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黃之鋒:「現在最嚴重的問題,是政府可能 DQ 掉整個選舉」

作者:香港世代群像/換日線編輯部

前言:2019 年 11 月 24 日是香港的區議會選舉,然而昨(17)日,香港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卻表示,有 3 類事故可押後選舉、投票或點票,當中包括「騷亂、公開暴力或任何危害公眾健康或安全的事故」,似乎暗示區議會選舉可能延後。

隨著反送中運動越演越烈,港府與市民的對立不斷升溫──近期不僅警察實彈射擊、解放軍現身街頭、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發話「止暴制亂」,香港理工大學更陷入火海──讓不少香港人擔心港府將以此為由,直接「DQ」選舉。

《換日線》編輯部採訪自 14 歲起便投身民主運動、本次區議會選舉中唯一被褫奪候選人資格的黃之鋒,透過他的故事,回顧香港近年來爭取民主的進程。

2012 年,14 歲的黃之鋒因不滿香港政府企圖對中學生進行「洗腦教育」,發起反國教運動。他站在熙來攘往的街頭派發傳單、手握麥克風向路過的民眾介紹學民思潮,企圖喚起香港市民對教育議題的重視。這是他人生第一次組織並參與社會運動,卻不是多數人──尤其是非香港人,第一次認識「黃之鋒」這個名字。

真正讓「黃之鋒」(Joshua Wong)揚名國際的,是 2014 年由黃之鋒領導的雨傘運動。那一年,美國權威媒體《時代雜誌》封面上刊登了他的照片,搭配鮮黃的標題 " The Face of Protest ",「抗議的面孔」,象徵意義不言自明。美國導演 Joe Piscatella 更以 " Joshua: Teenager vs. Superpower "(黃之鋒:青少年 vs. 超級強權)為名拍攝紀錄片,不僅將黃之鋒定位為對抗「超級強權」的青年代表,更一舉讓他的故事躍上了 2017 年日舞影展的大銀幕,其後於知名串流平台 Netflix 播出。

該片以傘運破題,捕捉了黃之鋒率領學生衝入香港政府總部之前的慷慨陳詞:「今天這裡聚集了超乎我預期的 1,500 名群眾,我想知道,大人們,你們在哪裡?」

「無論付出任何代價,我們都不能將普選這個任務丟給下個世代。」

和反國教相隔不過兩年時間,黃之鋒關懷的議題,已經從與自己切身相關的國民教育,上升到了議會直選。然而,一度聲勢浩大的雨傘運動,最終不敵現實壓力,在港警清場的煙霧中散場,留下了一個世代的創傷回憶。

所幸,黃之鋒與學民思潮並未在低迷的社會氛圍中走散,屬於他們的時代才剛要開場。黃之鋒回憶,「當年雨傘運動之後,覺得我們一定要有兩條退路,一個就是我們不只是在街頭抗議,我們年輕一代還是要有自己的政治團體進到體制裡面,拿到資源,推動一些改革。」

黃之鋒的參選之路,由此開始;等在前面的,卻是一場意料不到的長征。

欲下修參選年齡未果,候選人屢遭 DQ

香港主要選舉為地方層級的區議會選舉,和特別行政區的立法會選舉,任期均為 4 年,參選年齡為 21 歲。這對仍是學生的黃之鋒與他的夥伴們來說,門檻確實高了點。

於是傘運隔年,黃之鋒向香港高等法院提出司法覆核,盼將參選立法會的最低年齡從 21 歲降低至 18 歲,與投票年齡一致。他表示:「雖然一些政客確實比較年長和有經驗,但我並不認為他們夠成熟。」

若覆核通過,黃之鋒將有機會參與隔年的立法會選舉,掀起了各界對於參選年齡的辯論:有人認為降低參選年齡意味著視年輕人為公民的一部分,是世界的趨勢;也有人認為 18 歲的人生閱歷不足,心智年紀尚且不成熟,並不贊同年齡下修。

該次覆核最後並未通過,隔年只得由已經年滿 23 歲的羅冠聰替眾志出征,也順利當選,成為香港立法會史上最年輕議員。只是香港青年的參政之路,並沒有就此開闊──隨著宣示風波,6 名民主派議員在當選後遭 DQ,羅冠聰亦在其列,可說是對香港民主派青年的一次重擊。

而在其後的補選中,香港眾志派出了 21 歲的周庭出戰香港島選區,卻因眾志黨綱主張「民主自決」而讓眾志成員再遭滑鐵盧,未選先 DQ。此舉隨即招致泛民派「政治篩選」的批評,社民連政策研究幹事吳耀駒便撰文指出,DQ 周庭的意義在於讓香港民主派人人自危:

「由於政權能夠隨意轉換能否參選的標準,以及保留在任何時間,由提名期、參選期以至當選宣誓後,都可以宣告參選人提名或宣誓無效,任何參選人將不能避免陷入恐懼及混亂之中,或會跟隨政權的遊戲規則變為自我審查。」

不過,截至今日,點入香港眾志網站,還能看見政團簡介中的「民主自決」四字始終未被移除,彷彿昭示著他們堅守初衷的決心;卻也預示了下一波的挑戰。

從街頭到議場:參選海怡西區議員

今(2019)年,黃之鋒終於夠年齡了。10 月滿 23 歲的他,在符合參選資格後迎來的第一個選舉,便是 11 月 24 日的區議會選舉9 月 28 日,他在 5 年前爭取真普選的公民廣場上,宣布了人生初次參選的決定。而他要爭取的選區,是從 3 歲起居住了近 20 年的「海怡西」(海怡半島以地理位置界分為「海怡東」及「海怡西」兩個選區)。 

從 6 月延燒至今的反送中抗爭,及其延伸出的警察暴力問題,讓黃之鋒的參選更顯迫切:「香港地鐵很多時後會出現防暴警察進到裡面做出打壓,或是放催淚彈,還有警察去一些私人場所抓人。我覺得在這個時候參選,我們說的不只是提供服務、處理一些地區問題,而是怎麼樣讓每一個社區可以安全,不受警察的暴力的影響,這個是非常關鍵的。」

但另一方面,黃之鋒參選亦非一時衝動。3 年前,當他解散學民思潮、成立香港眾志,象徵的正是他嘗試從街頭走入議場、從校園步入社會的過程:「我們希望讓香港人看到,年輕人不只是會抗議,我們也是同樣的會問政,去處理一些社區的問題。」

黃之鋒自陳,3 年來挽起衣袖投身社區服務,「小至大廈滲漏,大至利南道賣地建屋」,無不與居民同心面對──和一般人對黃之鋒過去站在運動前線、手擲麥克風的印象大相逕庭。

而若稍微留心他的政見,便會發現他所關懷的項目確實很「接地氣」,舉凡加設巴士站座椅、解決冷氣機滴水問題,無不與民生息息相關。黃之鋒解釋,區議會議員類似台灣的里長,「很多時候也是做一些很地區、不那麼政治的事情,(北京)連這個也不允許的話,只會讓國際社會上(對北京)的制裁,或是北京的壓力越來越大。」

事實上,海怡西居民中有不少警察與公務員,不過黃之鋒表示,許多警察子女也是自己的支持者;爭取選票的重點,仍在社區工作本身。

黃之鋒「不意外被 DQ」,更擔心港府 DQ 選舉

然而,就在選前一個月舉行的選舉抽籤及簡介會上,唯獨海怡西選區未能進行抽籤,原因是參選人之一黃之鋒仍未得到選舉主任的參選確認通知,創下香港選舉史首例

10 月 29 日,黃之鋒就收到選舉主任蔡亮的提名無效通知,原因又是「鼓吹民主自決」──至此為止,這已經是香港眾志成立 3 年多以來,在參選路上累計遭 DQ 的第三人了。

不過兩個多前,香港高等法院才就「補選 DQ」一事裁定周庭勝訴,如今又以相同原因 DQ 黃之鋒──港府何以如此反覆?

黃之鋒忿忿直言,「唯一 DQ 我的原因,就是因為我叫黃之鋒。」他接著告訴《換日線》,選前早已想過被 DQ 的可能,「在我參選之前,不管是(中國)國務院、外交部(駐港公署)還是國台辦,都辦過記者會,批評我是什麼港獨頭目。其實這個情況就非常明顯,他們看到我在國際社會上面的參與,還有推動香港人權民主法案,讓他們覺得千萬不能讓這種有國際社會支持的人進到體制裡面。」

「你看到在我被 DQ 以後,不管是《人民日報》、《環球時報》,還是央視,這些中共的媒體,會不停的支持香港政府,去取消我的參選資格,其實這個也是非常明顯。」

圖/<a href="https://www.facebook.com/kelvinlamhp/" rel="nofollow noopener" target="_blank" data-ylk="slk:林浩波 Kelvin Lam Facebook 專頁" class="link rapid-noclick-resp">林浩波 Kelvin Lam Facebook 專頁</a>
圖/林浩波 Kelvin Lam Facebook 專頁

既然早就預見 DQ 可能,眾志自然已有 Plan B──政治素人林浩波(Kevin Lam)在黃之鋒確認遭 DQ 當日,於臉書聲明參選,並繼承了黃之鋒提出的所有政見。

事實上,林浩波並非此次選舉中唯一的素人,「很多年輕或者沒背景的素人也出來選,就是因為不能讓那些親北京的人當選。」

黃之鋒接著分析,「4 年前區議會選舉 452 個議席裡面,民主派只有大概二百多人而已,現在至少有 452 個民主派的候選人,所以我們現在的民主派候選人多了一倍──年輕人當然很多,但是同樣有很多中年的專業人士、以前是做生意的退休人員全都出來選,希望透過區議會投票這個機會去改革。」生於 1970 年代、身為經濟師的林浩波就是其一。

這也讓黃之鋒樂觀的相信,個人被 DQ,只會讓更多人出來投票。不過也有不少香港人擔心,此次選舉將隨著抗爭情勢升溫而取消。

黃之鋒就表示:「其實現在香港面對最嚴重的問題,是我們也不知道 11 月 24 日的選舉會不會取消,如果取消的話,其實就跟台灣過去萬年國代的情況一模一樣。我覺得這是最嚴重的問題,已經不是我自己 DQ 的問題,而是政府打算 DQ 整個選舉。」

「從 6 月到現在,香港有很多人都是從街頭表態,這是 6 月以來第一次可以透過體制的方法,就是投票去表達(訴求)。」

眼見情勢越趨險峻,民主自由的追求似乎永無止盡,黃之鋒背後承擔的壓力可想而知。出乎意料地,他卻告訴《換日線》:「我 15 歲的時候搞這個集會,但現在 15 歲的年輕人出來抗議,就是面對催淚彈、警察暴力,所以我覺得在半年前我還可以跟你分享什麼壓力之類的,但是現在我覺得我根本沒有經歷過那些情況,特別是當他們特別去準備他們的遺書的時候,其實我所面對的真的什麼也不是⋯⋯。」

長征之路還在繼續,黃之鋒不嫌辛苦,仍相信香港人民的力量能夠帶來改變;一如他在臉書上所寫的:「我們必須接受失望,因為它是有限的,但千萬不可失去希望,因為它是無限的。」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專訪】黃之鋒:「現在最嚴重的問題,是政府可能 DQ 掉整個選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香港群像】時代的記錄者:香港民研創辦人鍾庭耀、港中大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峰

【專訪】何韻詩:謝謝年輕人,讓香港有動力再站起來

作者簡介:

從六四晚會到七一遊行、從佔中到反送中、從青年崛起到世代交棒、從泛民/建制到百花齊放⋯⋯香港從港英時代到主權移交,一路走來,經歷了什麼樣的討論與思索?又曾面臨什麼樣的意外與衝擊?香港的這一刻為何關鍵?香港的下一步又要何去何從?

《換日線》走進現場,將麥克風遞向關懷香港未來的專家、學者、媒體人、運動領導人乃至街頭的參與者們,聽聽生於不同世代的他們,訴說對香港不同的記憶與想像、失落與盼望⋯⋯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北京收手才是解決香港亂象的唯一出路
從日本產品的詭異外文名,看日本企業對外國文化的誤解(或不解)
從香港回到台灣,如何替自己收個驚?
嘴砲投資無益經濟發展
你真的要蔡政府繼續執政嗎?

相關新聞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