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肇事逃逸的人和黨

·6 分鐘 (閱讀時間)

為了罷免基進黨立委陳柏惟,中國國民黨卯足全力在揭露他的過去,如:肇事逃逸,要證明他是品德有問題的人。

人人皆可能肇事,但是逃逸讓人難忍而憤怒,而完全無法接受。這種雙重的犯錯,要讓人願意原諒,除了努力改過,也還是只有努力改過,然後,就讓時間來證明一切。不過,還有一絲良心的犯錯者,不論如何反省改過與努力自新,這個錯仍偶爾會從心底跑出來敲打著他的心,所以,我不知道有多少已反省自新或付出代價的這類道德犯錯者,會四處宣告自己的犯行。我試著想像:如果是自己,我會嗎?老實說,只有必須要的情況和面對親近的人,我才會說。至於沒有良心或悔意的人,我想,應該也很少人會四處與人說吧,除非他們還想再被人責難一次。因此,我無法理解和同意中國國民黨與其支持者的說法,認為陳柏惟從政以來從未提及曾有肇事逃逸一事就是欺騙和躲避人格檢驗。

過往所犯的錯被拿出來檢視,是所有犯罪者會經歷的事,即使已經服刑或付出應有代價,仍無法躲過,這,是犯錯的代價,亦是犯錯者會經歷的修心過程。而因為從政,陳柏惟面臨更甚一般人的嚴厲檢視,我想說,陳柏惟,加油,勇敢面對,走過你必須修心的路。

對於傾全黨之力要罷免陳柏惟的中國國民黨,我則有更多感觸。

國民黨罪行罄竹難書

在中華民國/中國國民黨接管台灣後,這個國和它的黨,在台灣犯下無數的罪行,如:戰後劫收、二二八大屠殺、白色恐怖──國家系統性的搜查、打壓、捕殺政治抗爭者,不論是台灣人或是二戰後來到台灣的中國人,都受到殘暴的迫害。然而,如果我的記憶無誤,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加害者與同夥者受到懲罰,對於許多台灣人而言,這些「肇事者」仍在「逃逸」中。而且,還可能有些肇事者仍在國家行政體系中任職。不過,這種不公不義的現象,不是台灣獨有。

2016年,德國有一項新的研究報告顯示,二戰後,在1949~73年間,西德司法部的170名高階官員(審判長和首席律師)中,有90名是前納粹黨黨員。而這90人之中,有34人是納粹黨最初的准軍事組織「衝鋒隊」(Sturmabteilung,SA)的成員,參加了血腥的「水晶之夜」(Night of Broken Glass),殺害了約91名猶太人。

研究還發現,在1957這一年,西德司法部有77%的高階官員都是前納粹黨黨員,這個比例比納粹執政期間 (1933~45年) 還高。這樣的情況,使得這些前納粹黨黨員可以相互掩護,免受司法制裁,也說明了為什麼很少納粹戰犯被送進監獄。而且,在掩蓋過去不公事蹟的同時,還製造新的不公,例如:為納粹德國政府制訂種族法 (禁止猶太人和非猶太德國人之間的婚姻和相關事務) 的一位律師,戰後,竟在司法部的家庭法領域擔任主管職務,繼續傳遞歧視同性戀者的觀念。而之所以會有那麼多前納粹黨黨員被賦予司法部重要職位的部分原因在於,戰後的第一批領導人需要有經驗的律師來設立司法部,因此,不只司法部,連內政部都有很多前納粹黨黨員。

報告最後提到,戰後早期,西德有集體遺忘現象;因專注重建一個如廢墟的國家,許多人仍然否認過去的罪行,視「紐倫堡審判 」(Nuremberg Trials,1945~1946)是「勝利者(盟軍)的正義」。也因此,於「紐倫堡審判 」中,雖然有6,650名納粹黨人受審判,卻僅是一小部分的納粹黨黨員而已。Most of post-war justice ministry were Nazis: report(thelocal.de)《歐洲地方新聞 》(The Local Europe)

在西德從廢墟中站起來後,人們只想享受西德經濟繁榮的奇蹟,不想面對有關納粹之令人不安的真相,並且,一些保守政黨也不願公開討論,所以,這時的西德與我們現在印象中轉型正義做得最好的德國,還相距很遠。不過,這不代表全西德人都假裝遺忘或沉默。

1968年,11月7日,德國記者貝雅特‧克拉斯菲爾德 (Beate Klarsfeld,1939~) 使用記者證進入 基督教民主黨 (Christlich Demokratische Union Deutschlands,CDU) 舉行政黨會議的會堂,她走向黨主席亦是德國總理的庫爾特‧喬治‧基辛格 (Kurt Georg Kiesinger,1904~1988) ,賞他一個耳光,大喊:「納粹!納粹!(Nazi)」

當然,貝雅特立刻被逮捕,被訊問時,她表示:「我對於那些老納粹在德國可以逃脫懲罰的不公感到憤怒!」

對於為何當年要採取激烈的摑掌行動,貝雅特告訴《德國之聲》 (Deutsche Welle ,DW):「我們有足夠的資料證明基辛格是納粹黨黨員,也出版過這些資訊,但沒有人有興趣。為了揭發醜聞,你就要以一個醜聞 (摑掌) 來應對。」

追究「肇事者 」國民黨的責任

果然,貝雅特的摑臉之舉,引起德國新生媒體的注意,為「反對前納粹黨人擔任公職運動」邁出了第一步。1975年,西德聯邦議院通過了一項法案,規定西德必須將納粹罪犯繩之以法。1978年,巴登-符騰堡州州長漢斯‧費爾賓格 (Hans Filbinger) 就因任職於納粹主政時的司法部而被迫辭職。現在,德國仍執行這項西德政府制定的法案。

《德國之聲》的報導還提到,貝雅特的先生謝爾蓋‧克拉斯菲爾德 (Serge Klarsfeld,1935~) 是在羅馬尼亞出生的猶太人,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移居到法國。他的父親死在「奧斯威辛集中營」 (Auschwitz concentration camp),他與媽媽和兩位妹妹躲過逮捕而存活下來。1979年,他創立「法國猶太被驅逐者子女協會」 (Sons and Daughters of Jewish Deportees from France),蒐集紀錄納粹的暴行。於二戰後的數十年裡,貝雅特和謝爾蓋找到並起訴那些犯下違反人類罪的前德國和法國官員,他們是著名的捕捉納粹的「納粹獵人」(Nazi Hunters)。10.05.2021《德國之聲》 (Deutsche Welle)

我不知道台灣社會要以什麼醜聞來應對中國國民黨在台灣犯下的醜聞,才能讓「肇事者 」(國民黨人和其同夥) 不再能夠繼續「逃逸」。但,在德國的經驗與貝雅特與先生謝爾蓋的努力中,讓我相信一個永恆的價值:正確、應該做的事,就要努力不懈。而且,看到沒受過審判的中國國民黨在義正嚴詞批判已受審服刑者,說他們的人格有問題,就該追隨貝雅特的腳步,高喊:「中國國民黨!肇事逃逸的中國國民黨!」


「紐倫堡審判 」中,雖然有6,650名納粹黨人受審判,卻僅是一小部分的納粹黨黨員而已。1945 年紐倫堡審判現場,美英法蘇四國主導。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