓悟:「這是台灣有史以來,第一次有台灣作曲家的作品,在美國演出,而且我跟蕭老師都來自台灣,能夠把他的作品介紹給美國樂壇,我覺得非常的驕傲。」蕭泰然也覺得:「我事先覺得我的作品,安排在兩位西方音樂大師布拉姆斯和德伏札克之間,可能會被壓扁,看到聽眾熱烈的反應,我才如釋重負。」這場音樂會洪芳彥也特別由奧立崗開車出席這場歷史性的音樂會,第二天80多位來自美、加各地的鄉親與林昭亮有一場溫馨的早餐會,大家輪流發表他們的感言,洪芳彥也説:「我也有不虛此行之感,蕭泰然的音樂之美,充滿了懷鄉的滋味,而林昭亮動人的琴音,更是感人。」班上同學中,因為他常常參加我催生的台灣文化活動,因此似乎也最瞭解我在美國宣揚台灣文化的苦心。也因此我也視他為精神上的知己之交。


我出國之前,就與同班同學廖運範成為文青之交,我翻譯西方哲學大師《羅素回憶集》,廖運範翻譯出精神分析鼻祖《佛洛伊德自傳,並在1967年共同催生了日後影響台灣文化界深遠的《新潮文庫》,我在1968年出國之後,廖運範號召不少醫學院的理想主義者賴其萬、林克明、胡海國、葉頌壽、等人替《新潮文庫》譯出心理大師佛洛依德、榮格、阿德勒、佛洛姆等人的作品,後來廖運範創刊《當代醫學》後來又創辦《橘井出版社》,在醫學本行,廖運範是國際級的肝病權威,也是中研院院士,是我們班上最有成就的一位,洪芳彥是廖運範最好的知交,他們之間的感情可能比兄弟還深。我們三人對近代台灣民主運動,都很關心,對台灣的音樂與文學也有共同的興趣,因此每隔數年我們三家人就會歡聚在一起,記得1974年,我在紐約郊區道格拉斯頓時,剛好廖運範首次來美國開會,住在我的新家,那時在紐約受訓的同學都來見他,頗為熱鬧。1979年我在南加州爾灣新房入住不久,大約在1982年洪芳彥全家和廖運範都在我家聚會,那時台灣出版社剛剛出了三本臺灣禁書:彭明敏《自由的滋味》、吳濁流《無花果》和《江文也的生平與作品》,他們都以先賭為快的心情看完後才分別回去奧立崗和台灣。而最熱鬧的一次是張飛雄、張昭雄、廖運範和我,在洪芳彥Grants Pass家,五家人齊聚,雖然忙壞了女主人春美嫂,卻留下了永遠值得懷念的友誼與友情。記得有一次在1986年左右洪芳彥全家6口和我們家4口,分別在湖山光色,風景絶佳的Lake Tahoe租了五天渡假公寓,玩得非常盡興,給我的二個孩子留下美好的童年回憶,因此在班上同學中,他們最懷念的就是洪叔叔。1997年我返台在花蓮門諾醫院服務後,雖然比較少見面,但是洪芳彥每逢台灣舉行總統大選都會回來投票,而且他也是傳統的孝子,每年差不多都會返台掃墓,那時他都會來臺北找廖運範與我,他是唯一來住過我,可以看到觀音山和白鷺絲群舞淡水房子的老同學,而每一次我們在廖運範同學家聚會,我必須趕捷運先走,他們二位老友都會喝酒聊到不知東方之既白。


《洪敏麟巡迴全美,宣揚台語之美,洪芳彥是幕後功臣》


2001年紐約雙子星大樓發生《911事件》,那時大家都不敢坐飛機,我本來在僑委會第一局歐陽處長幫助下,我要帶領蘇顯達、葉緑娜、陳麗嬋等三位音樂大師巡迴美、加二國,演出蕭泰然與馬水龍等台灣作曲家作品,結果因911事件,大家不大敢坐飛機,而取消此次文化之旅,原先空出來的時間,我跟我太太特別邀請洪芳彥夫婦,到我們墨西哥Cancun的Timeshare做五天的度假之旅,Cancun有全墨西哥最美的海灘,往年11月海灘都是人山人海,今年卻因911事件,海灘祗剩下我們四個人在邊走邊聊,這是我跟洪芳彥二家人的2nd Honey Moon,本來我想替洪芳彥家族做家族傳記,因為台中草屯洪家出了不少歷史人物,例如台大哲學系主任洪耀勲,他是研究存在主義哲學大師;洪敏麟是研究台灣語文和地名的專家;歐陽子是白先勇的知交,也是傑出的現代主義小説家等,他們都是洪芳彥的台中草屯洪氏家族成員,可惜2002年我被台灣市長許添財任命為文化局長,幾乎一年365天都在上班, 因此沒有完成記錄洪氏家族的傳奇故事。


1990年代初期洪芳彥的三個孩子在念醫學院,另外二兒子念麻省理工學院,那時他拼命賺錢,尋求投資機會,這段期間他都放棄遊山玩水,但都鼓勵同學到他們有山有水的奧立崗去玩,那時春美嫂也經營一家中型的汽車旅館,我們到溫哥華或西雅圖渡假時,一定會先去他們的汽車旅館,住一兩天,他們都會帶我們全家到附近的Crater Lake等景點去遊山玩水,渡過人生中最美好的日子。後來我投入推廣宣揚台灣文化的工作,因為有洪芳彥的安排,我帶領的《台灣文化巡迴美國演講團》,有二次到奧立崗的波特蘭大學舉辦二次《台灣文化講座》,第一次是1992年是以李喬和苦苓的演講,大約有60多人參加,這次連台灣民主運動前輩彭明敏都遠道而來,算是奧立崗同鄕的盛會,會後二位台大醫科學長(張長喜和洪芳彥大哥洪賢明)都來訂購大量《台灣文庫》的書,因為這些禁書以前他們都沒有機會讀,那時我真的很感動,甚至有一位中文學校校長把一本我大學時代編的《廿世紀代表性人物》要我簽名,並説這本書影響她很大。2009年我陪洪芳彥叔叔洪敏麟到波特蘭大學演講,更是洪芳彥幕後贊助,才得以巡迴全美十場,宣揚《台語之美》。甚至到首都華府在台語教會演講,是班上同學能幹的林隹惠安排的,由於洪芳彥幕後幫忙,連班上高鷹也在百忙中抽空前來聽《台語之美》,國府政權一向歧視台語,把台語當作不登大雅之堂,但是你如果聼過洪敏麟和李鴻禧等《台語之美》,你才能瞭解台語事實是非常優雅的語言,《唐詩》和《詩經》用台語念出來,才會充分領略其音樂性。會後林佳惠和洪芳彥妹妹帶我們暢遊華府,讓洪敏麟教授大開眼界,並讓我們第一次進去《雙橡園》參觀。


《參加台灣文化之旅,彷彿回到大學時代旅遊心情》


2004年洪芳彥被選為咱們班的旅美班長,那一年在他的努力號召下,差不多有50多位夫妻檔參加,暢遊奧立崗州七天,雖然是人間四月天,但是到全美最深最大的Crater Lake時,卻是大雪紛飛,這是我搬到加州後25年來,第一次看到雪景,但是同學們大家的晚宴,卻特別的溫暖,途中在一家台灣人開的汽車旅館,邂逅一位來自台灣的女高音,唱台灣民謠給大家聽,似乎touch到我們這群異鄉遊子的心,特別令人感到難忘,最後在波特蘭一家餐廳,由吳建南同學在此地行醫的女兒做東,才依依不捨地結束這次洪芳彥主辦的七天奧立崗之旅,因為這次同學會的成功,以後被選為班長的林佳惠、黃哲陽等,都以洪芳彥為Role Model,都盡心盡力地主持同學會,記得由黃哲陽在2010年主持的《阿拉斯加遊輪之旅》,洪芳彥夫婦和他們的孩子,甚至孫子都來參加,全班同學中,祗有洪芳彥帶他的子女來參加,可見他對同學會的高度重視。


2010年,我跟美國鄰居許崇邦醫師號召33位旅美同鄉,做了七天《台灣文化美食之旅》,其中洪芳彥、邱義男、黃哲陽夫婦,是同班同學,後來黃哲陽以生花妙筆,描述多釆多姿的台灣文化之旅,讓我們四位同學彷佛回到大學時代的旅遊心情,七天中我們參觀了現代台灣文學之父《頼和紀念館》、現代台灣醫界之父《杜聰明紀念舘》、台灣先知先覺者《蔣渭水紀念公園》、亞洲最大的《國家台灣文學館》以及麻豆真理大學,張良澤主持的非常豐富的《臺灣文學資料館》,林義雄親自解說《慈林民主運動館》、台中美術館、眾多臺南古蹟,東海大學《路思堂》,最後在屏東《海角七號》攝影地夏都飯店渡過浪漫的夜晚,洪芳彥似乎也非常喜歡此次旅遊。


記得在2012年我們班上,在班長林佳惠䇿劃下,做了二週的《紐西蘭、澳洲油輪之旅》,這時洪芳彥與我是室友,我們彷佛又回到台大第七宿舍的時代,每天都聊到午夜才睡,那時我才發現洪芳彥喜歡看FOX 電視台,而我比較喜歡看NBC,對美國的政治理念他比較傾向共和黨,而我比較傾向民主黨,但是對美國政治理念的不同,並沒有影響我們多年的友誼,至少在台灣問題的看法,我們是百分之百的意見一致。


《最後一次歡聚:蕭泰然紀念音樂會》


最後一次與洪芳彥夫婦歡聚,是2018年8月4日,他一口氣開了七個小時的車子,來奧克蘭機場接我,然後我們中午在聖荷西一家豪華餐廳,由地主林次雄同學夫婦招待,席間還有由台灣來美渡假的廖運範、黃妙珠夫婦,以及我們的宜蘭老同學陳光博,我們暢快地聊了二個小時,傾聽林次雄夫婦,打開心扉,談到他們的喪子之痛。然後大家一起去欣賞《蕭泰然紀念音樂會》,這是台灣國立交響樂團73年第一次來美國演出,指揮陳美安,鋼琴獨奏陳毓襄、女高音何佳陵,都是國際級的台灣女性之光,他們演出蕭泰然《鋼琴協奏曲》《1947序曲》《出頭天進行曲》都讓台外聽眾,感動到起立鼓掌,下半場的德伏札克《新世界交響曲》,展現了台灣交響樂團的水準與實力,最後以蕭泰然改編的《望春風弦樂曲》做安可曲,我看到不少同鄕都在掉涙,很可惜,當天人太多,音樂會後祗遇到林次雄夫婦,沒有碰到洪芳彥與廖運範夫婦,因此沒有留下大家歡聚在一起的最後合照,頗為遺憾。不過洪芳彥用電話告訴我這場音樂會讓他很感動,台灣樂團與台灣音樂家的高水準演出,讓他《Proud to be Taiwanese》,並感謝我邀請他們來聼這場音樂會。


《享受退休生活,博愛是他幸福的泉源》


2007年10月1日洪芳彥在《回首煙雲四十秋》畢業40週年紀念冊上寫道:「我來、我看、我欣賞人生」是我的人生觀,我強調親情、友情、愛自然、愛人類的可貴,而《博愛》是我幸福的泉源。1998年我的小女兒瑜鄉畢業後,我就退休,我有多方面的興趣,因此退休以後,從來沒有厭閒的感覺,每天都過得很寫意。假使我明天就歸去,我也不會遺憾,因為我已經過了一個美好的人生,一個滿足的人生,一個豐富的人生。當我離開時,我希望用Mary Elizabeth Frye的詩來做輓歌《不要站在我的墓前哭泣》,最後洪芳彥說:「他最欣賞的一位朋友的墓碑是《Only one thing in life matters—-Love》」


2018年2月5日,我們班上最富人文素養、對台大醫學院貢獻極大的謝博生突然過世,2019年6月13日,我們班上最博學與最有愛心的洪芳彥又走了,他們二人的先後離世,是我們班上最重大的損失,以後同學會再也見不到沈默寡言、思想慎密的謝博生,以及笑口常開、幽默風趣的洪芳彥,事實上,他們兩位並沒有離去,而是永遠活在我們同學的心中。(2019年7月4日寫于南加州亞伯蘭市。)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