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姸霏為拍《無聲》不惜休學 眼睛如「水龍頭」劉冠廷也驚艷

·3 分鐘 (閱讀時間)

記者潘鈺楨/專訪

電影《無聲》由20歲新人陳姸霏主演,陳姸霏在片中不僅要苦記手語,還要演出高難度的「性侵戲」,她承認一開始拿到劇本,對於要不要接下猶豫許久,「怕卡在(角色)裡面出不來。」後來與導演多次溝通,才下定決心演出。

陳姸霏因《無聲》入圍金馬新人獎。(圖/非凡娛樂)
陳姸霏因《無聲》入圍金馬新人獎。(圖/非凡娛樂)

她沒那麼擔心性侵戲部分,因為事前排練多次,認為自己個性很敏感,有高度同情心跟同理心,滿容易能對角色有所共鳴。比較困難的反而是聽障者的情緒表達,因為要投入更多情緒來對外溝通。所以她使出不少「眼技」,多顆淚汪汪的鏡頭讓人看了相當心疼,同片演員劉冠廷、劉子銓看了都讚嘆「一般人的眼淚是一次一滴,陳姸霏是一次三、四滴」!

陳姸霏說,拍攝時她特別留意「哭法」,會主動跟導演說「這個哭法我哭過了,是不是換另一種」?她算了算至少呈現了4種不同哭法:「有心酸哭、忍著不哭、宣洩的哭、自責的哭等等。」後來她發現自己並沒有因為演出角色而「卡在裡面」,反而更加感恩現實生活中的她有多麼幸福。

陳姸霏在《無聲》展現多種哭法。(圖/非凡娛樂)
陳姸霏在《無聲》展現多種哭法。(圖/非凡娛樂)

陳姸霏能夠走上演藝之路,家人對她的支持相當重要。拍《無聲》時卡到大學期中考,因為學校不能補考,於是她毅然決然決定休學,媽媽得知後也沒反對。得知入圍金馬最佳新人獎,家人全都感動到哭,也讓她更相信自己是個幸運的小孩,「能夠第一次拍長片就被看到!」

《無聲》陳姸霏(左)與劉子銓。(圖/非凡娛樂)
《無聲》陳姸霏(左)與劉子銓。(圖/非凡娛樂)

《無聲》被稱作為「台版《熔爐》」,導演柯貞年表示:「如果觀眾看了電影,就不會覺得是《熔爐》了。」柯貞年拍這部電影的初衷,是想讓大家知道發生在台灣的故事,「不只上對下霸凌關係,還有權力關係裡面的不對等。」她為此田野調查三、四個月,透過聽障孩子的觀點,發現能夠好好生活在「無聲的世界」對他們來說是最重要的。起初她也犯了多數人容易犯的錯,像是提出疑問「如果聽障兒童有更多學習資源」、「如果聽障兒童可以學習口語融入聽人社會」,後來才驚覺這種想法是不自覺地在同情他們。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這些聽障兒童想要、努力地留在他們的小小世界裡,讓柯貞年想要一探究竟。電影現正上映中。

陳姸霏因《無聲》入圍金馬新人獎。(圖/非凡娛樂)
陳姸霏因《無聲》入圍金馬新人獎。(圖/非凡娛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