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不管到哪都演媽媽」呂雪鳳困擾:不能一套走天下

呂雪鳳入圍第56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圖/非凡娛樂)
呂雪鳳入圍第56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圖/非凡娛樂)

記者許瑞麟/專訪

安排了一整天的訪問,呂雪鳳依舊神采奕奕,親切地和眾人打招呼,跟她說聲辛苦了,雪鳳姐開心地說,「不會啊,很幸福,碰到了好事才會有訪問啊!」

呂雪鳳2010年以張作驥執導的《當愛來的時候》正式踏入影視圈,便首次入圍金馬獎女配角,第二度入圍以《醉·生夢死》獲獎,這次再和張作驥導演合作,升格問鼎影后寶座,她坦承,「絲毫沒有信心,但很希望拿獎,因為電影裡有我的本業,就是歌仔戲。」

出道以來參演過本土劇八點檔、偶像劇、公視人生劇展、學生劇展,作品豐沛,但只要作品中會提到歌仔戲,呂雪鳳便毫不猶豫,一口答應,「這就是我們對本行的感恩和尊敬。」在《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中,她和孫子李英銓便有不少歌仔戲上的互動,她直誇李英銓天資聰穎,「當演員最重要是興趣,另一個重要的是『質』,我們家阿銓就有那個『質』,不是每個小孩都有的,不過我在他面前不會誇他,不需要我誇,他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歌仔戲出身的呂雪鳳,希望將其發揚傳承。(圖/非凡娛樂)
歌仔戲出身的呂雪鳳,希望將其發揚傳承。(圖/非凡娛樂)

和張作驥導演合作這麼多次,呂雪鳳坦承每次心裡都相當恐慌、沒把握,因為張導的片一向不給設定、不給準備、不給看劇本、不給演員很明確的指令,「這次更嚴重,因為連他在搖擺。」而這個搖擺不定的心,來自於導演的母親過世,呂雪鳳小心翼翼說著,「他狀況不是很理想,在這個狀態下我們會更累,還有張作驥的電影很多素人,他們幾乎連鏡頭在哪都不知道,有時還得協助,所以比較有困難。」

「因為我的困擾是,不管到哪裡都演媽媽,媽媽有一萬種,我總不能一套走天下,來到張作驥這邊,最好的就是可以洗掉你以前的東西,把你會的都放掉,但我放掉就是導演要給我,但他給的訊息已經夠少了,他還在搖擺,我的自信就沒了,很累。」呂雪鳳皺著眉頭,緩緩說道。

呂雪鳳在片中面臨丈夫失智、女兒出獄等人生難題。(圖/非凡娛樂)
呂雪鳳在片中面臨丈夫失智、女兒出獄等人生難題。(圖/非凡娛樂)

呂雪鳳遭遇父親先中風後失智,母親有憂鬱症、躁鬱症,拍攝本片時,是否多少會投入過往的經歷、情緒?她說「有,但也沒有」,因為自己無法憑空建構角色,而演員很大一部份的表演經驗是來自生活,「但也可以說沒有,因為我都在克制,裡面失智的人是我老公,不是我爸爸,我一直在抽離,因為很怕當成我爸爸,那感覺完全不一樣,所以這更困難,對有過這經驗、要克制的我來說,得回去自己消化。」

但張作驥導演就是如此讓她又愛又恨,總能讓她入圍金馬獎,卻又讓她情緒壓力每天都很大,不知道如何拼湊角色,呂雪鳳仍提及自己佩服導演的一點,「在張作驥導演的片場,沒有明星、沒有演員,大家都是工作人員,不准帶助理、不准探班,在這個團隊裡大家自己排隊拿便當,自己拿水,不會有演員休息室、導演休息室,那是一種享受,會看到一群人都在同一階層,專心做同一件事,這才是一種純粹、大家庭的感覺。」

呂雪鳳自認相當堅強,沒在片場因為情緒壓力大哭過。(圖/非凡娛樂)
呂雪鳳自認相當堅強,沒在片場因為情緒壓力大哭過。(圖/非凡娛樂)
張作驥、李英銓、呂雪鳳開心合影。(圖/非凡娛樂)
張作驥、李英銓、呂雪鳳開心合影。(圖/非凡娛樂)

更多新聞報導
單飛過更好 宋米秦二十萬配備貴氣遛女
言承旭情纏13年一場空 無緣當志玲新郎
「男神級星二代」 周華健同框混血帥兒
王瞳神隱無期限 艾成悲催吐10字箴言
小魔女登大人 范曉萱床戰王柏傑磨功強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