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美國需要的不是革命

宋亞伯
·4 分鐘 (閱讀時間)

由於川普總統力抗毛共中國(毛澤東式共產黨所宰制的中國),對台灣友善,造成許多台灣人,包括在美國的台灣人,對川普產生近乎迷戀般的好感,讓人很難理性討論有關川普的大是大非。

事實上,不只台灣人,甚至包括美國人本身,也有為數眾多的川粉,對川普不問是非地瘋狂膜拜,才可能出現上星期三(1/6)在川普一聲鼓動下,對美國國會—這個代表美國民意的最高殿堂,進行前所未見的打砸搶!

針對此一現象,筆者的看法是:

首先,美國社會雖然自由民主,但是眾所週知,天下事不可能完美,民主制度亦然,只不過是人類實驗過相對最公平合理最好的制度罷了。

除民主之弊不靠暴力

也因此,美國的民主累積下層層污垢在所難免。然而,清除這些污垢不去依靠既定的民主程序,而去煽風點火,訴諸暴力,於情於理就說不通了。

其次,放眼全世界,歷來的獨裁暴君,都擅長鼓動群眾的偏執情緒,在野的向執政者奪權時如此,執政的鎮壓反對者時亦如此。川普以一現任民選總統,只因連任落敗不甘,不服民主遊戲規則而硬拗,演變至今甚至煽動支持者採取近乎暴力革命的手段,豈不像極了毛澤東當年以最高領袖之尊不惜發動紅衛兵砸爛公檢法?

然而,這種做法,在美國當前的社會行得通嗎?美國民主累積的弊端也好,美國社會沈積的不滿情緒也罷,是否已到了非採取暴力革命不足以解決的地步?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由這次彭斯副總統所主持的選舉人票國會認證會,在暴亂過後幾個小時迅速集會,迅速通過原本只應該形式上的認證,可見一斑。

第三,對台灣人而言,因為川普力抗毛共中國對台灣的打壓,力挺台灣,從而心懷感激,熱情擁抱川普,熱情支持,其情可憫,情有可原。

但問題是,這些迷戀川普的台灣人有沒有仔細想想,川普固然在力抗毛共中國的過程裡力挺台灣,但是,美中關係,美台關係,畢竟必須放在美國的穩定與實力這一大框架裡,才可能有所作為,如果川普不能穩定美國內政,甚至倒過來破壞擾亂了美國內政,試問,還有什麼餘力去力抗毛共中國?還有什麼餘力去力挺台灣?

美國穩定對台灣更有利

此所以蔡英文總統緊接在各大國元首恭賀拜登勝選之後,也表達對拜登的恭賀,對穩固台美關係堪稱穩扎穩打的先見之明。

第四,民主政治的精髓之一,就是政黨輪替,像鐘擺一樣,定時往中間靠攏,不致走上極端。

筆者曾再三強調,若說川普這四年來的最大貢獻,恐怕就屬撕開美中關係的假面具,直球對決,為繼任的拜登掃清對中政策裡不必要的障礙。如今卻因為不甘敗選而橫生枝節,模糊了此一最主要也最重要的焦點,令人遺憾。

第五,民主社會之所以可貴,就在於可以透過公民選舉,議會監督,司法獨立,加上信息自由,創造出一個相對透明的社會機制,做到自我反省,定期清洗,避免暴力革命。

與此同時,民主制度的執行,也必須倚賴從政者的運動員精神,得勝者固然歡欣鼓舞,落敗者也必須坦然接受。否則,利用支持者的情緒,進行遊戲規則以外的方式抗爭,不但永無寧日,而且也大大違背民主制度設計的初衷。

相信美國這全世界民主政治歷史最悠久的國家,還不致淪入這般地步。

作者指出,美國的民主累積下層層污垢在所難免。然而,清除這些污垢不去依靠既定的民主程序,而去煽風點火,訴諸暴力,於情於理就說不通了。圖美國國會,Pixabay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