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羅志祥男團「C.T.O」2020年0收入 包不出過年紅包:大家都以為我們消失

·4 分鐘 (閱讀時間)

記者簡子喬/專訪

男團C.T.O四位台灣成員薛恩、宇慶、仕偉、振緯,去年飛往南韓,錄製綜藝節目「C.T.O Project : The Survival」,目前在friday影音熱播中。2個月的時間,除了訓練以外,許多挑戰都是未知的,一個禮拜最多需要生出3個全新的表演,有時甚至到了比賽前一天才收到通知。

C.T.O,(左至右)振緯、仕偉、薛恩、宇慶。(圖/非凡娛樂)
C.T.O,(左至右)振緯、仕偉、薛恩、宇慶。(圖/非凡娛樂)

雖說C.T.O在出道前,已受到老闆羅志祥扎實的訓練,唱跳水平值得讚賞,也有過舉辦專場演唱會的經歷,但在親眼見識、與南韓團體直接對戰PK後,歌曲和舞蹈的細節、表演感,讓他們宛如經歷一場震撼教育。不過最讓四位大男孩印象深刻的,莫過於2個月下來遇到的無數貴人,除了替他們上身心靈課程,就連工作人員、指導老師都貼心照料,還認了一位歌唱老師當乾爹。此外,宇慶還學習了南韓的妝髮技術,專訪這天,成員們的彩妝都由他一手包辦,「我們都說他可以開自己的工作室!」意外開啟人生的另一片天。

C.T.O,(左至右)仕偉、薛恩、振緯、宇慶。(圖/非凡娛樂)
C.T.O,(左至右)仕偉、薛恩、振緯、宇慶。(圖/非凡娛樂)

節目另一亮點,莫過於曾因《我是歌手》走紅的南韓歌手黃致列,成為了他們的隨身導師,不過比起老師,成員們形容他更像哥哥的存在。由於黃致列自身經歷,從2007年以男團出道、轉戰歌唱老師,一路到2016年才爆紅,一等就是近10年時間,那段浮浮沈沈的時光,恰巧與C.T.O目前處境相似,讓他們在聽到黃致列的一番鼓勵後,也得以有了延續意志力的能量,振緯說到:「我們現在也還在努力當中,雖然還沒看到一些東西,但心裡就會被填補空缺。」薛恩也坦言,當下聽了其實很想哭。

C.T.O,(左至右)振緯、仕偉、薛恩、宇慶。(圖/非凡娛樂)
C.T.O,(左至右)振緯、仕偉、薛恩、宇慶。(圖/非凡娛樂)

C.T.O去年先是飛往大陸參加《少年之名》,後又在9月飛往南韓參加本次團體綜藝錄製,四人苦笑說有長達2個月時間都在隔離,簡直都快成為隔離專家:「大家都以為我們消失,但其實我們2020蠻忙的。」只是為了拼曝光率,比賽一整年下來,導致他們2020年一毛收入都沒進帳,加上沒有跨年表演邀約,曝光率又沒有達到預期,讓C.T.O內心迷惘不已。

「以前還可以包紅包,今年真的沒辦法,一整年都沒有收入,經濟壓力真的會消磨意志力。」原以為出道以後就會一步一步向上的道路,突然變得艱辛無比。開銷上,C.T.O能省則省,吃泡麵、吃水餃只是家常便飯,有時還會互吃彼此吃剩下的剩飯。薛恩也說到,日前他和宇慶為了省150元的計程車錢,2個大男生從南港騎YouBike回內湖,騎到下車腿都軟了,不過刷卡時意外發現有捷運轉乘優惠,直接免了腳踏車費用,讓他們開心到又叫又跳,說著說著,卻越發感覺到心酸。

C.T.O,(左至右)仕偉、薛恩、振緯、宇慶。(圖/非凡娛樂)
C.T.O,(左至右)仕偉、薛恩、振緯、宇慶。(圖/非凡娛樂)

慶幸,家庭永遠是最強韌的後盾,C.T.O的家人們並沒有給他們太大負擔,反倒繼續支持前行,總安慰說『不用急著賺錢』;振緯則是積極經營副業音樂工作室,近期在閻奕格、小賴的演唱會上做編曲,靦腆笑說像是獲得一筆意外之財,讓團員們也起哄著要他分紅請吃飯。

渴望功成名就的無形壓力,始終來自身,仕偉說到:「其實是自己比較急,有時候會覺得都出來了,怎麼還在拿家裡1、2千塊的生活費…但現在真的連養活自己都很困難。」幸虧,他們還有朋友,C.T.O還有彼此,一個人難以撐過的困難,因為有了這份陪伴,苦澀就少了一些,動力就多了一些,共同盼望著不斷努力,機會總有一天會替他們開啟大門。

C.T.O,(左至右,上至下)仕偉、宇慶、薛恩、振緯。(圖/非凡娛樂)
C.T.O,(左至右,上至下)仕偉、宇慶、薛恩、振緯。(圖/非凡娛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