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納豆1年沒戲拍:大家忘記我還可以演戲嗎?

·4 分鐘 (閱讀時間)
納豆這段時間對於沒戲拍感到焦慮。(圖/非凡娛樂)
納豆這段時間對於沒戲拍感到焦慮。(圖/非凡娛樂)

記者許瑞麟/專訪

納豆(林郁智)以《同學麥娜絲》二度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睽違許久,總算有新作推出,以諧星、主持人身份為人所知的他,總是期許自己在戲劇表演上能有所成就,這次再度獲得提名肯定,他不免感嘆:「希望金馬獎永遠不要來,至少來之前我都是入圍者。」

4個月前納豆接受《Yahoo名人娛樂》專訪時就曾透露,拍完《同學麥娜絲》後就再也沒有拍戲,所以現在帶著電影宣傳和大家見面,感到相當幸福、開心,「在我心情有點down的時候,金馬獎都會出現來拯救我的人生。」像是4年前《大學生了沒》收掉,他就以《一路順風》入圍金馬,「拍完《同學麥娜絲》後,因為疫情本來要去大陸拍戲結果告吹,到現在一直都沒戲拍,心情有些沮喪,當然節目繼續在做,基本工作還是很多,但想說沒人找我演戲,是大家忘記我還可以演戲嗎?」

納豆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圖/非凡娛樂)
納豆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圖/非凡娛樂)

片中,納豆飾演的「罐頭」有著不如意的人生,對未來也沒期望,碰到了年輕時傾慕的對象,但沒想到女神也墜落了,角色充滿著無力感和苦悶,他因此將自己過去遇到的感情挫折和角色做連結,「想到以前追女生追了3年,還沒追到,空虛而且內心很渴望真愛的感覺,這角色就慢慢長出來了。」

但畢竟自己人生也沒辦法經歷所有的事,所以納豆很喜歡在結束工作後,和朋友們聚聚,「為了要多聽到別人的故事,如果每天直接回家關在家裡,會少很多人生經驗,這些經驗一直累積,像是把袋子裝滿,做角色功課時,就可以一個個掏出來,能有很多連結。」尤其黃信堯導演和鍾孟宏導演不會要求演員讀本、排戲,所以在拿到劇本那一刻,就得開始做功課,到拍攝現場就要成為角色。

納豆在《同學麥娜絲》脫胎換骨演出。(圖/非凡娛樂)
納豆在《同學麥娜絲》脫胎換骨演出。(圖/非凡娛樂)

提到啊堯導演和鍾導,納豆開玩笑說:「他們很賊!」因為鍾導會刻意跟他誇讚其他演員,像是「昨天我拍冠廷那場,我流下男兒淚,你要加油」或是「碩哥那場自己加戲拿咖啡,哇」,結果講完就走,留下納豆暗自檢討自己是不是不夠好,「我每天都承受這些,但後來發現其他演員也都有這些經歷,這種壓力是滿妙的。」

但納豆的確賦予角色有層次的戲劇性,特別是一場邊哭邊走了400公尺的獨角戲,被譽為是「得獎場」,他坦承拍攝情緒較悲傷的戲,聽難過的音樂、想不好的回憶都對他沒有幫助,「我是劇本看得很熟,想到角色經歷的那些,就哭得出來,而且當時走第一次時沒有很成功,後來發現攝影師快掛掉,因為要把攝影機背在身上,很重還得倒退走,我就覺得不能拍太多次,所以盡快進去那狀態,大概拍了四五次。」

最後,納豆也提到想要挑戰劉冠廷飾演的「閉結」一角,「看完電影覺得他和彩樺姐的愛情很動人,我很早就哭了,男生有很多話想講但講不出來,但出現一個懂你想講什麼的人,如果可以重來,想跟彩樺姐好好談個戀愛。」

《同學麥娜絲》將於11月20日在台上映。

納豆這次每顆眼淚都令人動容。(圖/非凡娛樂)
納豆這次每顆眼淚都令人動容。(圖/非凡娛樂)
金馬獎總是在必要時刻,拉了納豆一把。(圖/非凡娛樂)
金馬獎總是在必要時刻,拉了納豆一把。(圖/非凡娛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