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西門子總裁:我們正在讓供應鏈多樣化

Richard Walker:(鑑於對中國的經濟依賴引發越來越多擔憂、供應鏈問題持續存在,)德國企業現在到了發展多樣化的時候了嗎?

博樂仁(Roland Busch):這取決於你如何定義它。如果多元化意味著減少在中國的業務,而不是在其他國家做更多的業務,那麼我不認為這是正確的做法。我認為應該是增加在其他國家的業務。問題是,如果你分配一歐元或一美元的投資,將其添加到一個快速增長大市場上現有的運行機器中,其回報比你開始投資新領域、新市場來得更快。但是我們必須承認,彈性是有代價的。因此,現在投資於新市場、推動多樣化是值得的,但要在中國業務的基礎上。對我來說,這正是西門子公司的戰略:我們繼續在中國投資。我們希望保持甚至增加我們在那裡的市場份額。抓住我們現有機會並沒有什麼不好,但同時也要更加關注其他市場,在那裡發展我們的業務。

Richard Walker:但這次會議上,人們談起中國時已經有相當謹慎的評價。我的意思是,澳大利亞前總理陸克文今天早些時候的發言就談到習近平治下的中國經濟上向左翼馬克思主義發展,安全方面向右翼民族主義發展,正如在最近的黨代會上看到的那樣。這對像西門子這樣在中國有大量投資的公司意味著什麼?

博樂仁(Roland Busch):首先,只要我們有回報,有利潤,我們就要抓住機會。這並沒有真正改變我們的戰略。當然,如果發生破壞性的事件,那麼我們就必須處理這個問題。但在此之前--謹慎地說--我不相信從一個對我們有巨大機會的市場中撤出是一個好主意,因為你永遠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同時,我們絕對應該拓寬供應鏈,這是在另一個層面。多樣化有兩個方面。一個是市場准入,另一個是供應鏈。我們正在讓供應鏈多樣化。這樣,萬一發生什麼事,如果頒布出口管制條例,那我們就有雙重渠道,可以保證我們的業務在其他國家運行。我相信這是正確的戰略。我也同意陸克文先生的描述。

Richard Walker:您贊同這樣的描述,嗯......剛才你說萬一發生了什麼事。人們所擔心一個情況就是中國犯台。我們已經看到俄羅斯對烏克蘭的侵略對世界經濟意味著什麼。作為一個像西門子這樣的公司,您為這樣的情況在做什麼准備?你必須將其納入你的風險規劃。

博樂仁(Roland Busch):首先,正如我之前所說,我們正在分析我們的供應鏈,看看供應來自哪裡。我們如何能夠實現多樣化,以便我們有雙重采購渠道。這是我們要做的一件事。另一件事是使我們正在努力的市場多樣化。這是另一個因素。最後一點是,我還是比較樂觀,希望理性最終能佔上風,因為如果在台灣發生什麼事,只會有輸家。我是說,你知道美國市場對中國的依賴性,反之亦然,都有巨大的依賴性。因此,這種關系的中斷將對全球所有經濟體造成非常大的傷害,我不知道是否該這麼做。我希望理性佔上風,要有良好的政治討論。不要有太多攻擊或挑釁發生。如果不發生這種情況,我相信我們會有一個更線性的發展,而不是破壞性的發展。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2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