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統派的黃昏

曾建元
·4 分鐘 (閱讀時間)

臺灣的政治光譜,統獨各執一端,以往在中國國民黨威權統治時期,反攻大陸、統一中國是基本國策,臺灣獨立則是思想叛亂,所以基於政治正確,趨吉避凶,絕大多數人民都會公開表態支持統一。

1957年國立臺灣大學哲學系教授殷海光在《自由中國》中,以〈反攻大陸問題〉一文寫出反攻無望論,1964年再有國立臺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彭明敏與其學生魏廷朝、謝聰敏合寫〈臺灣人民自救宣言〉,揭穿了國民黨藉反攻神話維持黨國威權統治的心計。事實上,蔣中正總統在1959年〈掌握中興復國的機運〉中就說過:「如果再過十年,超過了『十年生聚,十年教訓』的期限,還不能反攻復國的話,那就任何希望都要破滅了。」依照蔣中正的說法,1969年以後,中華民國就無法再反攻大陸了,1971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在聯合國中的中國代表權,主客易勢,中華民國只能革新保臺,臺灣住民自決論成為選舉中黨外與國民黨競爭的國家論述,經過蔣經國和李登輝兩代總統。

贊成臺灣主權獨立成主流民意

在臺灣展開自由化和民主化的過程,以及民主進步黨新臺獨論的轉型,臺灣在政治上的概念,已經幾乎等於中華民國的同義詞,國立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今年7月公布的《政治態度趨勢調查》,便證實在統獨立場上,維持中華民國在臺灣的法理與政治現狀,但未來贊成臺灣主權獨立,是臺灣的主流民意。蔡英文領導的民進黨能夠全面執政並順利連任,作為一個選舉黨,就是擁抱了臺灣的民意。

國民黨從蔣經國開始,就已經宣布不再軍事反攻大陸,國民黨如果無意於主動追求統一中國,則臺灣的中國統一主義者,便不可能對國民黨有所期待,固然還有些舊情依依。臺灣統派對於兩岸統一,對民進黨無所期待,復又懷疑民進黨執政下的中華民國已發生臺灣化的質變,乃遂轉而寄望於中國共產黨,因而臺灣在國民黨的支持群眾當中,出現了華夷變態的可悲現象。

紅統寄身在國民黨裡頭

如果要說臺灣本地最堅定和可敬的統派,我認為就是懷抱社會主義理想的統派,信仰社會主義和民主價值,而又擁有中華民族主義的情懷,相信中國統一有利於臺灣。這裡許多是日治時代至戰後初期的臺灣共產黨和中國共產黨臺灣省工作委員會的孑遺。至於那些看不清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就是一種走國家資本主義的修正主義,無視於中國大陸人民和民族受到新階級壓迫的情形,而把中國統一的力量寄託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惜犧牲臺灣人民的自由自決、民主法治和幸福者,就是所謂的紅統,那就是等而下之的統派。臺灣近年不乏紅統寄身在國民黨裡的身影,恰似當年中共寄身在國民黨裡。問題的關鍵點在於國民黨裡紅統的中華民族主義情結高於對於三民主義和憲政主義的信仰,也因為國民黨的民族主義立場搖擺,讓中國共產黨的統一戰線工作有機可乘,也就導致國民黨受到紅統和中共綁架的狀況。

國民黨若持續對抗臺灣主流民意、否定臺灣主權獨立,這是陷入敵我矛盾而非臺灣人民內部矛盾。圖/擷自國民黨臉書
面對中共建黨一百周年的即將到來,國民黨如果不能在憲政主義和反共保臺上堅定立場,必然會陷入到非常尷尬為難的局面。筆者認為,在現階段主張保衛大臺灣,基於李登輝特殊國與國關係的路線,以中華民國論述正面迎戰中華人民共和國,高舉中華民國參與起草的《世界人權宣言》中的普世價值批判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而以臺灣人民自決權和臺灣海峽國際化作為國家防衛的最後手段,正是團結臺灣人民與全球自由華人與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壓迫的各個民族的最佳國家認同定位和意識形態詮釋權戰略。

紅色統派,並不足憂,選舉民主會決定其價值與生存。對抗臺灣主流民意、否定臺灣主權獨立,這是敵我矛盾而非臺灣人民內部矛盾,這一區別,我們公民社會裡的各個力量,還要努力把觀念講得更清楚,並且與這些出賣者展開文明的鬥爭。

2020年11月22日十時半
宜蘭縣蘇澳鎮瓏山林蘇澳冷熱泉度假飯店九一七室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