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鍾國斌:國安法壓境 商界思去留

李澄欣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國安法消息一出,你有什麼反應?

鍾國斌:很錯愕。我一早預期有這個可能性,和中央有緊密聯系的人如(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丶(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譚惠珠有提過,但沒有人預計到這麼快推出和落實。

德國之聲:你在政界提早收到風聲尚且感到突然,一般商界想必比你更為錯愕?

鍾國斌:一定是。我本身是商界背景,但政治層面有很多接觸,對政治比較敏感。對商界來說,有一個穩定營商環境和政策,對投資丶運作丶決定去留,非常重要。

德國之聲:商界是否在重新評估去留?

鍾國斌:必定是,但每個人有不同想法,主要有兩種考慮,第一種是歡迎北京此舉的,因為23條丶國安法之前一直不明朗,現在反而切切實實做了,無論是否支持這個條例,現在起碼有個了斷,沒有了不確定因素。而一直以來的社會暴亂對營商很差,示威者假期搞事,店鋪被逼關門,最嚴重的時候,外國的買家和商人都怕危險不敢來港,怎做生意?所以國安法對本土營商環境有幫助。

德國之聲:但短暫太平的長遠代價,是不是「一國兩制」原則和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受損?

鍾國斌:這就是第二種考慮。國際商業社會(international business community)怎麼看香港?香港單靠本土經濟維持不到,是個向外的開放型經濟體。實施國安法,如果外國有很大疑慮,對香港很大影響。

德國之聲:你是否擔心香港出現撤資潮?

鍾國斌:說不定。好像同是開放型經濟體的新加坡,也有國安法,條文還相當「辣」。你問我新加坡是不是很民主丶很有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我敢說不是,但仍有很多人去投資。說白了,商界其實很簡單,只會看有沒有商機丶能否「搵錢」(掙錢)。

即使很多人不相信中國政府,覺得中國法制不健全,外企也爭相去投資和做生意。特斯拉(Tesla)投資幾十億在上海設超級工廠,蘋果三分之一生意在中國,世界主要大企業都在中國有業務。

德國之聲:事件料將加劇中美惡鬥,美國可根據《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你是否擔心?

鍾國斌:我相信中央做了所有評估,但那麼高層次的東西,我們當然不知道中央評估到哪兒,歐美的反應如何我們也難以預料亦無法控制,只能夠見步行步。

德國之聲:2003年時任特首董建華推23條引發50萬人上街,自由黨臨門一腳倒戈反對草案,23條自此成為歷任特首都不想接的燙手山芋。17年後,北京乾脆推出比23條更「辣」的港版國安法。回頭看,自由黨反對23條是不是一個錯誤?

鍾國斌:當年自由黨不是反對23條,而是看到社會對23條感到不安,叫董生(董建華)延遲立法,適當時候再拿出來。我這幾年在不同場合也說要立23條,你去問田北俊(2003年時任自由黨主席),他也會這樣說。

泛民主派很大錯誤,是不肯坐下來談,只說23條是惡法。可以自己談丶自己審議,總好過現在中央自己做丶不管你什麼,用他的一套施加下來。23條並不恐怖,重點是在於細節。

德國之聲:所以你認為泛民要負上最大責任?

鍾國斌:最大責任一定是特區政府,立法要由他帶頭丶擺上台,我們想談但他不肯做也沒有用。當然,泛民令社會和特區政府覺得拿都不能拿上台。

林鄭月娥上任後,我們一直有叫她在適當時機立法,但她錯失了所有機會——去年是應該立23條而不是《逃犯條例》。

德國之聲:林鄭月娥錯失時機,去年「反送中」爆發後局勢是否已經不可收拾丶國安法劇本寫在牆上?

鍾國斌:林鄭常說要有「社會共識」才會做,代表今屆政府沒能力立法,那是否要等到2022年下屆政府才做?到時候香港已回歸25年,「50年」過了一半,如果計算到2022年港府也沒有能力做到,中央就不會等。加上《逃犯條例》演變出來的暴力事件,說要香港獨立,拿英國丶美國國旗搖來搖去,中央絕對不能接受。

德國之聲:但國安法是否最壞的結果?

鍾國斌:公平點說,世界各國都有國安法,美國很多行為是用國安丶國家利益行頭,為什麼中國不可以?

德國之聲:因為中國不是民選政府?

鍾國斌:這次國安法主要針對恐怖主義,任何國家都不會容許恐怖主義,這不是民選與否的問題。美國為何打伊拉克丶阿富汗?因為有恐怖主義。至於顛覆國家政權,西班牙一樣打壓加泰羅尼亞的獨立公投,一樣不容許分裂。這是大是大非的國策。

我認為重點在於條文細節,可能公布後發現原來很溫和,正常一般國家都有,執行機制合理。

德國之聲:但如果條文非一般的「辣」,而執行機制是讓國安人員在港執法?

鍾國斌:難道你覺得美國沒有中情局(CIA)丶英國沒有軍情六處(MI6)在香港?現在一切只是「蒲面」(浮出表面)而已。

德國之聲:看來你對國安法「看得很化」(看得開)?

鍾國斌:我是「看得很化」,亦沒能力改變任何事。我說我理解中央。最理想當然是我們自己立法,但特區政府沒本事丶沒能力丶沒決心去做,泛民又阻止你,那中央有甚麼選擇?

對商界來說,我們是有很多討論,但一切還是要看條文細節,現在大家都是對著白紙空談。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作者: 李澄欣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