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人權觀察:習近平強壓 新疆最甚

采訪記者:黃穎
德國之聲
在烏魯木齊執行任務的中國安全力量(攝於2013年)

專訪人權觀察:習近平強壓 新疆最甚

在烏魯木齊執行任務的中國安全力量(攝於2013年)

(德國之聲中文網)“人權觀察”資深研究員王松蓮接受德國之聲采訪,剖析近年來中國當局對新疆的打壓明顯升級。如今的新疆是中國最受打壓的地方,打壓力度空前。

德國之聲 : 根據報告顯示,現時有過百萬維吾爾人被非法關押,請問被非法關押的情況是集中在新疆某幾個大城市還是分布整個新疆 ?

王松蓮 : 這個一百萬的數字不是人權觀察的官方統計數字,而是由學者及其他NGO研究出來的一個可靠數字。這一百萬人是被監禁在非法“政治敎育中心”或當局稱所謂的“去極端化的敎育培訓中心”。根據我們自己及其他學者的研究顯示,這些“敎育培訓中心”是分布在全疆各地,即包括新疆丶南疆的不同地方。

德國之聲 : 這些被關押的人是犯了什麼罪而被關押? 有沒有經過正式的法律審訊程序?

王松蓮 : 事實上,現在新疆政府拘捕監禁的人,大部分其實都沒犯罪。根據中國法律,用WhatsApp 其實不是犯法的、到訪過哈薩克斯坦斯坦丶土耳其也不是犯法的;然而,在新疆這已是一個會被構成關禁的行為。政府的法律其實沒有這項罪名,因此,拘押在“政治教育中心”的一百萬人可說是等於非法囚禁;而在看守所裡,也同樣以非法手段丶沒有律師的辯護及正當程序下,就被監禁或拘捕。

曾被關在裡面的受訪者表示,他們完全不能見律師,也不能為自己辯護。而他們可能只是因為一天朝拜五次,或者是一個父親把一些宗敎錄音傳給女兒收聽而已,就這樣便被拘捕了。

德國之聲: 報告指出,在營外的人日常生活也受到嚴密監控,而中共甚至鼓勵互相檢舉, 可否描述一下現時新疆的社會氣氖?

王松蓮 : 從受訪者的表現及反映,可看出整個新疆彌漫著高度的恐懼,因為動輒很小的事情便被拘禁甚至判刑;另一方面,新疆市民日常也是受到當局的全民監控,中共強制收集所有12至65歲新疆居民的生物特征,包括DNA、聲紋、虹膜等,而中共更鼓勵居民互相舉報,他們有一份“75種宗教極端活動”列表,有些是毫無理由的,如家裡有健身器材列作極端主義,不少居民甚至在家裡也擔心被竊聽,而不敢和家人交談溝通,所以整個新疆的社會氣氛都是充滿著恐懼的情緒。

在新疆,如果被政府打壓或人權被侵害,可以說基乎沒有任何獲救援的途徑,只要被關押,家人也會被率連,因為新疆政府采取連坐的政策,如果家人曾到過土耳其,其他人也遭殃,在這個情況下,幾乎沒有可能聘請到律師、完全沒有救濟途徑。官方有一個“26個敏感國家”的名單,如果你或家人去過這些地方,就會被嫌疑,會被警察去問話,或送去政治教育中心或監禁。逃離新疆的人他們的內心是十分內咎的,因為盡管自己得了自由,然而卻連累家人被拘禁。

德國之聲: 新疆的高壓統治,是否由2016年原任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的陳全國被調任到新疆而加壓 ?

王松蓮 : 在陳全國2016年上任後,新疆受打壓的情況日趨嚴重。然而歸根結底的原因,是習近平2013年上任後,我們見到中國政府在宗敎、言論自由丶學術自由丶香港丶新疆以及西藏全部以一個強壓丶毫無余地的態度去處理,整個中國人權狀況都退步了,而新疆的人權狀況更進一步惡化。新疆的維人希望自主,理論上新疆是自治區,卻沒有享受自治的基本自由。

現在新疆的高壓統治方法,可以說是陳全國沿用以前西藏實施的方法。現在的新疆,可以說是全國最受打壓的地方,打壓力度是前所未有的。官方的解釋是,新疆是一個受恐怖主義、極端主義影響的地方。事實上,就算中共政府擔心新疆有恐怖主義分子,也應該以法律法治的方法去懲治違法者,而不是大規模的、要整個一千三百萬人的民族去連坐。

德國之聲: 你們認為國際社會對新疆目前的情況有足夠正視及關注嗎?

王松蓮: 國際間有不同聲音去關注事件,但聲音遠遠不足夠,今次我們希望透過這份報告,給予證據,從而推動國際社會能夠為新疆的人權狀況发聲,對陳全國、其他涉事官員、及協助監控的企業實施制裁。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道,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作者: 采訪記者:黃穎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